廢鋼市場「大時代」:2025年廢鋼利用量3.2億噸,高價背後的「風險預警」

  原標題:廢鋼市場「大時代」:2025年廢鋼利用量3.2億噸,高價背後的「風險預警」

  日漸紅火的廢鋼市場,或將在未來幾年迎來一個「大時代」。

  近日,發改委印發《「十四五」循環經濟發展規劃》(下稱「《發展規劃》」),提出到2025年,廢鋼利用量達到3.2億噸。而根據發改委的解讀,2020年,中國利用廢鋼約2.6億噸,相當於替代62%品位鐵精礦約4.1億噸。

  中信建投期貨鋼礦研究員趙永均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他們認為3.2億噸廢鋼利用量的目標完全可以達到。

  「廢鋼主要來源有三方面:鋼廠自產廢鋼、工業等加工廢鋼和社會折舊廢鋼。其中每年自產廢鋼和加工廢鋼總量大約在1.5億噸左右,而且相對穩定。折舊廢鋼每年在穩步增長,根據我們的估算2025年折舊廢鋼總量約為2.25億噸。三項加總略超3.2億噸的目標。」趙永均表示。

  飛鋼人交易平台負責人許月芹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未來幾年是報廢汽車和折舊廢鋼的集中爆發期,3.2億噸的目標甚至有可能提前達成。

  這或許將有利於相關廢鋼上市公司的業績提升。比如,開源證券在今年5月發佈的研報指出,廢鋼資源的應用及進口的放開將有效帶動國內廢鋼加工設備需求。其中,華宏科技作為廢鋼設備龍頭,公司廢鋼加工設備營收規模現已拉開與競爭對手的差距。

  但是,也有廢鋼貿易企業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廢鋼市場仍然受到鐵礦石價格的影響,未來的情況仍需觀察。

  廢鋼的「風口」

  今年以來,無論從政策還是從盈利上來看,廢鋼都成為一個火熱的風口。

  2020年12月31日,工信部發佈公開徵求對《關於推動鋼鐵工業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的意見,提出:電爐鋼產量占粗鋼總產量比例提升至15%以上,力爭達到20%;廢鋼比達到30%。

  今年7月,《發展規劃》提出,到2025年,廢鋼利用量達到3.2億噸。為何會定下這一目標?

  趙永均認為,設定這一數字有兩方面的原因:首先,2016年以來國家鋼鐵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對國內鋼鐵產業鏈利潤有明顯的改善,但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紅利通過鐵礦石進口輸出海外。疫情以來,鐵礦石價格大幅上漲,鋼鐵企業利潤微薄,下游製造業成本大幅上漲,國內企業正常生產經營受到干擾。為扭轉這種不利的局面,國家從戰略角度布局,引導產業增加廢鋼使用量是必要的。

  其次,爭取2025年鋼鐵行業碳達峰。國家要在2030年實現碳達峰、2060年實現碳中和,鋼鐵行業碳排放量佔全國排放量的18%左右,而增加廢鋼利用量,勢必減少前序燒結、焦化、高爐環節的碳排放量。

  「對於長流程來說,燒結、焦化和高爐煉鐵總二氧化碳排放量在1.7噸CO2/噸鋼、轉爐鍊鋼環節二氧化碳排放量在0.12噸CO2/噸鋼;對於短流程而言,電爐鍊鋼環節二氧化碳排放量在0.08噸CO2/噸鋼。」趙永均說。

  而短流程的電爐鍊鋼,主要的原料就是廢鋼。而且,相比長流程鍊鋼,今年以來短流程的電爐鍊鋼的盈利情況較好。

  趙永均指出,以螺紋鋼為例,若長流程鋼廠廢鋼添加比在15%左右的話,鋼廠幾乎沒有什麼利潤。對於長流程鍊鋼的鋼鐵企業來說,廢鋼添加比存在極限,水平最高的鋼廠廢鋼添加比在30%,這種情況下噸鋼利潤在100元/噸左右。而短流程鋼廠噸鋼利潤在600元/噸左右,廢鋼性價比明顯優於鐵礦石。

  「目前,以廢鋼和鐵礦石為原料的鋼廠利潤差異如此之大,主要原因在於鐵礦的高價,鐵礦高價受到產業議價能力和鐵礦自身供需層面的雙重影響,國內鋼鐵產業分散議價能力有限,而國產鐵礦自身佔比僅有20%左右,大部分鐵礦仍需進口。」趙永均表示。

  火紅市場與隱憂

  在使用廢鋼鍊鋼利潤高企的背景下,很多廢鋼的需求被激發出來。

  許月芹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今年上半年廢鋼需求大幅度增長,他們平台作為廢鋼交易平台,接到服務需求也是大幅增長。

  廢鋼使用量激增,一方面與廢鋼鍊鋼的盈利較好有關,另一方面也與電爐受到限產的影響小有關。

  「限產重點區域是河北,今年轉爐廢鋼消耗的增量,主要是在許多原先廢鋼單耗量並不高的大中型鋼廠,而非以前的河北民企鋼廠。而接下去鋼廠限產,大中型鋼廠的壓力大機率小於民營鋼廠。即使後期長流程鋼廠相繼落實限產,廢鋼使用量的減少幅度並不會有想像中的大,而且目前也沒接到電爐鋼廠限產的消息。」許月芹說。

  她指出,廢鋼貨源偏緊是普遍現象,國家放開鋼鐵再生料新政策,對國內廢鋼供應壓力暫時緩解。

  開源證券也指出,作為鋼鐵工業的重要鐵素原料,廢鋼將很好地填補中國的鐵礦石需求缺口。廢鋼具有節能載能等特點,能有效節約資源耗用,降低碳排放。國務院自2021年5月1日起將再生鋼鐵進口稅率調整至零,以鼓勵廢鋼粗料進口緩解鐵礦石供應壓力。

  種種利好催生了廢鋼價格的上漲。根據我的鋼鐵網上的廢鋼絕對價格走勢圖,2020年7月22日,廢鋼的價格指數為2546.8,而到了2021年7月21日則上漲到3740.3,一年內指數漲幅達到46.9%。

  但是,對於參與廢鋼交易的鋼鐵貿易公司來說,他們已經嗅到了高價廢鋼背後的風險。

  一家鋼鐵貿易公司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他們公司主要和鋼廠交易加工好的廢鋼。「現在鋼廠在盈利,我們貿易商生意難做,因為廢鋼價太高,下游接受不了,而且一天一個價。」

  上述負責人指出,廢鋼加工的設備成本還是比較高的,只有中大型的鋼廠才能直接轉型,一般小型的鋼廠很難。

  「假如你投資了一批設備,要很久才能賺回來,民營的小型鋼廠不可能隨便買賣這個設備,成本太大了。我認為未來廢鋼市場主要還是看鐵礦石價格的走勢,如果海外的鐵礦石很廉價的話,那買大的設備也沒有用。」上述負責人說。

  趙永均指出,他們判斷下半年廢鋼整體供需將經歷兩個階段:初期略偏寬鬆和中後期供需平衡。從目前市場的信息來看,下半年粗鋼產量同比上半年有6000萬噸左右的減產壓力,廢鋼需求將降低約1200萬噸左右。限產初期,短流程鋼廠、長流程轉爐和高爐各環節都會受到影響,廢鋼供需容易出現偏寬鬆的狀態。但是,考慮到限產的目的在於實現雙碳政策,鋼廠限產壓力降低後,對廢鋼需求的影響將會減弱,廢鋼供需相對平衡。

  「目前,鋼廠自產廢鋼和工業加工廢鋼的回收率和加工率都非常高,但社會折舊廢鋼的回收率、加工率和集中度都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目前,國家在大力提倡垃圾分類回收利用,我相信社會折舊廢鋼的回收、加工都會出現長足的進步。」趙永均表示。

  (作者:陳潔,實習生吳淑萍 編輯:周上祺)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