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東京看北京冬奧 為何日本的招待精神遭到質疑

   深度| 新浪體育 #東京奧運

  「中國人講究一諾千金。」

  在向國際奧委會申辦奧運會的過程中,每個國家政府和有奧運會賽事的城市,都會遞交保證書。

  這一保證書的內容承諾免費提供全部安全、醫療、海關和其他由政府負責的服務項目。

  其實說到底,就是在財政上,需要以國家名義對舉辦奧運會進行擔保。

  這也是奧運會不同於NBA等商業比賽的原因,因為其是以國家信用,作為申辦基礎的。

  最近幾屆奧運會的主辦城市越來越出現承諾跳票的趨勢。

  主要是因為在奧運申辦的時候,寫得往往天花亂墜,而到了辦賽的時候,因為花錢太多摟不住,不得不踩剎車。

  再加上層層加碼的安保、環保問題,沒有任何一屆奧運會能夠在承諾的投資範圍內解決所有的事情。

  資金投入的擴大和浪費,使得中小型國家越來越辦不起奧運會。因此奧運的申辦,逐漸向世界前20大經濟體傾斜。

   01 中途島的魚雷時間

  奧運會不只是運動員的盛會,也是對一個國家政治、經濟、文化、政府治理能力的全方位體現。

  但是本次東京奧運會,作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日本到目前出現的問題卻是系統性的。不論是奧運村遭到吐槽,還是繁瑣的入境手續令人崩潰。

  最大的原因是日本缺乏這方面的相關人才,而其引以為傲的匠人精神用錯了地方,變成了死心眼的軸。

  在疫情肆虐的情況下,作為一個島國,日本本來比有領土接壤的中國等陸上國家更容易進行防疫安排。

  但是現實卻並非如此。

  7月21日,日本在奧運會開幕前2天,全國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接近了5000,東京已經超過了1800人。

  在過去的一年中,日本一直期待以最小的代價,完成最好的結果。

  東京也是一心想省錢,但是卻沒想到一攬子快速解決,長痛不如短痛的現實。

  所以每一次的全國緊急狀態,都只是做了一半,就在經濟壓力下不得不急急忙忙放開,結果再次導致疫情蔓延,不得不二次、三次宣布緊急狀態,來回反覆。

  這種瞻前顧後的「中途島換魚雷」式神操作,也即是導致日本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的最大原因。

  從針對疫情期間辦賽的解決過程看,其實明確要求所有參加奧運會的人提前14天抵達日本隔離,或者進行嚴格的臟區、綠區氣泡辦賽,是最好的辦法。

  前者,日本沒有財力這樣做,因為本國高昂的生活成本,也不可能給68000名海外來日參加奧運會的人員免單。

  後者中國在去年的乒乓球世界盃等兩大賽中實踐了這一點,取得了合理的效果。

  問題是,日本沒法對如此龐大的人群,進行完全的隔離。特別是沒有建設記者村,導致前來採訪的上萬名記者被撒到了東京的多個酒店裡。

  這一安排很容易造成隱患。

  幾乎每一個抵達日本參加奧運會的人,不論是運動員還是工作人員或者記者,都遭遇了這次東京奧運會的繁瑣文件的暴擊。

東京奧運媒體班車 新浪體育 李欣/攝東京奧運媒體班車 新浪體育 李欣/攝

  筆者參加了5屆奧運會,東京奧運會收到的各種PDF文件相當於前四屆的總和還多。每一個PDF文件都不能下載之後用機器翻譯,都要一頁一頁地摳字眼。

  前後矛盾的要求,容易遺漏的手續,講述不清的解釋,以及很軸的辦事模式。

  比如直到來東京前5天,筆者才重新收到了一個表格。首次填寫交過去后,在一個角落有個地方沒有填寫PRS(記者)標識,對方就又發過來,要求我重新寫上。

  並且很叮嚀地道歉說:「對不起,我們沒法給您填寫,這個需要您自己寫。」這就又耽誤了一天時間和來回溝通成本。

  但是實際上,這些類似的表格內容,在過去兩年裡已經被反覆填寫過了。東京奧組委如果不知道筆者的記者身份,怎麼會給我郵寄這樣的表格呢?

  而且,表格的說明上,別的地方都寫了要怎麼填身份,就是這裏沒寫。

  一個地方填寫錯誤,就要重新打回來耽誤你兩天甚至更長時間。

  這也造成了大量的人力浪費,和東京奧組委工作人員的疲憊。

奧運媒體人員登記奧運媒體人員登記

  最後的14天里,我幾乎每天都給東京奧組委的4個不同部門郵箱發英文和日文郵件,給他們倒數我要去東京的日子,並且報上自己和同事的體溫。

  而獲得的反饋是,「目前人手不夠,請再稍等。」

  很多人在抵達日本后,還沒有辦妥日本要求的ICON和ACHO兩個防疫要求,不得不在機場單獨辦理和解釋2個小時以上。

  所謂的抵達日本前14天申報體溫,簡直是笑話,因為就是獲批早的人,也是在來日本前3天才拿到OCHA健康碼的,前11天去哪裡填寫這個體溫呢?

日本所用的唾液核酸檢測登記表日本所用的唾液核酸檢測登記表

  這種糟糕的溝通模式和系統性的安排缺陷,反應了日本專業人員和懂得大型國際賽事運營人員的匱乏。導致很多中外記者最後在登上飛機的時候,還沒辦妥東京奧組委要求的手續。

  畢竟和中國每四年一次、類似迷你奧運會的全運會組織工作比起來,日本的國體是類似於學生運動會的概念,要簡單得多。

   02 從一台電視機想到的教訓

  21日會見記者的時候,菅義偉點名了日本的媒體和記者,要求他們遵守防疫規定,保持安全距離。但實際上看看東京奧組委的工作,抵達日本前的手續令人崩潰,入國了卻顯示的是躺平模式。

  所謂的工作人員抵達日本后3天隔離,一次出去賣東西15分鐘必須歸來,更像是日本政府為了安慰民眾的對內宣傳。

菅義偉菅義偉 

  實際上酒店的管理是鬆懈的。

  要不是中國記者對防疫擔驚受怕,就是抵達東京第一天便出去喝酒吃肉,也沒有任何問題。

  日本根本不可能像中國這樣組織起人力物力,封住酒店的門,用微信聯絡,給隔離的人每天送餐。

  奧運會的辦賽氣泡實際上已經搖搖欲墜、形同虛設。

  美國體操選手的外住有可能成為一個導火索,導致大量的人員「逃離」奧運村。

  而且日本自己的選手也沒遵守規定,進入村裡的氣泡,這種雙重標準,本身亦令人詬病。

  實際上,如果嚴格遵守防疫標準,要求所有的參賽選手和人員提前14天抵達日本,進行嚴格隔離的話,後續放開也就更容易,不用這麼緊繃。

  但是日本奧組委卻沒有這樣的經費,給1.5萬名運動員和1.5萬名相關人員、官員和裁判免單。

  說好防疫,創造了嚴格的氣泡和臟區、綠區就要嚴格執行。

  小池百合子自己都在電視上和首都圈附近有奧運場館的三個縣知事呼籲,要求周末+連休的4天大家都在家裡別出去,看奧運欣賞電視就好。

  但是奧運村裡精力旺盛的1萬多運動員沒有電視,網路也接不上去的話,還要求他們隔離,這怎麼可能?

小池百合子小池百合子

  21棟14至18層建築,共有大約1200個單元共3800個房間,可以容納18000人居住的奧運村其實不用每一個單間都提供電視,整個奧運村只需要大約2000台電視機就完全可以覆蓋每個單元。

  以日本當下販賣的夏普50寸4K電視大概64800日元,就是加上安裝費,也不會超過7萬日元,大約4200人民幣一台。

  因為整個東京奧運村提供135平米、104平米、90平米和60平米共4種房間。

  135平米的是8人住房,有2個雙人間和4個單人間,還有3個浴室;7人住的104平米房間,1個雙人間和5個單人間,2個浴室;6人住90平米房間,1個雙間和4個單人間,2個浴室;以及60平米的4人間,有2個雙人間1個浴室。

  因此實際上每個單元只在廳里提供一台電視,就可以很好地保證選手減少出去晃悠的時間和感染率。

  內部接上奧運會的比賽線路,整個預算不會超過1.7億日元(約合998萬人民幣)。

  這對於整個東京奧運會的150億美元預算(新冠肺炎延期前)來說,只是九牛一毛,卻能夠為選手提供很好的住宿體驗。

中國隊駐地中國隊駐地  

  所以針對這一點,北京冬奧會要有心理準備,電視或者快速而不卡的奧運村網路,是保證選手有好的氣泡體驗的基礎。

  而當下,日本當初申辦奧運會時所承諾的「招待」精神令人有些唏噓。

   03 一個解決不了的財務問題

  那麼,為什麼東京辦賽到最後,會不斷出現財政困難呢?這就要從日本的財政體制說起。

  對於中國來說,辦奧運會是全民的事情,國家是有專款投入的。

  而日本實行的是集權型分稅制,國家財政和地方都道府縣的財政是分開的。

  雖然日本政府也會經由國會通過一定的支出,但是因為奧運會受惠的東京都肯定要出大頭,否則其他都道府縣覺得拿自己的血稅去補貼東京,肯定不幹。

  而當下,因為新冠肺炎肆虐,以及半數以上的人反對繼續舉辦奧運會,再從中央拿錢出來貼補東京實在是說不過去。

  畢竟東京都的收入,占日本財政收入的1/3。

  這也是日本奧運擔當大臣丸川珠代說:「如果東京奧運會出現緊急事態,增加的費用由東京地方解決」的原因。

  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因此「氣」「累」交加,住進醫院療養4天才出來繼續工作。

  因為東京覺得,自己是為了國家的面子在做這件事情。要是按照東京老百姓的投票想法,這奧運會不辦也罷。

  因為新冠肺炎,大量的服務業解體,東京都要拿出巨額財政收入補貼那些因為緊急狀態無法營業的中小企業,不但收不上稅,還要幫他們交房租。

  這種中央和地方的分稅模式和財務投入矛盾,導致了東京奧運會追加財務預算的困難。

   04 寫在最後的故事

  面對200天後就將進行的北京冬奧會,我們能夠從東京奧運會的麻煩中,吸取什麼教訓呢?

  「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上發的水,都能讓倫敦破產。」這是北京2008年奧運會結束后,一名英國記者的吐槽。

  確實,北京創設了一個真的「招待」的高標準。在倫敦和里約,乃至日本東京,那種免費的飲用水已經成了雲煙。

  但是也應該確認的一點是,吐槽奧運會,是每屆賽事前都會有的情況。

  倫敦奧運會的時候,因為擔心恐怖襲擊,英國人把航母開進了泰晤士河。巴西奧運會前吹的神乎其神的寨卡病毒和販毒貧民窟,更是令人側目。

  相信到北京冬奧會前,也會有相應的吹毛求疵找茬。出現了問題,分析解決就好,不用太著急忙慌。

  比起倫敦奧運會難以下咽的地中海半熟蒸米飯,本次東京奧運會的食物,其實對於中國人來說,還算是可口的。

  9年前,日本奧運代表團也在倫敦猛批英國奧運村的飯難吃。

  所以到時候,北京冬奧會出現有人說中餐太油、牛排做得不正宗、壽司米飯乾沒有浸透醋、或者提供了水果披薩(義大利人的禁忌),也都是正常現象。

  在過去兩年的抗疫過程中,中國凝聚了足夠的自信和自豪感。

  在這種對比中,開始真正明白自己制度的優勢在哪裡。

北京冬奧村北京冬奧村

  吸取東京的糟糕教訓吧,既然在申辦的時候,對全世界做出了承諾,就要從一開始系統安排明白,把事情做好。

  做得讓挑剔的傢伙們能感嘆得掉出眼珠來,這不亞於一次神州飛船上天。

  像東京奧運會這樣,每天非要收集一次外國記者口水的做法,還是免了吧。

   (獲取更多精彩內容,關注新浪體育微信公眾號:sports_sina)

新浪體育公眾號二維碼 新浪體育公眾號二維碼

  (周超)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