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觀察|浦東「引領」:改革開放再出發的深層次邏輯

原標題:深觀察|浦東「引領」:改革開放再出發的深層次邏輯

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於支持浦東新區高水平改革開放,打造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引領區的意見》(下簡稱《意見》)以來,7月19日上海召開全市動員大會、7月20日國務院新聞辦舉行新聞發布會、7月22日上海市政府舉行新聞發布會……一系列緊鑼密鼓的行動,吹響了打造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引領區的號角。

當前,我國已經進入到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的新階段,需要各先進地區走在前列,探索創新,做好引領,服務好國家發展大局,帶動其他地區共同發展。《意見》立足於世界大變局、國家新方略和改革開放新格局,繪製了打造浦東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引領區的宏偉藍圖,其中包含了更高的發展定位,更加殷切的改革期許,更加靈活的體制機制,更加廣闊的創新空間,給浦東提供了前所未有的美好願景。

浦東的發展,是與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緊密相連的,讀懂了浦東,也就讀懂了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來,浦東一直走在改革開放前列,誕生了第一個金融貿易區、第一個保稅區、第一個自貿試驗區及臨港新片區等一系列「全國第一」,為我國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提供了最生動的實踐寫照。

深圳與浦東,是中國改革開放進程中繞不開的兩個關鍵詞,去年分別迎來了40歲和30歲「生日」。進入新發展階段,中央對深圳的要求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對浦東的要求則是「打造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引領區」。有學者形象地說,「示範區」和「引領區」,是中國排出的改革開放「雙前鋒」。

足球場上,前鋒是攻城拔寨的尖兵和利刃。此次《意見》要求,浦東要做更高水平改革開放的開路先鋒、自主創新發展的時代標杆、全球資源配置的功能高地、擴大國內需求的典範引領、現代城市治理的示範樣板。這是未來浦東的「五大戰略定位」。《意見》還要求,浦東要勇於挑最重的擔子、啃最硬的骨頭。「挑最重的擔子、啃最硬的骨頭」,是解釋浦東過去何以成功的密碼,也是未來浦東繼續發揮「引領」作用的關鍵。

浦東的高水平改革開放,意義重大,影響深遠。作為謀划新時代浦東改革開放全局的重磅文件,《意見》的出台是部署和落實國家重大發展戰略的重要步驟,也是浦東轉型升級再出發的行動綱領,折射出當前中國改革開放再出發的深層次邏輯。

從近年來國家戰略的部署及其實施來看,中國的改革開放進入到新的歷史階段,出現了從分散的局部探索和到整體的系統規劃的重要轉變,各個領域的頂層設計及其制度化方案陸續出台,中央在謀划和推進改革開放中的作用變得更加關鍵,更加重要,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以及自主性含義都更加明顯,也使得改革開放進程呈現更加穩健和成熟的特質,尤其是更多具有剛健有為而又從容不迫的節奏感。

從改革開放的策略來說,中央總攬全局,運籌帷幄,系統謀划,居中協調,給各地區和各城市賦予新的角色、使命以及任務,分階段和分步驟推進發展戰略,既可以延續和拓展「摸著石頭過河」的改革智慧,持續積累改革開放的先進經驗,也可以把中央統籌和地方負責結合起來,從發調動兩個方面的積極性;特別是,還能夠發揮「集中統一領導」和「全國一盤棋」的制度優勢,凝聚共識,形成合力,打造高質量的制度成果,提升治理效能。

從《意見》的基調不難看到,發展依舊是解決問題的基礎和關鍵,沒有良好可持續的發展,其他一切都無從談起。但發展絕不僅僅是簡單地追求經濟的增長,而是努力實現多方位、全領域和高質量的發展。建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引領區是高度複雜的系統工程,包含了科技創新、經濟治理、社會管理和城市治理等極其豐富的內容,具有高度的關聯性、集成性和系統性,因而需要精心謀划,統籌協調,兼顧各方,協同推進,實現共贏。

不同的社會發展階段,有著不同的任務和要求。浦東的改革開放走過了篳路藍縷的起步階段,已經進入到改革開放的深水區,亟需大力推進深層次、系統性的改革創新。如果說過去的改革開放更多是打開大門,積極借鑒和學習西方國家的先進經驗,這就像是在白紙上作畫,有大量自由揮灑的空間,而今天的改革開放不僅提出了更高質量的要求,也面臨著逐步定型的利益格局,因而需要更加精微細緻的改革策略,在複雜的社會格局中找到最大公約數,協調好社會各方的利益。

在改革開放新征程中,中央把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引領區的歷史使命交給浦東,是對於浦東開發開放成功實踐的充分肯定,也是對浦東開拓奮進創造新的發展奇迹的莫大期許,具有重大的里程碑意義。

但是,改革開放從來沒有可現學現用的操作手冊,也沒有可以照搬照抄的模式和工具。要將美好的藍圖轉化為生動精彩的現實,必須要高屋建瓴,眼光長遠,腳踏實地,大力推進頂層設計,統籌協調多樣化和差異化的社會意願和利益訴求,特別是著眼于解決經濟和社會發展中的難點、堵點和痛點問題,意志堅定、有條不紊地推進各項事業。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