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偉大的馬拉松運動員 基普喬格東京備戰之路

  在時間不長的三周內,埃魯德·基普喬格正備戰他即將要參加的第四次奧運會—2020東京奧運會,他的心中有一個無比清晰的使命,衛冕這一屆馬拉松的冠軍頭銜—「留下所屬於馬拉松的精神財富」。

  歷史上只有兩個人連續奪得了奧運會馬拉松冠軍——衣索比亞的馬拉松先驅—阿貝貝·比基拉,他在1960年和1964年奪得了奧運會金牌,而東德的瓦爾德馬·西爾平斯基榮獲了1976年和1980年的奧運會馬拉松冠軍。

  8月8日,所有的目光都將聚焦在走上札幌街頭的埃魯德身上,他將力爭成為第三位衛冕奧運會馬拉松冠軍的運動員。

   「在東京令我感到真正激動的不再是參加奧運會,而是為了留下所屬於馬拉松的精神財富。」

  時間回到2019年10月,彼時的埃魯德在漫長而充滿傳奇色彩的職業生涯中取得了迄今為止最偉大的成就,這位四屆倫敦馬拉松冠軍、世界馬拉松紀錄保持者和奧運會馬拉松冠軍,成為歷史上第一位在維也納馬拉松跑進兩小時的運動員。

  然而,2020年第一輪全球新冠疫情的開始,極大地改變了每個人的生活,包括在卡普塔加特的埃魯德和他的NN跑步隊友們。

  一夜之間,他的國家—就像地球上其他國家一樣,因為新冠疫情而陷入到封鎖之中。因為訓練營的關門,他只能回到自己家中。

  「全球疫情大流行的到來讓我大為震驚,」他說道,「我早已習慣於和一大群隊友們一起訓練,當突然被告知我現在必須獨自訓練時,我感到有些困難。」

  「一切都變了,社會生活大為改變,我們被告知不要與他人接觸。獨自訓練真的很困難,因為你不知道自己是否在以正確的速度進行訓練。」

  在此期間,埃魯德得到了來自不同領域的大量支持,這對他來說無疑是好運降臨。隊友們能夠聚集在一起,身體狀況也會被定期檢查。埃魯德的管理層為他們提供了一個可以定期溝通的渠道,他的終身教練—帕特里克·桑每天與他交談,提醒他保持專註,盡最大努力保持健康的身體狀態。

  這是對埃魯德和他強大而忠誠的保障團隊的證明——他在封閉期間狀態良好。「我不認為自己的身體狀態有所下滑,我盡了最大的努力,以此來確保我在封閉期間訓練到最好,」他回憶道。

  在全球疫情大流行期間,埃魯德的無私慷慨,讓他投入了大量時間去幫助他人。

  通過多次的Zoom 電話,他與許多管理組織進行了交談,幫助他們在全球疫情大流行期間能夠保持專註。

  與此同時,他還專註于與埃魯德·基普喬格基金會共同合作,為肯亞運動員提供食物。因為新冠疫情的蔓延,眾多比賽被取消,這導致他們收入不足而苦苦掙扎。

   「我們正在向弱勢群體分發食物,確保運動員能夠果腹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基金會可以由此發揮作用,讓他們的生活得以繼續前進。」

  「就我個人而言,我很樂意幫助他們,他們感到很高興能得到幫助和救援。」

  埃魯德在10月的倫敦馬拉松賽上重返賽場,然而,耳部堵塞問題阻礙了這位肯亞頂尖選手的發揮,從2013年柏林馬拉鬆開始的七年不敗馬拉松傳奇戰績,在這場比賽中被打破。

  以2:06:49的成績獲得比賽第八名,埃魯德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情況,但他以不同於旁人的優雅和成熟欣然接受了這個結果。

  「我對這個結果失望透頂,但我深知競技體育的規則,」他說道。「我沒有坐飛機去倫敦,我一直期待能夠出現在大眾視野中並獲得勝利。對於比賽中會發生的未知事情,我沒有任何抱怨。我只需要保持專註,繼續前進。」今年的早些時候,埃魯德在恩斯赫特-特溫特機場舉行的NN Mission馬拉松比賽中獲勝,重新回到了勝利之路。

  這位36歲的肯亞人看上去很平靜,他從倫敦的失意中恢復過來,以2:04:30的個人成績贏得比賽—這無疑為他的東京奧運備戰提供了理想的準備狀態。

  「能夠再次回來,享受勝利的感覺,並向人們展示我仍然能夠贏得比賽且跑得很好,這對我來說是件很好的事情。」

  「我真的很高興能夠在特溫特機場參加比賽,贏得比賽並重獲信心。在這種困難時期,這無疑也給那些關注著我的人帶來了希望。」

  在恩斯赫特的良好表現為埃魯德提供了一個完美的奧運馬拉松賽前準備,東京以北800公里的札幌,將會有更為舒適涼爽的環境條件。

  儘管搬到了位於日本北部的北海道島嶼,但比賽仍有可能會遇上炎熱潮濕的天氣—埃魯德並不擔心比賽場地的改變,也不關心預想中的比賽日條件。

   「我尊重國際奧委會和當地組委會的領導人做出將馬拉松比賽地點移至札幌的正確決定,這是為什麼我會滿足於在那裡跑步的原因。」

  「我沒有任何抱怨,因為我們所有人都處在同一個環境中跑步。」他說道,「我相信這將是一場偉大的比賽。」

  對於歷史上最偉大的馬拉松運動員來說,在一個富有馬拉松傳統的國家裡,再次代表他的國家出戰是一件令人無比激動的事情。

  但他也明白參加東京奧運會的重要性,57年前,衣索比亞的阿貝貝·比基拉—第一位來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奧運會冠軍,在同一個地方衛冕了他的奧運會馬拉松冠軍頭銜。

  「馬拉松的比賽地點非常重要,」埃魯德說道。「阿貝貝的成就,讓這項運動在非洲得到了極大的發展,我是眾多人中跟隨他腳步的一個。」

  埃魯德將奧運會視為一座代表希望的燈塔,這寓意著生活將很快恢復正常,他會在這段旅程中以此激勵,發揮出自己的水平。

  「我們正處於向正常生活過渡的巨大轉變中,」埃魯德說道,他曾奪得三次奧運會獎牌,在2004年和2008年奧運會上贏得了5000米銅牌和銀牌,並在里約奧運會上奪得馬拉松金牌。

   「奧運會的舉辦給人們帶來了在不久的將來讓生活回歸正途的希望。」

   (跑吧)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