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一村民用木棍扎籬笆卻扎出「石油」,系多年前人為傾倒

原標題:延安一村民用木棍扎籬笆卻扎出「石油」,系多年前人為傾倒

陝西延川縣永坪鎮高家塌村村民王世雄在扎菜地籬笆時,竟用木棍扎出了「石油」。第二天,政府相關人員調用挖掘機,又從菜地旁的空地下挖出更多油泥,黑乎乎攤了一大堆,最後裝了一渣土車運走了。

挖掘機挖出的油泥。影片截圖

王世雄懷疑,是這些油泥毒死了他池塘里的魚。他承包的池塘離挖出油泥的地方僅十來米遠,今年四五月份,池塘里先後死了約兩千斤魚,損失三萬余元。但事發一個多月,至今並無相關人員來檢測水質及土壤。

油泥即含油污泥,是在石油開採、運輸、煉製及含油污水處理過程中產生的含油固體廢物,是油氣開發和儲運過程中產生的主要污染物之一。含油污泥中含有大量的苯系物、酚類等有毒物質,但同時這些物質也是原油組分。

延川是中國第一口陸上油井所在地,其轄下的永坪鎮因油而興,號稱「小香 港」,其石油資源豐富,當地有一村名為石油溝,中國第一代石油工人就在此誕生。高家塌與石油溝隔座山,兩村相距僅幾里路。

農民扎籬笆時卻扎出了「石油」

在高家塌村村道旁邊有一個池塘,名曰月亮灣,三四畝大小。前兩年王世雄和兒子王國慶租下月亮灣經營垂釣生意,每年租金一千元,生意不溫不火。王國慶介紹,魚塘里的魚都是從別處買來的大魚,十斤二十斤左右的。但從今年3月份開始,投放的魚陸續死了兩千斤左右,損失大概三萬余元。

王國慶說,往年也會有死魚的情況,但一來量少,二來基本是投放一周內就會死,屬於魚本身的問題,「投放一周內死了的魚,賣家會認,損失賣家承擔。但今年死的魚基本都是一周後,甚至十幾二十天以後死的,損失只能自己認。」

當地鎮政府調來挖掘機清理油泥

王家父子看守池塘的臨時板房在離池塘十幾米的一處高地上,父子倆在板房旁邊空地上開闢出一塊菜地。6月9日,王世雄收拾了幾根木棍,準備扎在菜地周圍當籬笆。結果一棍子紮下去,竟然從地里冒出了黑乎乎的石油。

「我們這裏石油是比較多,但也沒多到用木棍就能扎出來的地步。」驚訝之餘,王世雄打電話把這一情況告訴了兒子王國慶,王國慶又向永坪鎮政府人員打電話進行反映。

6月10日,永坪鎮政府等部門派相關人員前來查看,並調用機械在菜地旁進行挖掘。王國慶當時拍攝的影片顯示,挖掘機的挖鬥剛劃開地表土層不足半米,便有黑色油泥和鼓鼓囊囊的編織袋露出。原來,這些油泥是被裝在編織袋裡埋在這裏的,一些編織袋破損後,油泥便流了出來。

隨著挖掘機的工作,更多油泥露了出來。挖掘完成後,工作人員調來一輛渣土車,將挖出來的油泥裝車運走處理。

池塘里的死魚,但目前尚無證據證明死魚與油泥有關。

王家父子開始懷疑,是這些油泥污染了土壤,進而污染了旁邊的池塘,導致魚的死亡。但作為普通農民,他們並無相關證據證明這種推測。諸如「為什麼前兩年沒有大量非正常死亡的魚」這種問題,他們也回答不上來。

王國慶表示,他曾去縣上的環保局反映情況,但對方告訴他檢測水質可能需要花費三四千元,而且需要他自己承擔費用。他覺得太貴了,檢測結果也不好說,所以就放棄了。

7月21日,一位曾經參與處理此事的永坪鎮副鎮長告訴澎湃新聞,鎮政府接到反映後,就積極介入處理,並組織力量對油泥進行挖掘清運,挖出來的油泥被送到附近一個油泥處理廠了。他表示,油泥可能是多年前被人傾倒掩埋在那裡的,現在油泥基本都被回收利用了,沒有人能會隨意傾倒。針對這起油泥事件,鎮派出所還專門調查了此事,但也沒調查出結果。

該副鎮長稱,油泥是歷史遺留問題,但目前並無相關證據證明死魚與油泥污染有關,他們(王世雄父子)如果認為死魚和油泥有污染,可以委託第三方機構對水質土壤進行化驗。 關於費用問題,需要個人先承擔,「如果是飲用水,政府會承擔費用,但這是私人魚塘,『誰經營,誰受利,誰承擔』,費用得他們自己先出,化驗一次水質大概是3800塊錢。」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