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氣泡辦賽」將迎終極大考 最後時刻仍有變數?

  原標題:奧運觀察|東京奧運「氣泡辦賽」將迎終極大考,最後時刻仍有變數?

  7月21日下午,中國女足在奧運會女足小組賽首場比賽中迎戰巴西,最終以0:5不敵對手。女足的亮相意味著中國代表團的東京奧運會征程已然吹響「號角」。 棒球、壘球等團體項目也已拉開戰幕。7月23日,第32屆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將在日本東京正式開幕。

  據新華社報導,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在7月20日開幕的國際奧委會第138次全會致辭時,動情地向現場的80多名國際奧委會委員說:「是的,我們終於來到了東京。因為全球疫情,被迫和你們隔開很長時間,再次面對面見到你們,真是一種非常特別的感受。」

  由於新冠病毒大流行,東京奧運會破天荒地從2020年延期至2021年。在奧林匹克百余年的歷史上,這是第一屆改期的奧運會,此前也曾有兩屆因為兩次世界大戰而中斷過。此外,東京奧運會還有不少「第一次」:第一次謝絕海外觀眾現場觀賽的奧運會、第一次空場比賽的奧運會、第一次在舉辦地緊急狀態下舉辦的奧運會。

  出於疫情防控的需要,東京奧運會採取了疫情下體育賽事非常流行的「氣泡辦賽」的模式,力爭順利舉辦奧運會。然而,開幕前夕,東京的疫情持續惡化,令奧運會的前景蒙陰。

  「氣泡辦賽」怎麼辦?

  所謂「氣泡」,即通過嚴格的檢疫措施和接觸隔離將參與奧運會的運動員和教練員活動限定在有限空間內,如同被一個氣泡包裹一般,最大限度減少參賽人員與外界的接觸以控制可能的感染風險。

  新冠疫情暴發以來,「氣泡辦賽」屢見不鮮。國內外多個體育賽事出於防疫的考量均採取該模式或者類似的形式。成功的「氣泡辦賽」也有先例可循。以去年12月在中國舉辦的國際乒乓球大賽為例,共有27個國家和地區的116名參賽人員入境,但在防疫重擔之下,中國仍然成功實現了「零感染」的成果。

  中國乒協主席兼WTT世界乒聯理事會主席劉國梁對此表示,中國執行國際乒乓球大賽是一項巨大的挑戰也是非常大胆的決定,這過程中面臨的壓力是前所未見的。而防疫措施對重啟賽事至關緊要。

  根據國際乒聯提供的資料,這份成功得益於包括對全體參賽人員及工作人員每三天一次的新冠病毒檢測、高風險人群每天檢測等嚴格的管控措施。相關數據顯示,中國乒協共為參賽者安排了1141次新冠檢測,也為志願者等工作人員提供了數千次檢測。

  同時,賽事期間也嚴格執行了防疫規範,包括參賽者及工作人員的隔離、場館及交通工具的消殺、完全封閉的環境以及嚴格的口罩規範等。譬如在鄭州的國際乒聯總冠軍賽期間,為防止賽事參與人員與外界的接觸,賽事工作人員所在酒店單獨預留了頂層的五個樓層,在餐廳里預留特別用餐區域,提供了參與人員專用電梯與專用出入口,打造了完全封閉的防控環境以阻隔疫情風險。

  除此之外,國際乒聯指出,多方合作也是成功關鍵。在建立安全「泡泡」環境的同時,國際乒聯與中國相關組織緊密協作,共同規劃了酒店、交通和場館安全等後勤工作以確保防疫安全。

  劉國梁強調,「中國勇於接受這樣的機遇和挑戰,也向世界展示了中國能夠成功防控疫情的能力。」

  國際上,成功的案例也不少。譬如,今年2月舉辦的澳大利亞網球公開賽,在航班出現疫情確診病例後通過及時開啟嚴格的入境隔離檢疫、嚴格執行「氣泡」操作等措施,甚至在墨爾本所在的維多利亞州突然開始實施封城時,強行疏散了觀眾進行空場比賽以阻隔疫情。

  資深體育解說員張曼聯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表示,「澳網的防疫政策,堪稱網球巡迴賽中的標杆。相比於美網和法網在球員酒店管理等方面的散漫,澳網組委會制定了超級嚴格的防疫標準——所有運動員都必須至少提前三周入境、耗資天價包機從洛杉磯迪拜等指定城市接駁球員、落地澳洲之後執行14天的強制隔離、每隔兩天進行一次核酸檢測。」

  在如此高標準的防疫戰之下,英國名將、三屆大滿貫冠軍得主Murray以及奧地利名將蒂姆的金牌教練馬蘇,都因為在臨行之前感染新冠病毒,遺憾缺席了澳網之旅。

  張曼聯補充稱,「澳網組委會嚴格執行了14天強制隔離的政策。任何想要參加澳網的球員,都必須在澳洲境內進行14天的強制隔離,這也從根本上杜絕了大規模性感染的可能。」

  這些努力最終實現了澳網參賽運動員「零感染」的成果。澳大利亞網球協會主席、澳網賽事總監Klay格·泰利指出,出色的防疫工作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與資源。

  據泰利透露,澳網和東京奧組委一直保持著緊密溝通,雙方共享很多信息,包括針對運動員的核酸檢測的頻率與類型,以及如何應對可能出現的病例。

  不過,東京奧運會在防疫工作上面臨的挑戰要比澳網這類單項賽事更為嚴峻。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認為,因為東京奧運會是一場多國家、地區參與的運動會,所以在防疫方面只能採取基本防疫策略。既需要有能力去堵因檢測不到位或假陰性的病例,也要能有足夠大的場地去保證社交距離。

  據公開信息,東京奧組委本次採取的「氣泡」與其他賽事類似,如定期新冠檢測、參賽人員及工作人員僅限在特定區域內活動、防疫專用交通工具等措施,將奧運會相關人士與普通民眾隔離以避免交流產生感染。同時東京奧組委也針對可能感染疫情的項目設置了特別規則,譬如乒乓球項目禁止吹球、取消部分聖火傳遞等措施,試圖控制可能的感染風險。

  張文宏稱,東京奧運會是一個極大的挑戰,應該重視正在變異的Delta毒株。但也要避免過度防護, 疫苗+戴口罩+勤洗手+減少身體接觸依然是防控新冠疫情的有效措施。

  最後時刻仍有變數?

  儘管防疫措施較為嚴格,但是奧運會能否順利進行仍有變數,不少奧運會工作人員與運動員接連中招。根據東京奧組委公開數據顯示,從7月1日至7月21日,已有71名奧運相關人士新冠檢測呈陽性,這其中包括40名日本國民及31名海外人士。而在目前的確診患者中,有包括美國、南非等國的多名運動員及韓國前奧運冠軍、現韓國乒協主席的柳承敏。此外,14日巴西代表團下榻的飯店曾爆發集體感染,有9人確診。

  另據智利奧委會7月20日確認,該國女子跆拳道選手費爾南達-阿奎雷因確診感染新冠肺炎需要隔離至少10天,不得不退出東京奧運會。阿奎雷也成為首位因新冠退賽的奧運參賽選手。

  對此,日本奧委會新冠首席聯絡官Michiko Dohi稱,在採取適當、嚴格的措施後,比賽可以安全舉行。她表示,大多數陽性病例都是在代表團進入日本之前感染的。

  但是,東京奧運會組委會CEO武藤敏郎在7月20日表示,並不排除在最後時刻取消東京奧運會的可能。「我現在無法判斷新冠病例數是怎樣擴大的。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病例數繼續增加,我們將召開五方會談,所以我們必須看看未來會怎樣發展,然後再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

  此前,巴赫曾強調,日本的防疫策略可以使奧運會參賽者令日本國民感染新冠肺炎的風險「為零」。然而,在目前的形勢下,外界對東京奧運會的「氣泡」策略能否奏效持懷疑態度。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人口健康研究所前所長Kenji Shibuya表示,巴赫的觀點只會「讓人們感到困惑和憤怒」,因為當地的實際情況 「完全相反」。Shibuya認為當前的「氣泡」可能已經破裂。

  Shibuya稱,「我最大的擔憂是,當然,在奧運村裡或一些下榻地點中,(奧運參與者)與當地人的互動中會出現群體感染」。

  Shibuya指出,新冠檢測不足、人們行動不可控等因素,意味著奧運會可能會加劇的Delta變異毒株的傳播。

  事實上,日本疫情在7月初就已經反彈。自7月12日起,東京都正式進入第四次緊急事態宣言施行時段,以減少人們出行的機率。就在不到一個月之前,東京都才剛剛解除了第三次緊急事態宣言。

  根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彙編的數據,截至7月19日,日本已經連續一周單日新增新冠確診病例超過2000例,其中東京都近一周平均新增確診病例數字超過1000例。7月21日,東京單日新增數量創有疫情以來新高。

  在東京工作的華人師亮(化名)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這次日本疫情反彈非常嚴重,超過了之前所有的最高點。不過,他指出,目前東京人民基本對疫情已經麻木,出行的人數也在上漲。接下來日本仍有多個小長假,疫情在短期內或將難以遏制。

  師亮還對記者表示,雖然奧運會開幕已經進入最後的倒計時階段,但是東京街頭奧運會氛圍並不濃厚。「其實仍有部分人不願意辦奧運會,因為大量代表團入境可能令疫情惡化。」

  Shibuya指出,日本疫情防控的成果證明,如果不加強發現、測試、追蹤、隔離和支持的系統,依靠自願行動和個人責任心的抗疫措施是不可持續的。日本政治領導的失敗和總體戰略的缺乏對整個社會造成了可避免的損害。

  Shibuya認為,日本需要「重新考慮」舉辦奧運會和殘奧會,目前變種病毒的傳播等風險以及為社會總體福利等需求的考量要求日本政府儘早實行「零確診」戰略。

  (作者:施詩,實習生王梓涵 編輯:陳慶梅)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