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站驚魂一夜

數百名乘客下車沿著台階往外走,救援人員站在「沒到脖子」的積水中,把乘客送往站台。

全文2498字,閱讀約需5分鐘 

新京報記者 趙敏 彭鏡陶 實習生 蘭涵 王海嘉 吳夢真 編輯 劉倩 李明 校對 李立軍 吳興發

7月20日18時42分,鄭州地鐵官方微博發佈消息稱,受持續暴雨影響,鄭州地鐵全線網車站已暫停運營服務。多條微博求助消息稱,地鐵1號線沿線綠城廣場站、醫學院站、西三環站、博學路站、鄭州東站等多個站點有多人被困。

鄭州地鐵五號線被困者:水漫軌道,乘客踩著工作人員的腿上站台

7月20日18時許,因暴雨積水,鄭州地鐵5號線列車在海灘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停運。據官方通報,鄭州地鐵下達全線網停運指令,共疏散群眾500餘人,其中12人經搶救無效死亡、5人受傷(均已送醫)。

陳先生是當晚搭乘五號線地鐵的一名乘客,他向新京報記者回憶說,列車在隧道中停運時,積水已經漫過軌道。數百名乘客下車沿著台階往外走,救援人員站在「沒到脖子」的積水中,把乘客送往站台。

▲隧道里的積水漫過軌道。受訪者供圖

當天下午,陳先生下班後從單位附近搭乘五號線地鐵。據他回憶,當時雨勢依然很大,正值晚高峰,車廂里人很多,位置已經坐滿,還有人站著。 

駛離海灘寺街站後,地鐵變得緩慢,中間斷斷續續臨時停車。「快到沙口路站,地鐵隧道就進水了,積水漸漸漫過軌道,沒法再行駛。當時司機想把地鐵往後面退,但是往後動了一下後就沒法再動了。」 

陳先生稱,地鐵停車後,有乘客變得焦躁,大聲呼喊,還有人要去拉緊急開關開車門,但被其他人攔了下來。「我也有些驚慌,不敢跟愛人說地鐵進水的事,只是囑咐她先回家,如果路上積水高的話,就待在單位等我來接。」

停靠20分鐘後,有工作人員從隧道走過來,打開了地鐵的兩個門。乘客們陸續下車進入隧道,在工作人員的引導下,數百人沿著軌道邊上的台階,緩慢走向沙口路站站台。「下車的地方,離沙口路站還有一百多米距離,但能通行的地方很窄,只能容納兩個人側身通過。」

隊伍拉得很長,夾在人群中的他聽到前面不斷向後面傳話,「向前走,不要停」。陳先生給新京報記者提供的現場影片顯示,洪水漫過列車軌道順流而下,乘客們沿著不足半米寬的隧道平台往前走。「水快漫到隧道邊上的台階時,沙口路站台來了救援人員,讓大家拉著消防水帶做的安全繩一起往前走。」

快走到站台的時候,隊伍行進速度慢了下來。隧道里的台階離站台有兩米左右,這段路是凹下去的,裏面積了很深的水。「為了幫助乘客通過,有工作人員直接站在這段路上,水都快淹沒到脖子了,有些乘客踩著工作人員在水裡的大腿才爬上了站台。當時有一個幼童,在人群中被抱著從後往前傳,然後遞到了救援人員的手中。」

晚上7點多,陳先生蹚水走出沙口路站,但站外的路面也有半米多高的積水,他只好從附近的高架橋走回家,雨太大,只能慢慢走,六公里的路程走了一個多小時。

鄭州博學路地鐵站驚魂一夜:百餘人被困十余小時,救援隊划船接人

20日凌晨,多名被困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博學路站、西三環站均有數百人被困。21日上午,多名地鐵1號線博學路站、西三環站被困人員新京報記者,他們已通過民間救援力量或自救的方式安全撤離。

▲20日晚,鄭州地鐵一號線博學路站內被困的乘客。受訪者供圖

20日17時許,卓瑩從地鐵1號線燕庄站出發,目的地是6站之外的鄭州東站。她準備從鄭州東站乘坐列車返回同在河南省內的家。

在行駛途中,地鐵提前提示,鄭州東站不停。17時30分左右,地鐵途經鄭州東站時,卓瑩看到水已經順著樓梯往地鐵裏面流。列車直接開過鄭州東站,在下一站博學路站停車。

卓瑩下車後,在博學路站等待一個小時,始終沒有下一班地鐵。反而對面開來一輛列車,又有許多人下車,在地鐵站里一同等待。

20日23時左右,卓瑩看到站內大概有一百多人,此時地鐵站里尚未進水,站外水深到腰,附近都是工地,沒有建築物。

卓瑩告訴新京報記者,地鐵站內有售貨機賣水,有充電插孔供大家給手機充電,滯留的乘客可以到工作人員的衛生間上廁所。地鐵站工作人員分發了可以躺著睡的麻布,大家或坐或躺在麻布上,等待救援。

卓瑩說,有人不停在打救援電話,但一直沒有人來,「有比我們更緊急的情況,救援隊先去救他們,我們相對比較安全,就在那裡等著就行。」

21日1時49分,同樣被困在博學路地鐵站的周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我們昨天傍晚就被困在這裏了。」周先生表示,整個地鐵站有一百八十多人被困,其中包括乘坐地鐵的市民以及地鐵站的工作人員。

周先生說,「我們現在都聚集在出站口這邊。這邊沒有食物,大家都是餓著在等待救援。」周先生表示,現在被困人員情緒較為平靜,但有人出現了發燒的癥狀。

21日1時55分,鄭州地鐵一號線西三環站,被困市民李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我們已經被工作人員引導至地鐵站B口等待救援,這邊水暫時沒有漫進來,站內也有一定的活動空間。」

李先生說,西三環地鐵站有大約100人被困在地鐵口處,其中包括老人、孩子和地鐵站的工作人員,除缺少水和食物外,地鐵站正常運轉,「大家的情緒也比較穩定,地鐵工作人員帶著對講機在現場協調,等待著救援。」李先生表示自己的手機充電寶電量也已經耗盡,手機還剩50%的電。

21日5時左右,第一撥民間救援力量趕來,卓瑩看到,救援隊划船帶走20多人,將他們送到鄭州東站。

第二撥被撤走的50多人由博學路站附近城鎮辦事處的工作人員帶領。卓瑩表示,「這位工作人員已經探到比較安全的路,他帶著大家穿過工地,穿過附近的路口,沿著高架走到大路上之後大家再自行安排。」

博學路地鐵站還有30多人滯留,早上8時左右,卓瑩跟隨10多人走出地鐵站,看到地鐵站口有遮擋物,她猜測,正是因為有遮擋物,水才沒有進到地鐵站內。此時,雨還在下,大家打著傘、穿著雨衣走出去,沿著上一撥人走的路,來到鄭州東站。

卓瑩表示,她目前還在鄭州東站等待回家的列車。

21日9時50分,李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他早上出站後找了一輛自行車,從高架橋上騎了兩個小時回到了家,「家裡沒有水也沒有電,但是可以正常上下樓,樓下也有賣東西的超市可以採購。」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