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志願者馳援鄭州:連軸轉救援已超過24小時

原標題:民間志願者馳援鄭州:連軸轉救援已超過24小時

新京報訊(記者 苑蘇文 李照 實習生 韓夢 楊潤苗)由於罕見暴雨,鄭州市區出現嚴重內澇,目前已轉移避險約10萬人。多名民間救援人士表示,由於雨勢過大、積水過深,救援存在諸多問題。越野e族河南大隊應急救援車隊隊長戴吉章告訴新京報記者,救援的車友們已經連軸轉超過24小時。

被困市民:先後搭公交車和消防車脫困

韓婉是土生土長的鄭州人。據她回憶,這雨是從18日開始下的,「剛開始是中雨,後來變成中小雨,到了今天(7月20日)中午12點多那會兒,就變成了大雨。」

大雨沒有改變韓婉的生活軌跡。韓婉說,她當天正常去單位上班,趁午休時間打算去給車加油。雖然雨沒有灌進地下停車場,但出口積水過深,她無法開車駛出。

據韓婉回憶,停車場外被積水包圍,她擔心自己蹚水回家會不小心掉入窨井,於是返回車內等候。「車上沒有水,也沒有吃的,沒有衣服,我已經濕透了,特別冷,但是車沒有油,我又不敢開空調。」等待幾個小時,韓婉發現停車場內一同被困的一輛公交車要離開,她搭上了公交車。

「其實很危險。」韓婉說,公交車「從水裡衝出來了」,由於被水淹沒,公交車燈已經失靈,在車內,算上韓婉,一共有三名乘客和一名司機。

韓婉說,她被公交車放在了路邊,「那條路高,沒有多少水」,一輛順風車把她帶到高架橋下後,她涉水前進,鞋子被沖走,不久一輛消防車經過,消防員將她帶上車,但無暇送她回家,而是急匆匆地趕往消防現場。

韓婉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已經是7月21日凌晨1點。她語氣中充滿疲憊,剛從小睡中醒來。她告訴新京報記者,從被消防車救援之後,她就一直呆在消防車裡,「消防員在地鐵站救援,好長時間都沒有回來。」她稱自己現在「發燒難受,頭暈想吐」,但她不想再提出要求,「感覺現在有很多人比我危險得多。」

韓婉隨後被送到了鄭州西三環的一個消防站里休息,之後搭車安全回到了家。

據鄭州市委宣傳部消息,由於遭遇罕見持續強降雨,鄭州市常庄水庫、郭家咀水庫及賈魯河等多處工程出現險情,鄭州市區出現嚴重內澇,造成鄭州市鐵路、公路及民航交通受到嚴重影響。目前,已轉移避險約10萬人,洪災已造成鄭州市區12人死亡。

7月20日晚間,一名市民告訴新京報記者,她與大約20人在東風渠大橋附近全季酒店大堂中等待救援。這位市民稱,從下午一點多開始,她就被暴雨困住,「我沿著水位最低的地方走了一個多小時。」另外一名市民說,下午時,「水位最高的地方可能已經到脖子,最低的話也是到腿。」 新京報記者獲悉,目前已有救援人員與他們取得聯繫。

民間救援人員:連軸轉超過24小時

據鄭州發佈稱,經請示中部戰區批准,已調派解放軍指戰員730人。武警官兵 1159人、車輛60餘輛,消防救援隊伍指戰員6760人次、1383車次,民兵690人,衝鋒舟35艘,其它各類搶險裝備25784套參與搶險救援。目前,救援工作仍在進行當中。

應急管理部最新消息稱,已連夜調派河北、山西、江蘇、安徽、江西、山東、湖北7省消防救援水上救援專業隊伍1800名指戰員、250艘舟艇、7套「龍吸水」大功率排澇車、11套遠程供水系統、1.85萬余件(套)抗洪搶險救援裝備緊急馳援河南防汛搶險救災。河南省消防救援總隊於7月20日提升戰備等級,緊急調派焦作、許昌、漯河、新鄉、商丘、駐馬店6個支隊共180名指戰員、43輛消防車、22艘舟艇馳援鄭州,開展人員搜救、排水排澇、轉移群眾等。

民間人士也參與到救援中。一份「越野車隊,全城救援」的通訊錄流傳於鄭州本地網路社群,共有89名參與者,聲稱可幫助救援淹水的車。在暴雨天,越野車隊是一支重要的民間救援力量。內澇嚴重的城市街道會有大量車被困,造成更大的安全隱患。越野車救援隊使用專業的拖車工具,將私家車拖到位置相對較高的地方。

新京報記者撥打其中多人電話,有人正忙著接送求救市民,也有人不幸拋錨。

「現在車也出不去了,水太深了,很多地方都停電了,天也黑,我們現在外面有很多人在困著,沒有辦法。」惠濟區一名越野車隊成員告訴新京報記者,由於被水圍困,他無法掌握救援信息,現在只能把救援需求轉給其他人。「就像剛剛有一個需要衣服的,特別冷,還有孕婦、在高速上的人,我都只能轉發,真的無能為力。」

這位民間救援者說,7月20日上午10時左右,他就開始接到求援電話,「去幫人從水裡拖車出來」,11時開始下暴雨,水位突漲,他與車隊把處於危險的人轉移到安全的地方,還給獨自在家的老人運送物資。「現在我們這邊剛剛電話打過來,有個公交車困著還有十幾個人。」

越野e族河南大隊應急救援車隊隊長戴吉章介紹說,鄭州有多個民間自發的越野車救援組織,他們從19日下午開始就已經開始部署,免費義務救援。戴吉章所在的救援車隊曾經參與過2016年新鄉暴雨災害的救援。最近,鄭州連日的暴雨已經有了來勢洶洶的跡象,戴吉章作為一個老鄭州人,對城市低洼點非常熟悉。7月19日下午開始,一百多輛越野車開赴各個指定地點進行駐守,7月20日上午十點左右,車友們陸續接到求救電話。

戴吉章表示,救援隊會開展急救、轉移、車輛改裝的培訓,車友們大多是小老闆,有充裕的時間,比較熱心腸。按照救援隊此前的慣例,參與救援的車友們食宿都在車上,一有情況立刻開赴現場。

在一個71人的各縣區越野車民間救援隊負責人的群里,戴吉章是總負責人和總指揮。救援隊對外披露的電話是戴吉章的個人手機號,上百個電話狂轟而至,戴吉章做簡單的記錄,然後發到負責人微信群里,再由負責人分地區認領發給附近的車友司機。

在以往,這樣的救援信息分發方式問題不大,但這次戴吉章覺得有些力不從心。很快,除了私家車拖車求助,被困者的求助信息越來越多,各地車友在群里更新最新情況:「中州大道三全路下口,車上拉了十幾個孩子,距離鄭東新區中州大道小學很近。」「鄭州紫荊山附近需要越野車往醫院送發電機」,「現在車救援已經不行了,滎陽、米河,必須有衝鋒舟。」

「我們車隊有五百多輛車在鄭州救援。」戴吉章說,救援的車友們已經連軸轉超過24小時。

但即使這樣,也無法滿足全部的救援需求。一位男士告訴新京報記者,他開車接孩子放學,被困在東風路和豐樂路路口已經超過五個小時,他們向救援隊發出求救信息,儘管沒多久,救援隊就打來電話,但因為他所在的位置積水較深,「可能一時半會兒難以趕過來。」

7月20日下午5時,濮陽市紅十字救援隊劉冠中隨隊向鄭州進發,到達鄭州滎陽市汜水鎮時,已是晚上9時。他在電話裡告訴新京報記者,此行他的「先頭部隊」共8人,開了兩輛車,帶了兩艘船,「高速上也堵車,平時兩個多小時的路,走了三個多小時。」

劉冠中說,在汜水鎮,許多水位已經淹沒房子,「我剛才接了個電話,說村民趴在屋頂上,等了一下午了。」他說,救援的難點在於道路不通,「塌方的塌方,很多道路不通了。」他用船給村民送救生衣,運物資,「但是有的地方行船也過不去,有一艘船下午翻了,不知道是哪個隊伍的。」

漯河中青應急救援隊負責人信天游告訴新京報記者,7月21日早,他的隊伍將與當地應急管理局和海事局一起出發前往鄭州救援。「我們所有的應急救援隊伍要統一調配。」

(文中韓婉為化名)

編輯 袁國禮

校對 危卓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