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和藥物數據打架、實控人履歷遭修改隱瞞 國泰君安是否履職盡責

原標題:海和藥物數據打架、實控人履歷遭修改隱瞞 國泰君安是否履職盡責 來源:時代投研

  時代商學院將以系列報告的形式,從公司歷史沿革、盈利估值、科創屬性、信息披露等角度展開分析。此前,時代商學院已於5月26日發佈系列報告第一篇《四年虧損13億,無自主研發產品,海和藥物315億估值底氣何在?》,本文為系列報告第四篇。

  時代商學院發現,除零收入、持續巨虧、與騙子公司為伍、核心產品靠第三方授權、研發設備賬面凈值僅262萬元等種種問題外,海和藥物招股書還存在多處虛假陳述的行為。

  海和藥物背後到底還隱藏著怎樣的真相?為何臭名昭著的「騙子」公司和「故事大王」齊齊現身其中?

一、員工人數造假,與工商系統信息相差9倍

  海和藥物在兩版招股書(申報稿和上會稿)中披露,2017—2020年,該公司的員工人數分別為120人、96人、129人和195人。

  然而,時代商學院翻查海和藥物的歷年工商年報時發現,該公司年報披露的員工人數與招股書信息對應不上,之間差額甚至高達9倍之多。

  據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2017—2020年,海和藥物繳納養老保險、醫療保險的員工總數分別為93人、90人、1226人和141人,員工人數波動極大。

  對比可以看出,該公司近四年年報披露的員工數與招股書無一處吻合,尤其是2019年,年報披露繳納社保的員工數高達1226人,較招股書披露的129人高出近9倍。即便是2020年,兩者之間也相差了54人。

  招股書披露的員工數為何與工商系統披露繳納社保的員工數存在如此之大的差異?作為一家估值超300億元的IPO企業,招股書數據為何如此混亂?其內部管理是否極度混亂?難道其連自己公司到底有多少員工都無法確定?其是否存在通過虛報員工數以調節管理成本費用,進而財務造假的行為?

  對此,時代商學院也不得不懷疑保薦機構國泰君安(17.050, -0.08, -0.47%)和保薦代表人朱哲磊、王棟核查是否走過場?哪怕其僅登陸工商系統或天眼查查閱一下也至於發生如此之大的錯漏。或許其認為海和藥物有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科學院大學藥學院院長丁健在背後撐腰和背書,上市就可以高枕無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二、聯繫電話雷同,電子郵箱共用,與「消失」股東同處辦公

  海和藥物官網披露的聯繫電話為021-20568888,這與天眼查顯示的聯繫電話相一致。然而,時代商學院通過天眼查發現,海和藥物的電話號碼居然為44家企業共用,而且這些企業多為呂松濤控制的綠谷集團及其旗下子公司。

  天眼查還顯示,海和藥物的電子郵箱同樣存在雷同的情況,其郵箱地址為21家企業共用,且幾乎均為綠谷集團及旗下子公司。

  需注意的是,綠谷集團與海和藥物來往密切,是海和藥物股東名單中「消失」的前大股東,其於2016年7月受讓並持有海和藥物19.5122%的股份,然而次月卻詭異地轉讓出所持股份,持股時長僅一個月。更令人詫異的是,在綠谷集團不再持有股份的情況下,作為對資金極度饑渴的海和藥物居然在2017年極為大度借款4500萬元給綠谷集團,而且資金拆借不計息、無抵押、無固定還款期限,該筆借款直至2018年末才歸還。

  而在招股書中,海和藥物僅把綠谷集團旗下子公司綠葉製藥列為關聯方,關聯交易內容為租賃房屋、採購水電蒸汽和物業服務等。

  天眼查顯示,海和藥物的辦公註冊地址為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牛頓路421號6幢102部位;而綠谷集團旗下多家子公司與海和藥物同處一層樓,甚至隔室而坐。

  如綠谷集團實際控制人呂松濤控股的上海道生堂健康信息諮詢有限公司,該公司的註冊地址就是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牛頓路421號6幢103部位,其表面上與海和藥物沒有任何關係,但實際上兩者不僅是鄰居,而且還存在聯繫電話雷同、電子郵箱雷同的情況;此外,呂松濤控股的上海江村市隱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同樣也存在類似的行為。

  表面上毫無關係的幾家公司,不僅辦公同處一層樓,還共用聯繫電話和電子郵箱,而且在自身缺錢的情況下,海和藥物還極為大度無抵押無息拆借4500萬元給非股東綠谷集團,海和藥物與綠谷集團真的僅是房客和房東的普通關係嗎?怎麼其給人的感覺是海和藥物更像綠谷集團旗下的子公司。而海和藥物2019年社保繳納員工數高達1226人的異常情況不排除是相關工作人員疏忽大意,把綠谷集團及子公司員工全部統計納入海和藥物報表所致。

  對此,時代商學院不禁懷疑海和藥物是否存在隱瞞實際控制人的行為?其是否存在應披露而不披露的信息,包括資產獨立完整、人員獨立、機構獨立及財務獨立等問題?其背後是否存在不為人知的股權代持問題?

三、履職時間對應不上,涉嫌隱瞞重要身份

  除上述情況外,時代商學院還發現,海和藥物實際控制人丁健還是綠谷製藥的副董事長、董事以及綠谷研究院院長,但在招股書書中,海和藥物僅披露其在綠谷製藥的董事身份,對副董事長和綠谷研究院院長兩個重要身份隻字不提。

  直至上市委在第二輪問詢過程中質疑綠谷集團以1元的價格將所持海和藥物股權轉讓給丁健時,海和藥物才在《發行人及保薦機構關於第二輪問詢函回復意見》中提到:「丁健當時亦擔任綠谷製藥的副董事長」,但對於其擔任綠谷製藥旗下綠谷研究院院長身份仍未提及。

  據《中國經濟網》報導,2018年09月16日,中國科學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與綠谷製藥在上海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彼時丁健以綠谷研究院院長身份,與時任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黨委書記耿美玉、綠谷研究院副院長張真慶一同出席簽約儀式。

  此外,海和藥物招股書披露關於丁健在綠谷製藥的董事任職時間與天眼查披露的工商信息存在不一致的地方。

  招股書顯示,丁健在2020年2月之前一直擔任綠谷製藥的董事一職,但據天眼查顯示,丁健於3月9日才不再擔任綠谷製藥董事一職,與招股書披露的時間相差一個多月。而對於目前其是否仍擔任綠谷製藥的副董事長和綠谷研究院院長等職務,外界則無從知曉。

  需注意的是,呂松濤控制的綠谷集團是一家臭名昭著的「騙子」公司。

  綠谷集團前身是上海巨人集團,以售賣保健品發家。2008年1月,中央電視台曾播出揭秘「綠谷」騙局的報導,報導稱:「從1996年開始,綠谷集團先後推出了三代所謂的抗癌產品,分別是中華靈芝寶、雙靈固本散和綠谷靈芝寶。綠谷集團10餘年不斷變換名稱虛假宣傳,且在沒有審批的情況下擅自發佈產品廣告,成為近十 年來全國最典型的系列虛假廣告宣傳案之一。」

  另據媒體報導,至2006年底,綠谷集團另一款「雙靈固本散」被列入國家級《違法藥品廣告公告》的次數高達800多次,創下國內藥品違法廣告之最。

  2004年,綠谷集團股東陳金生教授撰寫了論文——《雙靈固本散抗腫瘤研究及臨床應用》,得出了驚人結論:雙靈固本散對肝癌細胞抑制率高達93.6%,肺癌抑制率高達100%。

  彼時綠谷集團聲稱,這些實驗數據是和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丁健教授合作實驗得出,丁健正是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的所長,主攻腫瘤用藥方向,是中國抗癌協會和藥理學會的常務理事。

  由此可見,丁健與呂松濤、綠谷集團關係密切由來已久。而綠谷集團從海和藥物股東名單中「消失」是否出於避嫌,避免放在輿論聚光燈下?其背後是否存在股份代持等暗箱操作行為?

  而上海藥物研究所學術所長耿美玉則是2019年首都醫科大學校長饒毅實名舉報三名科研人員學術造假事件中的一員。耿美玉還是綠谷製藥的第二大股東,持股16%,而呂松濤則持股84%。被饒毅實名舉報造假的抗阿爾茨海默病候選新藥(代號為「GV-971」)則是由上海藥物研究所耿美玉和呂松濤背後的綠谷製藥共同推出。

  此外,海和藥物的另一重要股東上海南江(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南江」)及其實際控制人王偉林,則是熱衷蹭熱點的「故事大王」和「資本大鱷」。

  截至招股書籤署日,西藏南江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藏南江」)、上海南江分別持有海和藥物的6.3776%、5.4713%股份,西藏南江則是上海南江的子公司。華麗家族(3.390, 0.04, 1.19%)(600503.SH)副總裁王哲不僅為上海南江的第二大股東,而且還擔任海和藥物的監事一職。

  王偉林家族控制的上海南江是華麗家族的第一大股東,其曾藉助私募大佬徐翔,通過華麗家族「剝離地產」炒作「熱門題材」模式,助推股價飆升並從中牟利;其涉足的熱門題材囊括石墨烯、臨近空間飛行器、智能機器人(9.890, 0.03, 0.30%)、金融期貨、生物醫藥等數個概念,最終炒作過後均以失敗宣告結束,如今華麗家族則落得一地雞毛,經營現狀堪比累卵。

  行業大牛加盟,零營收但產品前景廣闊,風投站台追捧,如此套路是否似曾相識?譬如千億爛尾項目武漢弘芯。

 四、總結

  繼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聯合印發《關於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的意見》,對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作出了全面系統的部署安排後,近日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會議上指出,嚴把資本市場入口關,堅決防止資本無序擴張,防範少數人利用資本市場違法違規「造富」。

  目前國內資本市場生態存在一定的缺陷,導致國內券商研究報告幾乎是清一色看多上市公司,僅在報告結尾,會以「由於新藥研發、國家醫藥政策、新建產能投產等存在不確定性……」等等作為免責聲明,幾乎看不到任何對公司經營、財務、產品等方面質疑的表述。

  而海和藥物招股書屢現錯漏,涉嫌虛假陳述,聯繫電話和電子郵箱與重要關聯方綠谷集團及旗下子公司雷同,並與其同處一層樓辦公,實際控制人丁健履職時間和重要身份遭修改及隱瞞,而綠谷集團是聲名遠播的「騙子」公司,重要股東上海南江則是熱衷題材炒作的「故事大王」,持續巨虧的海和藥物是否為綠谷集團、上海南江、丁健等聯合風投機構一同站台包裝上市來二級市場收割韭菜?

  近幾年來,互聯網造富運動出現一個怪圈,諸如公司管理層很牛,市場前景廣闊,增長率極高,即便是PPT產品,無營業收入乃至持續巨虧,最終投資結論大概是:all in!。然而,普通投資者由於專業知識和認知上的先天不足,難以通過自身能力找出可能影響投資安全的重大隱患,最終慘成某些團伙和機構的刀下韭菜,損失慘重。

  醫學是神聖、莊重、嚴肅的科學,是人命關天的科學,在此系列報告發佈之際,時代商學院寄望所謂「騙子」、「故事大王」及「吸血資本家」能遠離醫藥界,不要把所謂「名牌大學創始人+PPT產品前景廣闊+知名風投站台」的互聯網造富運動怪像照搬套用到醫學界,以吃二級市場投資者的「人血饅頭」。

(責任編輯:楊瑞詩)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