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從打造浦東「引領區」看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進階之路

原標題:觀察|從打造浦東「引領區」看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進階之路

「支持上海在人民幣可自由使用方面先行先試,在符合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反逃稅和展業三原則的要求下,進一步便利企業貿易投資資金的進出、探索臨港新片區內資本自由流入流出和自由兌換,助力上海成為新發展格局下聯通國際市場和國內市場的重要樞紐和橋樑。」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王信在7月20日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道。

5天前,《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支持浦東新區高水平改革開放 打造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引領區的意見》(以下稱《意見》)對外發布。《意見》提出,支持浦東率先探索資本項目可兌換的實施路徑;構建與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相匹配的離岸金融體系,支持浦東在風險可控前提下,發展人民幣離岸交易;支持在浦東設立國際金融資產交易平台,試點允許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使用人民幣參与科創板股票發行交易;加快推進包括銀行間與交易所債券市場在內的中國債券市場統一對外開放,進一步便利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參与中國債券市場。

從人民幣可自由使用的先行先試,到構建離岸金融體系,到設立國際金融資產交易平台,再到債券市場統一對外開放,《意見》為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勾畫了「增強全球資源配置能力,服務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進階之路。

率先探索資本項目可兌換,構建離岸金融體系

「加大金融開放力度主要從兩個方面推進:一是支持浦東率先探索資本項目可兌換的實施路徑。二是從離岸市場建設方面推進。」上海高級金融學院教授、中國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李峰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說道。

李峰表示,目前,人民幣資本項下可兌換性的不足是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主要制約,《意見》中有關金融業的若干措施有助於彌補短板。

對外經貿大學金融學院副教授、金融發展研究所副所長鍾輝勇也向澎湃新聞記者提到,《意見》支持浦東探索資本項目可兌換以及建設海內外的重要投融資平台等措施都在支持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而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全面建成也是人民幣真正國際化的必要條件之一,而人民幣國際化的難點之一,是如何有序穩健推進資本項目的可兌換,便利境外資本進入國內資本市場。

復旦大學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孫立堅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前的資本賬戶開放,應該建立在中國自身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提高的基礎上,要先培養更多的人民幣資本兌換的業務場景。

他建議,第一,資本賬戶的開放應該是非對稱的,在夯實的業務上可以先允許雙向資金的便利性流動;第二,先做增量的資本賬戶開放,存量先不動。他還提到,可以先從線上數字人民幣渠道做雙向流動的便利化。

這一點在《意見》中也有所體現。《意見》要求,構建貿易金融區塊鏈標準體系,開展法定數字貨幣試點。

另外,7月16日央行數字人民幣研發工作組發布的《數字人民幣研發進展白皮書》中也提到,數字人民幣的目標願景之一是積極響應國際社會倡議,探索改善跨境支付。未來,人民銀行將根據國內試點情況和國際社會需要,人民銀行將在充分尊重雙方貨幣主權、依法合規的前提下探索跨境支付試點。

「考慮到我們現在的金融開放度還不夠,金融監管和國際準則還有一定的差距,我們需要打造人民幣的離岸市場。」李峰表示,離岸業務是現有在岸業務的補充,最終目標是打通在岸人民幣市場和離岸人民幣市場,讓人民幣成為真正的國際貨幣,這將是多年漸進的過程。中國在岸的金融市場主要在上海,這使得浦東發展離岸市場具有一定的優勢。

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副院長嚴弘還提到,《意見》指出的「研究探索在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等開展人民幣外匯期貨交易試點」,實際上也是為了人民幣國際化過程中可能引起的雙向波動對企業和金融機構的影響,可以用外匯期貨等金融衍生品對沖。

值得注意的是,6月8日,臨港新片區發布《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金融業發展「十四五」規劃》,提出要促進人民幣離岸交易發展。立足臨港新片區的在岸業務和離岸業務樞紐功能,搭建「人民幣在岸—離岸循環機制」,大力發展人民幣離岸交易,支持金融機構圍繞離岸經貿業務提供人民幣離岸金融服務。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探索制定與國際通行規則相銜接的業務規則和監管方式,在離岸和跨境金融服務領域先行先試。

設立國際金融資產交易平台,加快推進債券市場統一對外開放

在建設海內外重要投融資平台方面,《意見》提出,支持在浦東設立國際金融資產交易平台,試點允許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使用人民幣參与科創板股票發行交易。加快推進包括銀行間與交易所債券市場在內的中國債券市場統一對外開放,進一步便利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參与中國債券市場。

李峰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打造國際資產交易平台和債券市場的開放對增強全球資源配置能力,打造人民幣金融資產配置中心有著重要意義:第一,吸引更多國際投資者,雖然我國債券市場已成為全球第二,但國際投資佔比依舊較低,目前境外投資者在上海債券市場持有的債券餘額比重約為3%;第二,提高「上海價格」的國際影響力,讓人民幣金融資產在國際接受度更高、影響力更大;第三,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通過人民幣資產走出去的方式,提高國外居民/機構持有人民幣的意願。

「債券市場的建設也和人民幣國際化有關係。因為通過債券市場的對外開放,吸引外資進入國內資本市場,也可以提高以人民幣定價的債券在國際資本市場上的影響力。」鍾輝勇也說道。

孫立堅指出,債券市場是國家本幣國際化的標杆產品,能不能得到世界的公認,能不能把體量做到世界參与進來的最大的市場,是很關鍵的。

「債券市場是貨幣國際化向世界提供安全資產的最核心元素。」孫立堅說道,貨幣國際化不是看風險資產,而是看安全資產是不是安全,安全市場是對衝風險的重要根據。

孫立堅表示,債券交易中心在上海,所以上海可以利用現成的債券市場,海外資金正常持有債券的特徵,做好人民幣信用和人民幣幣值的穩定,發揮保管資金的功能。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