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保基金首次「入市」!安信信託重組方都是什麼背景?

  原標題:信保基金首次「入市」!安信信託重組方都是什麼背景?

  (作者:朱英子 編輯:馬春園)

  「終於等到天亮了。」7月20日18點,一位安信信託(ST安信;600816.SH)的員工在朋友圈裡如此說道。

  停牌的第三個工作日傍晚,安信信託向外界披露了停牌期間籌劃的重大事項,其中便包含了涉及控制權變動的重組方案。

  具體方案為:擬由上海電氣(集團)總公司、上海國盛(集團)有限公司、上海國際集團有限公司、上海機場(集團)有限公司和中國信託業保障基金(下稱「信保基金」)等機構聯合發起設立一家新公司,新公司暫定名為上海砥安公司(以最終工商註冊為準)。

  隨後,安信信託擬向上海砥安公司(暫定名,以最終工商註冊為準)非公開發行股票,本次非公開發行完成後,上海砥安將成為安信信託控股股東。

  此外,在與中國銀行上海市分行的債務問題上,安信信託擬將所持有部分資產的全部權利轉移給中國銀行上海市分行,用於抵償安信信託對其到期未償還債務 ,構成重大資產出售。

  安信信託方面稱:鑒於上述重大事項仍存在重大不確定性,為保證公平信息披露 ,維護投資者利益,避免造成公司股價異常波動,申請自2021年7月21日起繼續停牌不超過3個交易日。

  在上述披露的重組參與方中,僅上海電氣(集團)總公司出現在此前的公告中,其餘重組方均是首次被披露。

  重組方背景

  上海電氣(集團)總公司首次被披露是在2020年5月底,彼時已停牌2個月的安信信託發佈公告稱,目前與上海電氣(集團)總公司等企業及相關方(下稱「重組方」)協商重組方案,尚處於對安信信託的資產和風險進行盡職調查和評估階段。

  時隔1年有餘,方案終於成型。這1年多期間,安信信託除了不斷接到訴訟官司外,還經歷了實控人高天國因涉嫌違法發放貸款罪被刑拘的事件,更為不確定的是,安信信託此前出具了大量的保底承諾函,連負責審計的會計師事務所都對相關情況持「保留意見」。

  如今,大方向已然明晰,這家民營系的信託公司將面臨一次國資大換血。啟信寶顯示,上海電氣(集團)總公司、上海國盛(集團)有限公司、上海國際集團有限公司、上海機場(集團)有限公司均是由上海市國資委全資持股。

  值得關注的是,參與重組的機構中,還有信保基金,若上述方案順利實施,也會是信保基金成立以來,首次「入市」直接參與信託公司股權重組,此前僅有公開過向流動性緊張的信託公司放貸。

  一位信託業內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信保基金也參與了其他幾個託管信託公司的重組,充分發揮了當初信保基金設立的初衷,為後續處置行業風險累積了經驗。

  據中國信託業保障基金有限責任公司(下稱「信保基金公司」)官網顯示,信保基金公司由中國信託業協會聯合13家經營穩健、實力雄厚的信託公司出資設立,於2015年1月16日獲發營業執照,註冊資本115億元人民幣。

  該公司作為信保基金的管理人,其主要任務和目標是按照市場化原則,預防、化解和處置信託業風險,促進信託業持續健康發展。經營範圍中便包括:參與託管和關閉清算信託公司;通過融資、注資等方式向信託公司提供流動性支持

  信保基金成立之時正值行業高速發展的黃金時期,直至2018年後,監管環境趨嚴,宏觀經濟下行,行業風險逐漸暴露,特別是隨著黑馬安信信託的業績大變臉,以及後續的違規操作被披露,開啟信託業風險事件爆發期,行業不良率從0.5%左右上升至3%以上,信保基金在其中能發揮的作用便開始引發各界關注。

  就在上述重組方案發佈前一個月,信保基金公司與中國信達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中國信達董事長張子艾稱該協議是對銀保監辦發〔2021〕55號文件精神的具體落實。

  上述監管文件於2021年4月28日印發,其中明確提到,支持信保基金公司、資產管理公司等市場主體在依法合規的前提下,積极參與信託業風險資產處置,通過引入多元化市場參與主體,增強市場交易活躍度,更好促進資產價值發現、提升和實現;信保基金公司使用自營資金對單家信託公司的各類授信業務總規模不得超過自身凈資產的30%,信保基金公司開展買斷式資產收購業務時,應當按照穿透原則識別債權融資方,並從單一客戶、行業等維度加強風險集中度管理。

  目前,信保基金公司旗下僅有兩家子公司,分別為蕪湖保達信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持股6.45%)、中國信託登記有限責任公司(持股2%)。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