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形醫生」詹卡洛·德瓦西尼:加密貨幣背後的關鍵人物

原標題:「整形醫生」詹卡洛·德瓦西尼:加密貨幣背後的關鍵人物

參考消息網7月20日報導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7月15日發表題為《泰達幣:加密儲備貨幣背後的前整形醫生》的文章,作者系卡齊姆·舒伯和西達爾特·文卡塔拉馬克里希南,文章介紹了全球加密貨幣市場上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詹卡洛·德瓦西尼進入這個行業的前後經歷,全文摘編如下:

當詹卡洛·德瓦西尼2012年剛開始接觸加密貨幣時,他的興趣並不大。他登錄了一個熱門的比特幣論壇,詢問是否有人想以0.01比特幣(那時大約價值11美分)的價格購買DVD或CD,並承諾大訂單可以免費發貨。

如今,57歲的他是全球加密貨幣市場上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業內高管說,從他擔任比特幣交易所和其姊妹貨幣泰達幣(市值達600億美元)首席財務官的地位來看,他是這兩家公司的關鍵決策者。這兩家公司如今位於每天數十億美元的加密貨幣不透明流動的核心。

「在金融體系最黑暗角落」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穩定幣」,也就是與其他資產挂鉤的加密貨幣,泰達幣是投資者進出動蕩的加密貨幣市場不可或缺的潤滑劑。由於其美元資產的支持,它已經成為全球加密經濟事實上的儲備貨幣。

泰達幣也極具爭議性,政府當局警告說,它可能對更廣泛的市場構成風險。

今年早些時候,紐約州總檢察長利蒂希婭·James稱,特瑟有限公司(發行泰達幣的公司)過去在其儲備資產上撒了謊,並說德瓦西尼和他的同事們是「在金融體系最黑暗角落交易的……沒有執照、沒有監管的個人」。

上個月,波士頓聯邦儲備銀行行長埃里克·羅森格倫稱,泰達幣可能會對金融穩定構成挑戰。貨幣市場基金主要投資公司債券,允許投資者隨時提現。

加密貨幣的重要性無論怎樣強調都不為過:據加密貨幣交易公司說,目前約有一半的比特幣交易是使用泰達幣進行的,這幫助推動了比特幣價格今年的大幅上漲。泰達幣為加密貨幣交易者提供了一個類似美元的兌換代幣,免去了使用真正美元的麻煩和風險。

德瓦西尼在這兩家公司都處於重要位置。儘管德瓦西尼的官方地位要低於他的長期商業夥伴、特瑟有限公司和比特幣交易所首席執行官讓-路易·范德維爾德,但有些人認為德瓦西尼才是這一市場的核心人物。

「管理它的人是詹卡洛,」一位加密貨幣公司的高管說。2016年,德瓦西尼曾在一個音頻聊天室炫耀說:「到頭來,我才是在比特幣交易所發號施令的人。」

德瓦西尼作為加密貨幣金融巨頭的身份——在流入加密貨幣的大量投機資金中發揮著核心作用——與他此前在整形手術、計算機硬體交易和打造健康飲食送餐服務領域的職業生涯相比,是一個巨大的轉變。

整形外科工作「像種欺騙」

德瓦西尼1964年出生於都靈,在米蘭大學學醫。他的第一個職業是整形外科醫生,儘管他在1992年工作僅兩年後就因對這一職業感到失望而離開了該行業。

「我所有的工作都像是一種欺騙,是對一時興起的利用。」他2014年在一家義大利畫廊說。他回憶說,曾令他感到特別失望的是,他無法說服一名女性不做縮胸手術,即便「那非常適合她」,他是這麼說的。

特瑟公司說,德瓦西尼本人沒有做那台手術,他擔心這名女子會對手術結果感到失望。

這位年輕的醫生放棄了塑造肉體的職業,轉而投向了電子產品行業。根據比特幣交易所對他的資料簡介,他在義大利建立了一個公司集團,後來公司收入超過了1億歐元。他自己說,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前,他將公司賣掉了。

在出售計算機硬體的近20年中,德瓦西尼在他的許多通信中都曾使用過「梅林」這個別名。2010年,有位同事在提到他時稱其為「梅林先生」。像梅林那個神話中的魔法師一樣,德瓦西尼也曾經歷過不少打擊。

1996年,就在他棄醫從商後不久,他支付了1億里拉——當時約合6.5萬美元——與微軟公司達成偽造和解協議。10年後,2007年,東芝公司起訴他的阿克密公司侵犯其DVD格式規範專利。

特瑟公司說,德瓦西尼因為一名供應商的保證而在出售的電腦上無意中裝載了未經授權的微軟軟體,而且他也與調查此事的當局進行了合作。他們還說,東芝的訴訟「毫無意義」,「結果沒有發現任何不利情況」。

2006年,他的公司之一阿爾科斯托公司從一家英國企業購買了1575塊內存晶元。英國一家稅務法庭在2016年審理一起與德瓦西尼無關的案件時發現,這筆交易是「與欺詐性稅收損失有關」的幾筆交易之一,是一項交易者消失計劃的一部分。

這類計劃涉及漫長的交易鏈,其中可能包括不知情的企業,最終的買方要求政府退還增值稅,但應對政府繳納同等數額稅款的原始賣方卻消失了。

「我們所知道的唯一『欺騙性的稅收損失』是阿爾科斯托公司的一個客戶未能納稅的結果——不是阿爾科斯托公司本身。」特瑟公司說。

2010年3月,德瓦西尼旗下的另一家公司——摩納哥一家名為佩爾佩圖瓦集團的實體——被禁止進入二手電筒子設備在線市場Tradeloop。

在那之前的一個月,一位美國買家投訴了從佩爾佩圖瓦集團購買的價值2000美元的存儲晶元。這位買家說:「一個箱子里裝的是一大塊木頭。」

當時,德瓦西尼強烈否認了買方的說法,稱包裹一定是在途中被換掉的,只能進行部分賠償。

「這是10多年前的一起小的商業糾紛,與特瑟公司或比特幣交易所都沒有關係。」

全心投入加密「狂野西區」

進入本世紀一十 年代,已經40多歲、大部分商業帝國處於破產清算狀態的德瓦西尼似乎想要尋找一個新項目。他推出了名為Delitzia的外賣服務,外加一個宣傳有機食品的博客,不過這項業務只維持了不長時間。

2012年,德瓦西尼發現了比特幣,之後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加密世界中。這個加密世界在過去和現在的很大程度上是不受金融監管的狂野西區。在比特幣交易所創立不久,他就加入並負責其交易和風險管理業務。

他早期在比特幣論壇Bitcointalk上與客戶的對話顯示,他對支持意見感到高興,對批評者卻很好鬥。「我認為你們應該對我們比特幣交易所為你們所做的一切表示出一些尊重和感激。」他在2013年對一名批評者說。

2014年,特瑟公司成立,但直到2017年,這兩家公司的共同所有權和管理權的範圍尚未廣為人知。德瓦西尼以及比特幣交易所和特瑟公司的其他高管個人擁有這些公司,並在世界各地進行運營。

在外界觀察人士看來,德瓦西尼是一個神出鬼沒的人物。他拒絕向主流媒體發表講話,如今在網上只維持最低限度的存在,與夸夸其談、目中無人的加密貨幣企業家的典型形象相去甚遠。

「這就是市場定價的地方」

儘管今年受到了美國當局的批評和審查,但特瑟公司近幾個月來繼續大幅增長——在加密市場的核心地位進一步加強。

2021年上半年,該公司的增長顯著加快;到6月底鑄造了400億枚新幣,超過了其最接近的競爭對手USD Coin的發行總量。

比特幣交易所也生意興隆。儘管它不是最大的交易所,但對於尋求流動性和利潤的大規模加密交易者來說,它是一個重要場所。「這就是市場定價的地方。它確實是加密貨幣的制度場所。」一名加密貨幣公司的高管說。

根據特瑟公司今年5月公佈的一份明細表,如今該公司僅有3%的儲備是現金。其中一半,約300億美元,是商業票據,也就是預付給其它公司的短期借款。

美國當局提出批評的一個主要原因與特瑟公司儲備情況的一則信息披露有關。在2019年2月之前,特瑟公司稱,它每發行一個泰達幣都有一美元現金的資金保障。隨後,它又說,每一個代幣都有美元資產的支持。

然而,紐約州總檢察長的調查發現,在2019年2月信息披露前,泰達幣的大量現金儲備都在比特幣交易所的銀行賬戶中。總檢察長辦公室說,這「掩蓋了投資者面臨的真正風險」。

總檢察長James發現,在2017年的幾個月時間里,特瑟公司無法獲得銀行服務,一度有超過85%的現金被存放在比特幣交易所的銀行賬戶中,被列為其姊妹公司的「應收賬款」,其餘的則存在名為「赫格納」的賬戶中。

隨後在2018年,在比特幣交易所在其巴拿馬付款服務提供商克里普托資本公司那裡遭受了8.5億美元的損失後,特瑟公司向比特幣交易所提供了6.25億美元的貸款。比特幣交易所說,這筆資金中的很大一部分被當局扣押了,它正試圖收回這筆錢。2019年,美國指控兩名與克里普托資本公司有關的人涉嫌銀行欺詐。

直到2019年4月,總檢察長在法庭提起訴訟才向公眾披露了這一損失消息。消息顯示,化名「梅林」的德瓦西尼幾個月中一直在懇求克里普托資本公司一個名叫「奧茲」的人歸還他們的現金。

他在2018年10月寫道:「請理解,所有這一切可能對所有人、整個加密社區都是極其危險的。如果我們不迅速採取行動,(比特幣)可能會跌至1000美元以下。」根據加密貨幣市場分析網站幣虎網站的數據,當時比特幣的價格約為每比特幣6500美元。

泰達幣的批評者——包括在美國一起集體訴訟中索賠的人——根據他的這句話指稱這種加密貨幣被用於推高比特幣價格。

比特幣交易所和特瑟公司的法律總顧問赫格納說,認為這一信息是價格預測的觀點是「偷換概念」,而且德瓦西尼只是試圖施加壓力,迫使克里普托資本公司「做合法和正確的事」。

比特幣交易所挺過了這場危機,在很大程度上是受益於2018年11月特瑟公司的6.25億美元和2019年的一次融資。特瑟公司的貸款隨後以9億美元的信貸額度被正式定為比特幣交易所母公司的抵押股票,這筆貸款直到2019年4月才為市場所知,這也是總檢察長今年發現比特幣交易所和特瑟公司不當使用泰達幣儲備地位的核心內容。

特瑟公司和比特幣交易所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這一發現。儘管和解協議帶來了1850萬美元的罰款,但他們說,協議證明了他們的立場,即泰達幣一直有保障,儘管有時其現金由比特幣交易所持有。

詹卡洛·德瓦西尼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