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市場巨震背後:高通脹與美國經濟見頂信號迫使對沖基金瘋狂避險

原標題:全球金融市場巨震背後:高通脹與美國經濟見頂信號迫使對沖基金瘋狂避險

「黑天鵝事件再度籠罩整個華爾街。」一位華爾街多策略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感慨說。

整個7月19日,全球金融市場再度經歷了劇烈動蕩。截至日期:7月20日凌晨收盤時,道Jones指數收盤跌幅逾700點,創去年10月28日以來的單日最大跌幅;標普500指數與納斯達克指數跌幅均超過1%,創下今年5月12日以來最大跌幅;WTI 原油期貨跌幅則超過7.5%,創下今年5月28日以來新低值66.42美元/桶同時,還刷新了去年9月8日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與此相呼應的是,10年美債收益率一度創下2月12日以來最低值1.17%,30年期美債收益率則創下1月以來最低值1.8%,表明大量資金在7月19日晚瘋狂拋售美股和大宗商品等風險資產,湧入美債避險。

「多數華爾街投資機構認為,Delta新冠變異病毒迅速蔓延正對全球經濟增長構成新的風險,是導致7月19日晚全球金融市場突然劇烈下跌的主要原因。但事實絕非如此簡單。」上述華爾街多策略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分析說。驅動眾多華爾街投資機構在7月19日集體拋售美股大宗商品轉向避險投資的幕後推手,是高通脹正令美國經濟復甦迅速見頂。

他透露,在7月16日公佈的美國消費者信心指數意外大幅下跌至過去五個月以來最低值後,整個周末眾多對沖基金都在討論高通脹(物價持續上漲)已大幅影響美國民眾的消費熱情,而民眾消費回升恰恰是支撐美國經濟持續快速復甦的重要助推劑。

記者多方了解到,7月19日亞洲早盤開啟後,不少華爾街對沖基金乾脆提前拋售美股,導致道Jones指數期貨在開盤前的跌幅超過400點,標準普爾500與納斯達克指數期貨跌幅則超過1%,奠定了7月19日晚美股持續大跌態勢。

Leuthold Group首席投資策略師吉姆·保爾森(Jim Paulsen)透露,整個7月19日,眾多華爾街對沖基金都在不計成本地拋售所有高相關性的風險資產,從大宗商品到能源股,從周期股到經濟重啟概念股,從數字資產到通脹受益股……一個都不放過,表明他們的整個投資策略出現重大轉變——從瘋狂逐利迅速切換到保本優先。

「目前眾多大型資管機構也在納悶,到底是什麼原因迫使華爾街對沖基金做出如此大的策略調整。」他指出。鑒於此前多數對沖基金接受「通脹是暫時現象」的觀點,如今他們突然大幅拋售風險資產,動機絕非「高通脹衝擊經濟增長」如此簡單。 

牆倒眾人推

「7月19日美股突然大幅下跌,著實打了眾多對沖基金一個措手不及。」上述華爾街多策略對沖基金經理告訴記者。畢竟,Delta變異病毒擴散已有一些時日,多數對沖基金鑒於歐美國家疫苗接種進程持續,並未將它列入衝擊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變數。但不知為何,7月19日整個華爾街突然開始討論Delta變異病毒擴散對全球經濟增長帶來的新風險。

「這多少顯得後知後覺。」他直言。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它的確造成華爾街金融市場的極大恐慌,比如衡量美股波動的「恐慌指數」——Cboe波動率指數VIX在7月19日晚盤中漲幅一度超過30,自5月21日以來首度站在19上方。

這直接觸發大量量化投資基金大舉拋售美股與大宗商品等風險資產,觸發「牆倒眾人推」的連鎖反應。

具體而言,由於Cboe波動率指數VIX與美股大宗商品等風險資產存在極高的負相關性,一旦前者突然大幅上漲,量化投資基金的程序化交易模型就會自動不計成本地拋售美股和大宗商品止損,甚至會出現美股和大宗商品跌幅越大,程序化交易模型拋售力度越猛的現象。

在這位華爾街多策略對沖基金經理看來,真正觸發華爾街恐慌情緒激增的,不是Delta變異病毒擴散,而是高通脹正在動搖美國經濟快速復甦的基石。

「7月19日對沖基金討論最多的,是7月消費者信心指數意外大幅下跌,預示著高通脹正在迅速吞噬未來美國經濟增長空間。」他透露。有數據顯示,當前美國消費者對汽車、房屋、耐用品的購買熱情正降至過去10多年以來的最低點,對價格上漲的投訴則創下歷史新高。這令眾多對沖基金經理預計高通脹正令美國經濟增速「見頂」——由美國經濟迅速復甦支撐美股、大宗商品迭創新高的投資邏輯已不復存在。

記者多方了解到,眾多對沖基金經理認為在高通脹施壓下,美國經濟增速已在今年二季度見頂,2021年經濟復甦增速將放緩至6.9%,明後年則分別降至3.2%和2.3%。

Union Bancaire投資組合經理Mohammed Kazmi表示,「目前我們必須接受一個新事實,即美國經濟正從明顯的V型復甦,迅速切換到不確定性更高的復甦前景,因為高通脹不但會令民眾消費意願驟降,更會吞噬大量上市公司利潤。」

「高通脹對經濟增長衝擊的擔憂,或許也是7月19日對沖基金大舉拋售風險資產觸發金融市場劇烈動蕩的表面原因。」一位華爾街大型宏觀經濟型對沖基金經理認為。這背後還有著兩大更深層次原因,一是此前美股迭創新股令華爾街投資機構的美股投資組合盈利幅度遠超預期,令他們一看到市場波動劇烈,就急急逢高套現鎖定利潤;二是他們也深知迭創新高的美股估值與美國經濟增速放緩基本面正嚴重脫節,與其等待美股價值回歸,不如早早獲利離場。

多空博弈升級

面對7月19日美股和大宗商品驟然大跌,市場多空博弈隨之驟然升級。

一位美股經紀商向記者透露,在7月19日收盤前,不少散戶投資者紛紛入場抄底科技股。究其原因,這些散戶認為若Delta變異病毒擴散導致多國再度重啟社交限制措施,科技股又將迎來新的成長空間。

與此同時,多位對沖基金大佬也在淡化「疫情擴散對經濟增長的負面衝擊」。

潘興廣場資本管理公司創始人比爾·阿克曼(Bill Ackman)表示,Delta新冠變異病毒擴散不會對全球經濟回暖構成顯著威脅,他預計受益於美國經濟好轉,美債收益率將在今年下半年重新大幅走高。

相比散戶與部分對沖基金的樂觀情緒,越來越多大型投行仍在悄悄減持美股頭寸。

一位美國大型投行美股交易員告訴記者,目前他們發現越來越多美國民眾不再消費(選擇儲蓄以應對高通脹),加之科技股正面臨全球最低稅率政策衝擊(導致其利潤可能大幅縮水),都將令科技股的成長性遭遇巨大限制。因此他們將在未來一段時間持續減持科技股頭寸以降低持倉風險。

摩根士丹利新興市場主管兼首席全球策略師Ruchir Sharma表示,金融市場對美國經濟強勁復甦的共識,令經濟放緩風險被忽視,但事實上,一旦經濟放緩風險出現,將導致市場樂觀情緒更快速地消退。

他認為,在美股波動加大期間,投資者高漲情緒反而可能是一種賣出信號。因此投資者盲目樂觀與過度投資風險資產,往往預示著資本市場過熱,很可能會爆發突然性的價值回歸行情。

值得注意的是,高盛等投行早已大幅削減美股頭寸。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高盛資管部門凈拋售40億美元美股,相當於去年底其股票投資組合規模的逾25%。

高盛策略師David Kostin發佈最新研究報告指出,利率上升、通脹上升、稅收改革都將限制標普500指數的上漲空間,加之標普500指數市盈率遠高於20,未來6個月美股更可能經歷估值收縮,而非擴張。

「不只是高盛等投行,目前不少對沖基金也在加大減持美股力度,因為他們擔心高通脹持續與美國經濟增速放緩并行,將導致美國經濟陷入滯漲風險,進而造成風險資產估值的大幅調整。」前述大型宏觀經濟型對沖基金經理指出。如今眾多對沖基金已意識到,是時候與美國經濟快速復甦說「再見」,轉而迎接高通脹與增速放緩并行的「動蕩時期」。

(作者:陳植 編輯:張星)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