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奧運防疫手冊摞到700頁,也防不住一顆「打黑工」的心

原標題:哪怕奧運防疫手冊摞到700頁,也防不住一顆「打黑工」的心

不能吹球摸球台、冠軍獎牌自己領、防疫手冊厚度翻倍……

「防疫」二字已經成了東京奧運會的頭等大事。延期一年的東京奧運會,頂著巨大輿論和壓力也要舉行,東京奧組委不得不在防疫上下足功夫。

但是截至目前,已經有58名奧運相關人員感染新冠,甚至還有奧運選手出逃「打黑工」的現象……

當新冠確診人數的數字每天都在不停刷新時,關心奧運會的人們不禁會問:東京奧運會真的安全嗎?

我們先來看一組數字:

6月19日,烏干達代表團9人抵達日本,其中1人在入境檢測中呈陽性。

6月23日,烏干達奧運代表團又有一名成員感染新冠病毒,這是該代表團中的第二例確診病例。

7月3日,一名塞爾維亞奧運代表團成員入境日本時新冠測呈陽性,代表團其餘4人已被隔離。

7月15日,一名海外來日運動員感染新冠病毒——這名運動員確診時尚在14天隔離中,未曾前往奧運村。

7月17日,東京奧運村確認1名從海外抵達日本的奧運會相關人員新冠病毒檢測結果為陽性,該病例為在東京奧運村發現的首例確診病例。

7月17日,前奧運金牌得主柳承敏抵日後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目前正在日本酒店接受隔離。

7月19日,1名從海外抵達日本的奧運相關人員、1名媒體相關人員以及居住在日本的1名外包業務工作人員,共3人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

7月19日,南非奧運代表團的足球運動員塔比索·莫尼亞內、卡莫西洛·馬赫拉西病毒檢測呈陽性。加上影片分析師馬里奧·瑪莎和七人橄欖球隊教練尼爾·鮑威爾,南非國家隊確診人數達到4人。

7月20日,捷克男子沙灘排球選手昂德雷·佩魯西奇新冠病毒核酸檢測中結果呈陽性。

東京奧運發佈了第一版防疫手冊。

從32頁到70頁,防疫手冊厚度翻倍

2月3日,東京奧組委、國際奧委會和國際殘奧委會聯合發佈了第一份正式的防疫手冊。這份32頁的手冊中,對防疫做了細緻的規劃。

彼時,防疫手冊中寫道:

「不管如何小心,風險都無法完全消除,因此如果參加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你必須同意風險自擔。」

很明顯,東京奧組委已經預測了本屆奧運會無法實現零感染,但在世界疫情都在蔓延的情況下,如何控制風險才是關鍵。

防疫手冊也告訴了大家如何進行自我清潔。

4月28日,第二版防疫手冊出爐——手冊中的新增規定,要求運動員在非比賽期間進行訓練必須佩戴口罩,頒獎台上的所有運動員和頒獎者在頒獎儀式上同樣需要佩戴口罩。

除此之外,如果新冠檢測呈陽性,運動員和官員都需要在指定的奧林匹克醫院接受隔離,直到等到日本官員批准後,才能離開醫院和日本。

抵達日本的運動員和官員必須出示有效證件,上面寫有遵守規則的「書面承諾」,還列出了運動員在奧運會期間要去的地點。

這版防疫手冊將運動員出入境的情況進行了講解,並且確定讓4天1次的新冠檢測調整為每天進行,從而加強了防疫措施。

防疫手冊嚴格規定了社交規範。

到了6月15日,東京奧組委選擇發佈第三版防疫手冊——這份手冊主要增加了檢測細節和對違反防疫規定者的處罰措施。

處罰措施中,第二版只是表示:「可能影響你繼續參加奧運會。如果拒絕檢測,可能會被取消參賽資格。」但第三版防疫手冊則強化了措辭,把處罰分為幾種:警告、暫時或者永久撤銷註冊資格、取消比賽資格、罰款等。

防疫手冊甚至描述了運動員參賽過程中感染新冠的情況——表示運動員不會被取消比賽成績,而是會獲得相應的保底成績。

第三版防疫手冊,厚度已經從初版的32頁翻倍到70頁的內容。可以看到,東京奧組委會的防疫措施是隨著疫情不斷調整和累加。

這份防疫手冊,可以說是運動員們的行為準則。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6月30日向奧林匹克運動所有相關人員發出的公開信,就強調各方都必須遵守最新版《防疫手冊》的規定,這些規定是考慮到組織奧運會的複雜性,基於科學制定的。

自己頒獎,不能合影

除此之外,東京奧組委也會根據比賽不同的特點,對不同項目進行規則上的調整。

據央視報導,中國乒乓球協會主席劉國梁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受疫情影響,乒乓球比賽不允許球員用手或者毛巾接觸球台,不允許運動員吹球。

面臨規則的變化,樊振東就直言:「我相信大家可以達成共識的。我確實需要改變一些比賽中的習慣,現在大家都需要這樣改變,所以是公平的。」

羽毛球場則出現了換球器,這個長相頗似小火箭發射器的裝置,是為了減少運動員和發球裁判之間的接觸。

除此之外,頒獎儀式也被不斷細化。首先是頒獎檯面積將被擴大,使得運動員能保持足夠的距離。

其次,普通情況下,頒獎者會和運動員一同上場,但本次奧運會頒獎者將在賽場上等待運動員,且頒獎者必須是100%接種疫苗才有資格頒獎。

本次獎牌和禮物都將放在一個托盤中,頒獎者將托盤拿給獲獎運動員,由運動員取走托盤內的獎牌和禮物,雙方沒有身體接觸;每個運動員都只能待在自己的領獎台上,運動員們也不會在領獎台上合影。

這些細枝末節的設計,都體現了東京奧組委對疫情防控的重視。

警方發現疑似失蹤的烏干達運動員。

防不住「打黑工」的心

當然,即便東京奧組委防疫工作做得再細緻,落實到具體執行仍然存在漏洞。

中國奧運代表團最先抵達東京的帆船帆板運動員們,就在第一時間發現問題。他們在7月10日抵達日本,由於舉辦帆船帆板比賽的場地距離東京奧運村路程遙遠,這支隊伍在賽場附近的奧運指定酒店入住。

第二天,中國帆船帆板運動協會主席張小冬接受採訪時表示,賽事酒店存在住宿區域不夠封閉,海外運動員和其他遊客混雜居住的漏洞。

「針對這一問題,我們正與組委會協商。目前中國隊是單獨住在一層,但酒店裡混雜的遊客肯定是個隱患。」

這樣的疏忽東京奧組委可以及時解決,但防疫出現的最大危機,實際上是烏干達運動員突然消失的情況。

7月16日,日本大阪府泉佐野市發佈消息稱,一名在當地備戰東京奧運會的烏干達舉重選手失蹤。這位名為尤里烏斯·塞基托雷科的運動員,在酒店房間內留下的信件中表示,「想在日本工作。」

泉佐野市官員說,他在上周五上午購買了一張前往名古屋的新幹線列車票。他有一部手機,但他的護照由烏干達隊保管。

他最後一次被看到是在當天12:30左右,他還要求代表團成員將他的物品交給他在烏干達的妻子。

而根據奧運會組織者制定的抗病毒措施,運動員只允許去有限的地方,如他們的場館和駐地,並且必須避免與公眾接觸……這樣一來,他已經失去了參加奧運的資格。

可是平心而論,當運動員入境的目的不是爭取好的名次,而是藉機「打黑工」,哪怕防疫手冊做到700頁,也無濟於事。

陽性無可避免,重在如何應對

在7月17日舉行的一場新聞發佈會中,東京奧組委首席執行官武藤敏郎表示,「出現陽性接病例無法避免,重要的是如何去應對。」

據日本共同社報導,本屆東京奧運會赴日參賽選手約1萬人,其他相關人員約4.1萬人。在當前的全球疫情形勢下,來自世界各地的5萬多名參與者中,檢出陽性病例無可避免,如何把控疫情傳播才是重點。

巴赫透露,7月1日至16日,共有約15000名與奧運相關的日本境外人士入境並接受了新冠病毒檢測,其中陽性病例15例,比例約為0.1%。

「這是一個相當低的比例,」相比新冠陽性人數,巴赫更強調如何防控,「這些人立刻就會被隔離,不會對其他奧運參與者以及日本民眾構成威脅。」

到了19號,奧運相關人員的新冠確診人數已經達到了58名。但在為國際奧委會擔任防疫顧問的獨立專家組首席專家麥克洛斯基,被問到奧運村是否安全時,他毫不猶豫地回答:「是的。」

而最新的《防疫手冊》規定,密切接觸者只要在賽前6小時的核酸檢測結果呈陰性即可參賽,這對於對手來說是否安全引發了廣泛討論。

麥克洛斯基解釋稱,這是因為核酸檢測對病毒非常敏感,如果賽前沒有檢測出病毒,那麼其體內病毒在6小時內就發展到具有傳播性的機率極低。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