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利奧·里奧斯:西方對華應超越二元對立思維

原標題:胡利奧·里奧斯:西方對華應超越二元對立思維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7月20日報道 西班牙中國政策觀察網站7月18日發表胡利奧·里奧斯的一篇文章稱,西方對華應超越二元對立思維。全文摘編如下:

文化是了解像中國這樣一個比其他國家大得多的國家的關鍵因素。首先,因為它是中國從古至今存在了數千年的中華文明的基本養分;其次,文化仍在繼續強烈影響中國的社會行為。然而,中國的世界觀與西方的世界觀截然不同。中國知道如何用西方不熟悉的密碼和鑰匙來想象和重建另一個世界,一個西方不了解的世界。但是,如果西方想要理解並正確解讀中國的行為或意圖,按照文化的指引,即使因為歷史背景的演變而不能保證百分百成功,也能明顯提高猜對的幾率。

舉個例子,中國用陰陽論來解釋宇宙萬物。按照亞里士多德的理論,事物都是對立的:黑夜與白天、生與死、善與惡……然而,在東方推理中,不僅沒有如此極端的矛盾,甚至它們之間相輔相成形成和諧單元。這是那些總是強迫在A或B之間進行選擇的人,和那些探討A和B提供的可能性並渴望將兩種選擇最大化平衡的人之間的重要區別。

這種文化邏輯也滲透到中國政治中,它的領導人都熟讀經典,他們在本國的歷史中,發現了很多日常治國理政的智慧哲學。只有站在文化角度上,我們才能充分理解今天作為中國共產黨綱領一部分的「命運共同體」或「依法治國」等主張。

中國的「國家」概念正是從這種文化中傳承發展而來,它首先代表的是高效解決問題的能力。

亞里士多德與道家的二元性對於理解中國以及我們的戰略意圖很重要。例如,固化的善惡二元性助長了西方實施自己的「價值觀」的野心,因為它認為自己絕對至高無上,包括在道德上的優越性。相反,中國不太會複製西方的霸權模式。事實上,它本身就是一個世界。中國的選擇是共存,正是因為它認為對話和發展促成的對立統一是事物的自然狀態。

西方有些人企圖重新發起冷戰。因此,上述反思刻不容緩。首先,因為中國正在鞏固自己作為21世紀決定性角色的地位,為此需要得到各方面的支持。第二,因為在全球霸權交替的鬥爭中,可能會出現多年的緊張局勢,正確勾勒每一方的戰略意圖至關重要。第三,因為文化因素將在中國議程上獲得重要性。事實上,中國共產黨已在今天將文化作為其核心價值觀之一,國家的振興亦包括將文化作為中國社會的特色元素和主要黏合劑。

歐洲作為西方思想的參考搖籃,應該努力引導了解和理解中國文化,超越亞里士多德非黑即白的思想論。同質模型適用於全世界的想法是不切實際的。我們應該提倡探索促進共存而不是對抗的諒解公式。在這個對話過程中,我們都可以而且必須改變和學習。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