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App大肆收割用戶時間:誘騙用戶點廣告、關閉鈕真偽莫辨

原標題:不良App大肆收割用戶時間:誘騙用戶點廣告、關閉鈕真偽莫辨

政務服務App讓居民辦事少跑腿,線上辦公App在防疫期間大展身手,購物外賣App更成為網民「必需品」……隨著互聯網科技發展,各類規範的App正讓百姓工作生活日益便利。

然而,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調研發現,隨著用戶時間成為流量時代最有價值的要素之一,一些不良App正通過化妝術、利誘術、隱身術等多種套路在各環節設卡,打造「時間圍獵場」,大肆「收割」用戶時間,從而實現牟利目的。為此,專家建議建立不良App的負面清單,通過加強監管等有效方式,構建天朗氣清的網路環境。

「時間圍獵場」:App如「貪吃蛇」

「過去7天,您手機使用時長為39小時58分鐘,累計解鎖手機474次,平均每20分鐘解鎖一次。」25歲的楊森在廣東一家金融公司工作,是個典型的「z世代」青年,近日他打開手機的「屏幕使用時間管理」功能時,被嚇了一跳,直言沒想到每天近四分之一的時間花在屏幕上。

像楊森一樣線上生活佔比較高的網民並非個例。中國互聯網路信息中心(CNNIC)發布第46次《中國互聯網路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6月,我國網民的人均每周上網時長為28個小時。其中,通信、網路視頻、網路音頻類App是手機網民最常用的軟體,使用時長佔比都超過10%。

「如今App之間不僅能相互喚醒,甚至能精準地跨設備推送廣告。」在江西南昌從事電商行業工作的王群常年使用兩部手機。近日他驚訝地發現,在一部手機購物軟體上搜索了一款冷門商品后,另一部手機的短視頻軟體竟然很快就推送了同款商品的廣告。

王群吐槽說,這讓他感覺點開手機就像進入了App「圍獵場」,每個App都想儘可能佔用瀏覽者的時間。

極光(Aurora Mobile)發布的《2020年Q3移動互聯網行業數據研究報告》顯示,2020年第三季度移動網民人均App安裝總量達到56款,頭部App用戶流量價值達數百億。

專家學者認為,相較於近乎無限的互聯網信息,當下,有的不良App把網民有限的注意力視為可變現的「商品」。移動互聯網在便利人們生活的同時,也讓許多人被迫陷入流量和信息的「圍獵場」。

收割有「術」:關注度成「唐僧肉」

化妝術、利誘術、隱身術……記者近日採訪調查了解到,有的不良App為「收割」流量歪招頻出,在用戶進入、使用、退出軟體程序等各環節透支用戶時間。

第一招,喬裝打扮誘點擊,曖昧消息、工作消息都是虛假消息。「哥,好久沒聯繫了,我想……」「您有一條未讀的工作消息」當點擊這類突然從狀態欄冒出來的消息后,卻跳轉打開了其他與信息無關的App,用戶才會意識到原來這是條「化了妝」的廣告。有的App通過設置虛假的消息通知,甚至更新提醒、系統通知等,以誘騙用戶點擊進入。

「這類情況防不勝防,且花樣繁多,令人惱火。」楊森拿出手機示範,只見他打開一個軟體,頁面跳出「載入失敗,請點擊刷新」,點擊「刷新」按鈕后,卻跳轉到了某款購物軟體的活動界面,原來這是條偽裝成系統消息的開屏廣告。

第二招,心機利誘拖時長,賺錢之路、提現之路布滿層層套路。「走路就能賺錢」「刷視頻得現金」……近日,軟體市場湧現出一批所謂的「賺錢軟體」,記者實際體驗后發現,這類App暗藏門道,在提現次數、提現金額、提現上限等多方面設置門檻。有的用戶耗費大量時間和精力也只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網友「黎憬」曾嘗試通過某短視頻App賺錢,「養成了每天刷視頻的習慣,一刷就是連續幾小時」,最終「一個半月金幣兌換的錢不過20元」。他表示,這段時間他不僅損耗了光陰,而且「手機電池被消耗得快報廢了」,這令他懊惱不已。

第三招,匿影藏形阻退出,退出符號、關閉符號多是誤導符號。有的App為強行延長用戶使用時長,廣告的關閉按鈕或真偽莫辨、或體積很小、或顏色較淡,總之就是「躲躲藏藏」,關廣告如闖「雷區」。有用戶吐槽說,App原本是便利工作生活的網路工具,如今卻成了考驗觀察力、判斷力的考題,一不小心就會被耽誤時間。

網友「Braum先森」在社交平台分享了一張圖片,只見App彈出的廣告界面上有「跳過」「關閉」等多個按鈕,大小各異分佈在屏幕不同位置,難以區分究竟哪一個才是真的。他說,一個廣告看似四個按鍵可以「跳過」,但他一個沒敢點。不少網民表示,此類App使用時得「瞻前顧後」,時刻提防掉入「陷阱」。

讓「套路」沒出路:給不良App戴上「緊箍圈」

時間就是金錢,少數不良App構成的「時間圍獵場」卻想通過強迫或引誘將用戶時間「分而食之」。商家變現流量獲利的同時,嚴重透支了消費者有限的時間精力。專家學者呼籲,建立負面清單管理模式,加大對App的監管力度,讓那些不良App被「拉黑」成為可能。

「App惡意『圍獵』用戶時間很容易失去市場口碑。」南昌航空大學軟體學院數據科學與技術系主任楊玉豐表示,被「套路」多了以後,用戶也會免疫,不僅起不到推廣效果,甚至引發用戶反感,導致對此類商業模式和平台的不信任。楊玉豐認為,App應該聚焦優質內容和功能,而不是想方設法延長用戶的無效使用時長。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跟上互聯網快速發展的節奏,及時給不良App套上「緊箍圈」,相關法律法規也在不斷完善。

針對「一個廣告數個關閉按鍵」的情況,《江蘇省廣告條例》明確,利用互聯網發布、發送廣告不得影響用戶正常使用網路,也不得以欺騙方式誘使用戶點擊廣告內容。「在互聯網頁面以彈出等形式發布的廣告,應當顯著標明關閉標誌,確保一鍵關閉」。條例還規定,「騙點擊」的廣告應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責令改正,處以1萬元以上3萬元以下的罰款。

隨著網路環境日益成為公共環境的重要組成部分,提高互聯網平台的社會責任感迫在眉睫。楊玉豐等專家建議,在鼓勵互聯網創新的同時,也要對App背後的網路公司加強管理,對不規範的App加以約束引導,防止App為爭奪流量「野蠻生長」,避免給構建健康網路秩序埋下隱患。(應採訪對象要求,楊森、王群為化名)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