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民樂出圈的「密碼」

原標題:尋找民樂出圈的「密碼」

e2ff-c89f650cfdcfe1eb182a23043184a31f.jp

渾元

陳依妙陳依妙

    《蘭陵王入陣曲》在B站收穫近1280萬次播放,當時的演奏者身穿北齊時期形制的漢服,畫面還參考了北齊墓葬出土的陶俑和壁畫。年輕人在看民樂的時候,目光究竟聚焦在哪裡?

——————————

    不久前,河南衛視的「水下洛神」驚艷全場。其實啊,同時推出的另一個節目《蘭陵王入陣曲》,以一把琵琶講述了唐代樂師的悲歡離合,同樣吸引了不懂民樂也來追劇情的觀眾。這首琵琶曲,此前已在B站收穫近1280萬次播放,當時的演奏者身穿北齊時期形制的漢服,畫面還參考了北齊墓葬出土的陶俑和壁畫。

    在B站上搜索關鍵詞「民樂」,播放量最大的視頻《權御天下》,是一首古箏與鼓的和鳴。演奏者身穿漢服,畫面中還混剪了書法鏡頭,獲得近1290萬次播放和近3.5萬條評論。《權御天下》並不是一首傳統的古箏曲,最初是由電子歌姬洛天依演唱的原創歌曲,還曾在講述二次元民樂的電影《閃光少女》中出現。

    在民樂進入年輕人的視野之前,一個在互聯網上更活躍、更受歡迎的品種是古風音樂。雖然被稱為「古」風,事實上融合了二次元、「同人」等新的文化內容,而這似乎也是當下民樂出圈的「密碼」之一。

    民樂真的出圈了嗎?年輕人在看民樂的時候,目光究竟聚焦在哪裡?

    漢服、動漫、流行音樂,連貓咪都上場了

    上海紐約大學的大三學生朱彥儒,從幼兒園開始學二胡,上大學后還在學校創辦了一個民樂團。除了自己演,他也喜歡看,「一個原因就是出於好玩,另一個原因是作為我們樂團演奏的參考」。

    早在高中做民樂社社長時,朱彥儒就發現,因為演奏的曲目比較舊,一開始基本沒人關注。為了吸引同學來看,他帶著社團的小夥伴,將民樂與流行樂曲結合,賺足眼球。後來在網上看民樂類視頻時,他也注意到,用民樂演奏一些比較新鮮的曲目,比如用二胡演奏動漫主題曲,就能收穫較多點擊量。

    「用民樂演奏流行樂曲,來吸引年輕人的關注,我覺得這是一件好事。」朱彥儒說,但他也擔心,「大家被吸引過來看這個視頻,但最後喜歡的還是流行樂曲,而不是民樂。民樂被喧賓奪主,儘管關注度上升了,聲音卻依然微弱。」

    在朱彥儒看來,像自得琴社那樣,既是傳統的也是現代的,就比「拿來」流行樂曲要更有意思,也更有意義。國風樂團自得琴社將民樂演奏與古代裝束結合,既演奏動漫類的《哆啦A夢之歌》,也原創了《長安十二時辰幻想曲》等曲目,演奏過程中還有貓咪等萌物出沒,視頻在全網的播放量已經過億。

    渾元是一個00后,爺爺在豫劇團拉板胡,爸爸是民間的嗩吶手,到了他這一輩,從科班畢業后,成為一名專職的嗩吶UP主,擁有粉絲150萬。渾元坦言,作為一名職業UP主,流量是必然要考慮的,在動漫二次元是主流文化的B站,以此為結合點的嗩吶演奏,自然成為他的重點。

    嗩吶,在互聯網上有著「不僅接地氣、還接地府」的「人設」,與網路流行文化莫名契合。渾元上傳的視頻,以用嗩吶演繹動漫樂曲為主,代表作《戀愛循環》獲得了近800萬點擊量。粉絲評價:「想用這個做鬧鐘鈴聲,醒了就迎接美好的一天,醒不來就當送自己一程。」

    「民樂,甚至民樂中被人了解比較多的嗩吶,依然屬於小眾。如果只在小圈子裡發展,轉來轉去還是脫離不了這個圈。所以我想,能不能先出圈,然後再談發展。也許我的視頻比較搞笑,但終於有年輕人看了。」渾元說。

    文化自信需要內容支撐,民樂正在成為一個「圈」

    90后的肖萌萌是北京一家醫院的醫生,專業和音樂完全不搭界,喜歡在網上看民樂類視頻,「源於對中國傳統文化莫名的喜愛」。無論是中央民族樂團等專業樂團的民族交響樂,還是《賽馬》《百鳥朝鳳》等經典民樂的演奏視頻,亦或《孔子》《李白》等民樂配樂的民族舞視頻,他都喜歡。

    「民樂不是陽春白雪,專業和非專業的觀眾都可以欣賞。近來有不少民樂相關的作品上熱搜,被非專業觀眾圍觀,一方面是年輕人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認識了民樂,進而喜歡上了民樂;另一方面,在文化自信的大背景下,更多好作品被創作出來,也會讓大家逐漸對民樂感興趣。」肖萌萌說,「我相信這不是一股短暫的風潮,它會逐漸成為大眾日常娛樂生活的一部分。」

    周雨思是問答社區知乎的音樂類答主,從事音樂審美的普及工作。她身邊的年輕人,有「漢服圈」的、「二次元圈」的,還有認準「國潮」品牌買買買的。周雨思覺得,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把在網上看民樂類視頻作為一種娛樂方式、生活內容,是一種文化自信的外化體現——他們需要更多優質內容來支持這種自信。

    「年輕人永遠是走在社會最新潮、最前沿的一群人,他們也必然在文化自信這件事上有更突出的表現。而民樂,正在成為一個『圈』。」周雨思說,「我們已經到了那個階段了。」

    00后陳依妙出身二胡世家,爺爺、父親都是著名二胡演奏家。她從還沒記事起就學二胡,當時身邊的小朋友更多的在學鋼琴、小提琴等西洋樂器。2020年年初,陳依妙開始上傳自己演奏的視頻,「當時所有演出都取消了,學校上的也是網課,我就想能不能在網上做一些事」。

    「純民樂演奏,可能無法抓住當下年輕人的審美,跨界的方式不失為一種推廣方式。喜歡看我的視頻的人,肯定是喜歡音樂的,不一定是二胡,但一定喜歡音樂;然後,其中肯定也會有喜歡二胡的吧!」陳依妙說。目前播放量高達360多萬的一個視頻,是她將路邊聽到的建築工人勞動時的聲音變成了一首曲子。彈幕評價:「藝術源於生活。」

    找到民樂在這個時代的「生存密碼」

    在陳依妙看來,不同時代的氛圍決定了一件樂器在這個時代的「生存密碼」。「在爺爺小時候,二胡的形象是悲悲切切的,這也是舊時代人們的生活寫照;現在,國潮正興,二胡完全可以演奏一些年輕有活力、符合時代特徵的音樂。我也在創作一些樂曲,來改變對二胡的聽覺體驗,讓大家知道二胡有另一面。」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舞台。爺爺那一代,交流藝術的方式是一出出的戲;爸爸那個年代,就是一台台的晚會;到了我這一代,在互聯網上傳播民樂視頻,把自己的想法通過網路傳遞出去,這種形式可能會伴隨著我們這一代人。」陳依妙說。

    周雨思坦言,相比漢服、動漫,民樂要獲得年輕人的喜愛,難度更大,「漢服可以穿,二次元可以cosplay,都是有抓手的東西;但是民樂呢,大部分人不能上手演奏,有時候也不太懂」。

    「有句話說得比較多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其實在國外,民樂有一種『謎之光環』。我在留學的時候,給外國同學看民族化的音樂,比如長調、呼麥,他們都很感興趣。」周雨思提到,由大提琴演奏家馬友友發起創立的絲綢之路樂團,成員來自絲綢之路沿線的20多個國家,其中也包括中國音樂人吳彤。吳彤不僅參与音樂創作和改編,還要進行笙、嗩吶等中國民族樂器的演奏。這個樂團曾獲得格萊美「最佳世界音樂專輯」獎。

    相比民樂的「牆外香」,目前國內最受年輕人關注的IP,可能還是2019年年尾,在B站跨年晚會上一鳴驚人的方錦龍,據說他是那場年輕人的狂歡中,「收穫膝蓋」最多的人。

    「民樂需要打造IP,比如像方錦龍,就已經成為一個IP,有點有梗,收穫大量粉絲。」周雨思認為,在大眾對民樂的認知還比較局限的時候,首先要有「愛豆」來吸引目光,才有機會普及。

    儘管大部分人來看渾元的視頻是為了娛樂,但基數大了,總會有驚喜。「目前有那麼十幾個人因為看了我的視頻,動了學嗩吶的念頭,回來問我初學應該買什麼調的嗩吶,有什麼注意事項……」每次遇到這些認真的粉絲,渾元都特別高興,耐心地一一講解。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蔣肖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7月20日 09 版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