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盤歷次降准后LPR走勢,7月報價前瞻:一年期大概率不降

原標題:復盤歷次降准后LPR走勢,7月報價前瞻:一年期大概率不降

各報價行的有效報價平均值變化可能達不到5個基點。

7月LPR,降或不降,這是一個問題。

按照安排,7月20日將進行本月LPR報價。因為7月政策利率不變,但央行全面降准落地,LPR是否會調整引起市場高度關注。

記者梳理髮現,在MLF利率不變時降准,五年期LPR均未變。一年期LPR有時降、有時不降:降的情況有一次(2019年9月),不變的情況有四次(2019年10月、2019年11月、2020年1月、2020年3月)。

此外,考慮到地產調控因素,7月五年期LPR將保持不變。此次降准降低銀行資金成本130億,但沒有達到5個基點的調整步長,一年期LPR大概率保持不變。

過往降准后LPR走勢如何?

2019年8月,央行推進貸款利率市場化改革。改革后的LPR由各報價行按照對最優質客戶執行的貸款利率,于每月20日(遇節假日順延)以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主要指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加點的方式形成報價。

雖然MLF在銀行負債中佔比不高,但MLF利率是央行中期政策利率,代表了銀行體系從中央銀行獲取中期基礎貨幣的邊際資金成本,適合作為銀行貸款定價的參考;加點幅度則主要取決於各行自身資金成本、市場供求、風險溢價等因素。

據梳理,2019年8月17日至2020年4月20日,一年期LPR報價共有5次下調,從4.31%下調至3.85%,下調幅度46BP。5年LPR報價共有3次下調,從4.85%下調到4.65%,下調幅度20BP。

其間,1年期MLF利率共有3次下調,從3.30%下調至2.95%,幅度35BP。2020年4月20日後,隨著1年MLF利率下調的結束,一年期和五年期LPR報價的調整已暫停。

2019年9月,MLF利率未變,但央行降准降低銀行資金成本150億元,一年期LPR下降5BP,五年期LPR未變。此次LPR下降既有降準的因素,也有LPR改革成果的因素。央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在2019年三季度發布會上對LPR報價利率有過專門回答:

「這裏主要體現為MLF的加點幅度的收窄,因為MLF利率保持了平穩,加點幅度的收窄更多地體現了風險溢價變化的因素。因為報價行在考慮報價的時候是在MLF利率上面加點,加點的幅度受到自身的資金成本、市場供求和風險溢價因素的影響,會有一個調整。前期的市場利率我也多次講到已經有很大幅度的下行,關鍵的問題在於怎麼降低風險溢價。9月6號人民銀行宣布了全面降准0.5個百分點,並且對只在省內經營的城商行額外降低1個百分點,這樣有利於降低商業銀行自身的資金成本,也有利於降低風險溢價。」

由於此次降准帶動一年期LPR下行,2020年1月市場預計雖然此次MLF利率未變,一年期LPR應該也會下調,但最終一年期LPR保持不變。時任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當時解讀稱:

2020年1月份很可能部分銀行已經根據資金成本變化下調了自身報價,但尚未達到使LPR整體下調的閾值。這就涉及新LPR的計算規則。新LPR採取向0.05%整數倍就近取整的計算方式,也就是說,同業拆借中心在收到18家報價行的報價后,需要去掉最高和最低報價作算術平均,並向0.05%的整數倍就近取整,得出LPR的最終報價。

這種以5個基點為最小調整步長的計算規則是較為科學合理的,它使得LPR不會因為個別銀行報價的隨機變化而出現一兩個基點的忽上忽下,而是需要足夠多銀行報價同向變化,並且累積到一定的幅度,才會發生至少5個基點的調整。這樣,LPR一旦調整,就有比較強的方向性和指導性。

2020年3月,MLF利率未變,央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降低銀行資金成本85億,LPR仍未調整。馬駿再次解讀,原因仍是沒有達到5個基點的調整步長:

這與LPR調整的機制設計有關。主要原因是LPR整體下調有一個閾值,即各報價行的有效報價的平均值變化達到5個基點,才會調整最終的LPR。

2020年4月,MLF利率下降20BP,與此同時央行降准,降低銀行資金成本60億。此次一年期LPR下降20BP,五年期LPR下降10BP。

7月LPR會調整嗎?

在MLF利率下降同時降准,一年期LPR、五年期LPR均會調整(2020年4月)。

在MLF利率不變時降准,五年期LPR均未變。一年期LPR有時降、有時不降:降的情況有一次(2019年9月),不變的情況有四次(2019年10月、2019年11月、2020年1月、2020年3月)。

2019年9月1年期LPR下調5BP,既有降准降低銀行資金成本的因素,也有市場利率下降的因素,最終導致銀行資金成本下降達到5BP。

孫國峰當時在發布會上表示,MLF利率本身取決於央行通過招標方式投放流動性形成的市場化招標結果,受到流動性的影響,是影響LPR報價的一個因素。就LPR利率本身來講更多的是通過市場利率去體現,市場利率水平比去年已經有很大幅度的下降。

言外之意,即是將前期市場利率下行的效果傳導至貸款市場。實際上,2019年8月一年期LPR下降6BP也歸因於這一因素(當月MLF利率未變,也未降准)。

但此後這一效果下降,即便2020年1月降准降低銀行資金成本150億元,超過2019年9月,但當時一年期LPR也未調整。2019年10月、11月及2020年3月,降准降低銀行資金成本的規模更少,一年期LPR也未調整。

綜上,參考歷史,考慮到五年期LPR還有地產調控的需求,7月五年期LPR應該不會調整。

至於一年期LPR,此次降准降低銀行資金成本低於2020年1月,很可能沒有達到5個基點的調整步長,因此7月一年期LPR大概率不會調整。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8月前存量貸款定價基準尚未轉換為LPR,因此LPR報價調整隻影響增量貸款。而現在這一轉換工作已完成,LPR調整還涉及到存量貸款業務。

光大證券首席銀行業分析師王一峰表示,基於商業原則不足以驅動LPR下調。一是本次降准改善資金成本130億元,初步測算對綜合負債成本率改善幅度不足1BP。二是從月度邊際變化來看,6月20日-7月16日,國股行NCD利率降幅20BP,凈融資約2200億元,改善國股行綜合負債成本幅度較小,仍不足以驅動LPR報價5BP步長調整。三是存款利率報價制度改革,主要利好1年以上定期存款和大額存單,但活期和1年以內利率相對穩定,通知存款、協定存款明顯上調,作為LPR報價機構的國股行,核心存款成本依然承壓。

但也有不同觀點。天風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孫彬彬稱,今年以來宏觀經濟整體向好,但受到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的影響,企業生產經營面臨諸多壓力,中小微企業的利潤受到明顯擠壓,從前瞻考慮還是有進一步降成本的需要。

「從降成本的角度看,特別是結合降准,金融機構需要把降低的成本傳導給實體,那麼LPR調降的可能性自然較高。本月可能是1年期LPR報價的單獨下調,不涉及5年LPR報價的下調。」孫彬彬稱。

(作者:楊志錦 編輯:曾芳)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