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象遷移是因棲息地縮減?專家:種群數量增長自然會擴張遷移

原標題:亞洲象遷移是因棲息地縮減?專家:種群數量增長自然會擴張遷移

9d22-krhvrxt9874834.jpg

6月10日在玉溪市易門縣十街鄉拍攝的象群(無人機照片)。新華社 圖

截至6月11日,北遷的亞洲象群已行至雲南省玉溪市易門縣十街鄉南山附近,繼續引發國內外廣泛關注:一方面,互聯網上諸如「大象旅行團」「河南尋祖」等頗具娛樂化意味的話題被公眾熱議;另一方面,將此次亞洲象遠距離遷移歸因於「棲息地縮減」「大象沒有家」的聲音也開始蔓延。那麼,本次亞洲象遷移究竟為何?什麼樣的棲息地適合它們生存?大象的遷移之路還有多遠?針對這些公眾關切的問題,本報記者專訪了國家林業和草原局亞洲象研究中心主任陳飛。

記者:亞洲象如此遠距離北遷,歷史上有無先例?

陳飛:

從國際上看,亞洲象遠距離遷移是普遍現象。印度的亞洲象就曾遷移到孟加拉國、尼泊爾和不丹等國,甚至抵達遠在東南亞的緬甸。我國雲南西雙版納勐臘縣和寮國北部三省也存在野生亞洲象跨境活動。從歷史上看,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勐養片區的亞洲象就存在向各個方向遷移擴散的習性。1995年至今,已先後有30多頭亞洲象向北擴散至普洱市思茅區。2005年,13頭亞洲象向西擴散至瀾滄縣,目前在勐海縣和瀾滄縣之間遊走。2011年,部分象群向東擴散至普洱市江城縣。2020年,又有一個大象家族群自勐養南下,經橄欖壩進入勐侖,目前在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附近逗留。本次象群行走距離較以前更遠,故而吸引了更多人關注。

記者:本次亞洲象遷移是否由原棲息地有所縮減所致?

陳飛:

本次象群北遷的原因要結合物種遷移特性、種群擴張、新遷移地探索等原因綜合分析。我國加強野生動物保護,近30年來,亞洲象種群數量持續增長,自然會發生種群擴張、遷移。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法定範圍全部為國有林,當地管理部門一直以來嚴格按照保護區條例進行管理,取得了良好的生態效益,並沒有發生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森林資源被嚴重破壞的情況。人類劃定保護區也好,亞洲象的棲息地也好,都是人的主觀意願,是為野生動物設定的區域。但亞洲象是野生動物,只要認為哪個地方有食物,哪個地方適合生存,它們就會以這些地方作為棲息地。近些年,保護區為應對亞洲象種群數量增加開展了食物源基地建設等,相關棲息地恢復改造工作已初見成效。

記者:這群亞洲象為何會進行如此遠距離的遷移?

陳飛:

野生動物進行的長距離遷移取決於景觀和環境條件的連通性,亞洲象也不例外。國外研究發現亞洲象擅長利用沿途一些線狀的殘留森林進行遷移,靠近林緣的農田地帶是遷移的關鍵,農田的食物為遷移的亞洲象提供了能量。本次15頭亞洲象可以一路北上暢通無阻地進行新棲息地的探索,也歸因於沿途恢復起來的森林和農田補給。關於棲息地景觀連接性,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很早就對亞洲象棲息地以及遷移廊道保護提出了規劃。前述「南下」象群路線與該區域廊道的規劃相符,也從側面證明了保護科研工作的成效。自從2016年開始,雲南省林業部門就開始規劃亞洲象國家公園,因此保護前景是積極樂觀的。

記者:亞洲象為什麼偏愛農田?

陳飛:

大象取食農作物是「人象衝突」的一個普遍形式。亞洲象是廣義食譜動物,國內研究文獻累計已達240種食性植物,其中就包含很多農作物。特別是在食物匱乏季節,亞洲象對於食物的選擇會表現出季節性變化,發生季節性遷移。近年來,由於人類種植的糧食作物相對集中且量大,亞洲象不必通過大範圍的活動就能獲得足夠且營養豐富的食物,對取食莊稼有了一定的依賴。大象走出保護區取食農作物,人與大象活動範圍重疊度也就越來越高。

記者:為確保人象平安,當地政府和有關部門採取了哪些措施?

陳飛:

這是一次人與野生動物的對話與交流,一面是野生象群遷移,一面是當地政府有條不紊地應對。只有盯住象、管住人、做好理賠,才能讓群眾和亞洲象的安全得到保障。我們看到,在這次象群遷移的路途中,國家和當地政府及各部門高度重視,採取了多種措施保障人象安全。比如,持續用無人機對象群實時跟蹤,沿途有應急人員為象群設置包括香蕉、玉米、菠蘿等食物的投食區,避免象群進入人口密集區造成威脅,設置防線和路線引導象群遠離人群進入人煙稀少的林區等等。同時,當地還在象群接近人口聚集地時提前預警和疏散居民。截至目前,象群所經地區無人員受傷,家中遭到象群毀壞的受災居民也將獲得相應的野生動物肇事補償。

(原題為《亞洲象遷移之路還有多遠——訪國家林業和草原局亞洲象研究中心主任陳飛》)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