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網評論員:對數據向善的憂慮,來自人們無法順暢閱讀

原標題:光明網評論員:對數據向善的憂慮,來自人們無法順暢閱讀

daeb-krhvrxt9466376.jpg

這樣的行為顯然會降低用戶體驗,但採用這一方式的資訊平台並不在意。人們所閱讀的資訊內容五花八門,來源也不僅限於某一資訊平台。這意味著通常情況下,那些非職業要求的群體不會在手機里下載一堆App,更不會有人每個App都點開瀏覽一遍。因此,人們更樂意在具備集納多平台資訊內容功能的搜索引擎和社交軟體上瀏覽。在這一前提下,只要在平台之外的App上閱讀資訊,就會出現「打開App,閱讀全文」場景,引導用戶跳轉下載。

這是一種平台對資訊受眾用戶習慣行為的形塑。閱讀資訊,本質上是一種雙向的數據獲取,用戶獲取所需的資訊信息,平台獲取用戶喜好、行為習慣等數據。絕大多數的資訊供給是免費的,平台想要從中獲利,就必須留住用戶。最好的手段就是有意無意地讓用戶下載App,增加活躍用戶數量,把控住流量入口,定義用戶畫像,並以此數據來獲取廣告等渠道的收入。跳轉下載App的設置是面向所有打開鏈接的用戶,受眾群體數量巨大,這一設置一定能夠命中部分人群,實現App下載安裝行為的發生。

在網頁時代和移動互聯網早期,資訊類平台主要靠免費且優質的信息來與用戶建立信任關係,保持用戶黏性,而非如今資訊類平台「牛皮癬」式的跳轉拉新。在那個互聯網發展周期,大數據概念還未深入運用實踐,平台方所做的還是傳統的社群關係維護。隨著大數據的普及,任何平台都想從中分得一杯羹。獲取數據的最好辦法就是讓用戶使用自家App,通過頁面摺疊引導跳轉下載和禁止打開外鏈避免用戶外流,是最為常見的手段。

為了數據而不顧用戶體驗,說到底還是因為平台更為看重得是用戶群體數據的經濟價值。這也表明,對平台此類行為的討論,最終仍將指向數據是否應該向善。以手機App為介質,移動互聯網和大數據得以廣泛滲入人們的生活。可以說,大數據正在通過App重新定義、劃定和形塑現有社會關係,人們在早年所形成的社會經驗已經不再適用處理現時的問題。就如大數據殺熟在曝光前,人們想不到如此便利的技術還會有惡的一面,人們也想象不到在互聯網的另一個和你對話的那個「人」,究竟是男是女亦或只是人工智慧。

事實上,人們對數據是否能夠向善的憂慮已經化為了落地舉措。《深圳經濟特區數據條例(徵求意見稿)》,擬對大數據殺熟行為,處以最高5000萬元或者上一年度營業額5%以下罰款,這是對數據向惡的反制;沭陽警方借「卑微文學」開展反詐騙宣傳,「寶,不要被騙了好不好」,這是對數據向惡的擔憂。因此,就平台「打開App,閱讀全文」行為而言,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資訊類平台如若願意數據向善,就不會不顧用戶體驗,時時刻刻引導用戶下載了。

(原題為《光明網評論員:對數據向善的憂慮,來自人們無法順暢閱讀》)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