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全球危機 G7和G20峰會能發威嗎?

一年一度的七大工業國集團(G7)領袖峰會在本月11日至13日舉行,今年10月底也將看到二十國集團(G20)領袖齊聚義大利召開峰會;這兩項峰會的目的為何?G7和G20又有什麼不同,這兩個集團是在什麼歷史背景下成立?

G7回歸實體會議 討論復甦、氣候、貿易議題

去年因為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全球大流行,而改成線上舉行的七大工業國家集團峰會,今年回歸實體會議,7國領袖6月11日聚集在英國康瓦爾郡(Cornwall)的度假勝地卡比斯貝灣(Carbis Bay)舉行為期3天的峰會,討論如何應對各項迫切的全球議題,包括疫情後復甦、氣候變遷和貿易等。

G7集團是由全球7個所謂的「先進經濟體」組成,包含美國、法國、德國、英國、日本、義大利和加拿大。俄羅斯曾一度加入而形成八國集團(G8),中國則從未是成員。

每年峰會通常還會邀請歐盟,在今年,主辦國英國並邀請了印度、南韓和澳洲共同與會。

除了一年一度的領袖峰會外,G7成員國的官員和部長也會舉行各項會議,並對達成協議的全球議題發表聯合聲明。在今年G7領袖峰會前,G7財長已同意,要對跨國企業徵收一項最低企業稅。

協調應對危機而生的G7

回顧歷史,這個集團便是因共同協調應對全球危機的需求而生,每年峰會的召開,皆反映了當年的世界局勢。

儘管這個集團最初的關注擺在全球經濟議題,不過也擴及外交和安全政策。

許多關鍵峰會便是在冷戰危機的背景下召開,例如70年代因中東戰爭爆發,導致全球石油危機,需要共同協調應對經濟與安全政策。

無新興經濟體參與  G7受質疑 

在蘇聯於1991年解體之後,俄羅斯便定期受邀參與G7會議,並在1998年正式加入,讓G7擴展至G8。

不過,G8集團沒有維持太長的時間。2014年,俄國併吞克里米亞,使得原始G7成員抵制當年在俄國召開的G8峰會,各國領袖改在布魯塞爾會面,此後俄國也被逐出G8集團。

不過,由於缺乏新興經濟體的參與,G7也不斷面臨質疑,未來G7可能會如何轉型,是否納入亞洲、拉丁美洲或非洲地區的重要經濟體,將持續受到關注。

90年代經濟危機四伏 催生G20共同救火

事實上,1990年代末期,俄國金融危機和亞洲金融危機相繼引爆,已讓當時的G8集團不得不作出回應,加強集團的代表性,以應對影響全球的危機。G8財長認為,不可能在沒有全球其他國家的參與下,制定出應對危機的協同行動,需要有更多國家坐上談判桌共同討論,於是G20便在1999年誕生。

G20成員國中,開發中與已開發國家約各佔一半,除原始G7國家外,納入了中國、印度、巴西等新興經濟體。

到了2008年的金融海嘯,G20的重要性更加顯現。當時美國並建議,G20應召開領袖峰會,此後自2010年以來,每年G20集團都會看到領袖峰會召開。

G7 vs G20 影響力和成效大比拼

G7和G20相比,哪個實力更加堅強呢?從規模上來看,G20絕對壓倒G8,G20集團包括19國加上歐盟,就佔了世界八成國內生產毛額(GDP)、六成人口。相較之下,G7則佔全球四成GDP、一成人口。不過,這就代表G20的影響力更大嗎?

答案可以說是也不是。G20的組成多元,儘管可以有更全面的協調行動產生,但也代表著,要同時符合這些國家的不同利益,困難度更高。

過去20多年曾參與G7和G20峰會報導的美國財經媒體CNBC主播塞奇威克(Steve Sedgwick)表示,2009年的英國倫敦G20峰會,可以說是G20集團的「最佳時刻」(finest moment)。當時崛起中的經濟體如中國、印度和巴西,挺身支持共同應對金融海嘯危機。不過,在此後的12年,該集團的表現則顯得平平。

塞奇威克認為,要協調20國的利益並不是總能圓滿。因此,「儘管或許G7太小,難以做出這些全球性決定,但你也可以說,在效率上,G20就是沒有,因為涉及太多不同的利益了。」

此外,G20在成立的前十年間,之所以能獲得良好成果,很大一部分要歸功於當時美國與中國的合作。而今美中競爭越加白熱化,G20的共同目標可能受到影響,在未來會面臨更微妙的地緣政治因素。 

G7有實質權力嗎?達成過什麼?

回顧過去,G7有達成什麼具體成果呢?

儘管G7有著應對全球迫切危機的雄心,但並無權力制定強制性法律。

不過,每年峰會的決議常常具有全球效應。例如G7在應對全球衛生危機和氣候危機上,就扮演重要角色,像是在2002年設立「全球基金」(Global Fund),對抗愛滋病、肺結核和瘧疾。同時,該集團也積極推動「巴黎氣候協定」(Paris Accord),致力於全球溫室氣體減排。

事實上,每年G7峰會閉幕時,都會簽署詳列共同承諾的「聯合公報」。不過,批評者認為,公報的內容常常太過廣泛,難有實際作用。在2018年的加拿大魁北克G7峰會上,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就認為公報內容不符美國利益,而變臉不簽署,最後峰會以不歡而散收場,堪稱史上最烏煙瘴氣的G7峰會。

全球正面臨疫情、氣候危機、地緣政治緊張等燙手山芋,考驗著今年的G7和G20峰會,將如何共同協調應對方案,展現團結。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強生與菅義偉G7場邊會面 力挺東京奧運舉行
歐盟各國同意放寬夏季跨境旅遊計畫
高齡者施打疫苗 鄭文燦:會貼心安排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