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被徵地農婦案再審:6萬元性質和立案程序是控辯焦點

原標題:河南被徵地農婦案再審:6萬元性質和立案程序是控辯焦點

作者:田國寶

導讀

壹 || 對於參加旁聽的人數,法庭意見是家屬可以參加旁聽,非家屬選擇一人代表旁聽,其他人在庭外等候。但馬雷勇沒有同意,要求所有人都參與旁聽。雖然是刑事案件,但由於沒有在押人員,最後法庭也同意了。

貳 || 這6萬元到底是佔地補償款還是通過阻擾施工強行索要款項,成為趙劉枝案件三次判決、三次被發回重審和再審的爭議焦點。

叄 || 辯護律師認為,支付6萬元的是河南送變電工程公司,報案人要麼是河南送變電工程公司,要麼是經過法人授權後的員工,「但現在只有劉小偉的報案材料,但劉小偉並不具備報案資格」。

肆 || 此前,與趙劉枝同案的程相奎已經撤銷申訴,所以再審案件僅針對趙劉枝一人。庭審接近尾聲時,審判長問趙劉枝還有什麼要說的話,趙劉枝說:「我沒罪,希望法院能判我無罪。」

從河南中牟縣瓦坡村到鄭州中院有40公里的路程,6月8日早晨不到6點,趙劉枝一家七八口人分乘兩輛車從村裡出發,7點左右到達了鄭州中院東門。

距離9點開庭還有兩個小時,鄭州中院東門緊閉。在女兒和兒媳的攙扶下,趙劉枝從車上下來,坐在人行道邊的馬路牙子上,她的兩個兒子及兒媳、女兒等家人、親屬陪在身邊。

因耕地被徵用修建高壓線塔基獲得6萬元補償款一事,2015年以來,趙劉枝案件先後兩次一審判決被鄭州中院發回重審;第三次二審判決後,趙劉枝提出申訴,2021年3月31日,河南省高院又指令鄭州中院對案件進行再審。

6月1日晚,趙劉枝的兒子馬雷勇接到鄭州中院電話通知,趙劉枝再審案件於6月8日上午9點公開審理。

與趙劉枝一同被判刑的瓦坡村村民程相奎這一次沒有露面。馬雷勇告訴經濟觀察報,程相奎已經撤訴。為了他母親的案件,這幾年馬家投入了較大的人力、物力、財力。如果再審案件敗訴,他還會繼續申訴。

庭審前

6月8日上午八點左右,鄭州中院東門聚集的人開始多了起來,既有參加庭審的當事人和律師,也有訪民,道路兩邊停滿了機動車,有的車輛停在馬路的中央,「每次來晚了,都找不到車位。」馬雷勇說。

8點40分左右,鄭州中院的東門打開,等候在門前的人們魚貫而入。在法庭樓的正門前,馬雷勇把打火機放在了樹叢中,他說他抽煙比較凶,但法庭內不讓帶入打火機。

馬雷勇走在前面,趙劉枝和兒媳、女兒們走在後面,進入審判庭的大廳後,女兒和兒媳向法院借了一張輪椅。由於身體不好、腿腳有問題,趙劉枝需要人攙扶著才能走路,庭審全程需要坐在輪椅上。

趙劉枝案件在三樓第18法庭審理,正式開庭前,法警、書記員和馬雷勇等家屬溝通法庭紀律、旁聽人數、旁聽人身份,並要求開庭前,所有當事人及旁聽人的手機統一收繳存放,法警強調,主要為了維持法庭秩序。

對於參加旁聽的人數,法庭意見是家屬可以參加旁聽,非家屬選擇一人代表旁聽,其他人在庭外等候。但馬雷勇沒有同意,要求所有人都參與旁聽。雖然是刑事案件,但由於沒有在押人員,最後法庭也同意了。

旁聽的事宜確定後,法警要求旁聽人員有序進入法庭,從第三排起落座,並強調旁聽人員之間必須隔兩個座位。旁聽人落座後,法警分坐在旁聽席的角落,以便隨時維護秩序。

法庭的面積不算大,審判席位於旁聽席正對面,前面是書記員席位,左側是辯護席位,右側是檢察員席位。家屬推著趙劉枝的輪椅進入法庭,坐在辯護席一側。辯護人律師將材料從包中取出,一一分類,以便在需要的時候,可以隨時找到相關材料。

9點開庭時間到了,審判長、審判員、書記員就位,但檢察員的席位一直空著,期間審判長還讓書記員打電話催促,大約10-15分鐘,兩名檢察員才帶著包和水杯匆匆進入法庭。

在庭審過程中,審判長曾提醒參加庭審的人員注意法庭紀律和庭審的嚴肅性,並批評了檢察員遲到行為。一切就緒後,趙劉枝再審案件正式開始審理。

庭審現場

趙劉枝案件緣起河南省500千伏開封西變220千伏送出工程,2013年,河南送變電工程有限公司在修建38號塔基時佔用趙劉枝和程相奎兩家基本農田,趙劉枝先後獲得補償款5000元和6萬元。

這6萬元到底是佔地補償款還是通過阻擾施工強行索要款項,成為趙劉枝案件三次判決、三次被發回重審和再審的爭議焦點。

由於該案二審法院為鄭州中院,二審判決下發後,河南省高院指定鄭州高院進行再審。所以,庭審開始後,審判長詢問趙劉枝和辯護律師,是否申請鄭州中院迴避,辯護律師和趙劉枝都表示不需要迴避。

庭審開始不久,法官詢問了趙劉枝幾個問題。一個是送變電工程佔用了她和程相奎家多少地,趙劉枝說是0.27畝;又問給的補償款是多少錢,趙劉枝回答說是5100元青苗補償費再加上6萬元補償款。

法官又問,送變電工程修建塔基佔用其他村民土地的補償款是多少錢。趙劉枝說只知道自己拿到的補償款數額,並不清楚別人拿到多少。

法官又問她是否去工地阻擾施工,和誰一起去的,一共去了幾次,趙劉枝說,時間長了她記不清了,只和程相奎去過一次,並不是阻擾施工,而是溝通補償款。

庭審中,控辯雙方均提交了新證據,檢察員提交了一份鄭州市政府2011年下發的文件,以此證明高壓線輸送工程施工不需要辦理相關徵地手續;針對檢察員提供的新證據,辯護律師認為,案件涉及的工程是河南省發改委批複的工程,屬於河南省級工程,鄭州市政府下發的文件不適用。

但檢察員認為,雖然送變電工程是省級工程,但被占土地的中牟縣瓦坡村在鄭州市轄區內,而且土地徵收和工程本身批複單位並不互斥。

辯護律師提交了三張光碟作為新證據,內容涉及河南送變電工程公司、鄉鎮政府等相關人員的錄音及影片文件,用來證明河南送變電公司並沒有報案,鄉鎮政府工作人員曾做家屬工作,讓家屬勸說趙劉枝認罪。

針對辯護律師提交的證據,檢察員認為,相關錄音和影片資料是在沒有經過對方允許情況下進行,並不具備法律效力。但辯護律師認為,雖然是偷錄,但關係到本案的性質和相關立案程序是否恰當。

在辯護過程中,辯護律師一度情緒較為激動,審判長提示律師要注意規範法律用詞,要用「一審法院」「二審法院」「再審法院」等,而不要直呼其名。

兩個焦點

趙劉枝案件再審過程中,控辯雙方主要圍繞兩個方面進行:第一,趙劉枝獲得的6萬元是理應獲得的佔地補償款,還是通過多次阻擾施工強行索要的非法所得;第二,公安機構的立案程序和法院審理過程是否存在瑕疵。

針對趙劉枝所得6萬元的性質,檢方認為,趙劉枝和程相奎多次阻擾工程施工,施工方迫於無奈,最後被迫給了趙劉枝6萬元、程相奎5萬元,兩人的行為已經構成尋釁滋事罪。

此前,檢方已經向法院提交了河南送變電公司員工劉小偉、狼城崗鎮相關部門工作人員、瓦坡村支書等人的證言,用來證明趙劉枝和程相奎的行為構成犯罪。

辯護律師認為,施工過程中,趙劉枝和程相奎到工程施工地商談補償款事宜,河南送變電公司答應給趙劉枝6萬元。但一直到施工完成後,才將6萬元通過轉賬支付給趙劉枝,因此不存在強迫索要行為。

「如果說是強迫行為,當時應該拿到6萬元才同意你繼續施工。」馬雷勇說,「但我們是施工完成後才收到6萬元,怎麼就變成了強迫了。」

控辯雙方爭議的另一個焦點是立案程序是否合法。辯護律師認為,支付6萬元的是河南送變電工程公司,報案人要麼是河南送變電工程公司,要麼是經過法人授權後的員工,「但現在只有劉小偉的報案材料,但劉小偉並不具備報案資格」。

辯護律師提供的三張光碟的錄音和影片也顯示,馬雷勇向河南送變電公司諮詢時,對方也明確表示施工過程中,經常遇到類似的情況,承認趙劉枝拿到的6萬元是額外補償款,並沒有報過案。

辯護律師還認為,趙劉枝案件經歷中牟縣法院2次和新鄭市法院1次共計3次一審,檢方起訴理由和提交的證據基本相同,但三次判決的結果均不相同,在法律程序上存在適用不當等問題。

趙劉枝案件第一次判決罪名是敲詐勒索罪,判決三年零一個月;第二次是敲詐勒索罪,免於刑事處罰;第三次是尋釁滋事罪,免於刑事處罰。

但檢方認為,趙劉枝採用多次阻擾施工的方式,強行索要施工單位財物,情節嚴重,該事實有趙劉枝和同案人供述、證人證言等佐證,行為已經構成尋釁滋事罪,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證據。

未當庭宣判

此前,與趙劉枝同案的程相奎已經撤銷申訴,所以再審案件僅針對趙劉枝一人。庭審接近尾聲時,審判長問趙劉枝還有什麼要說的話,趙劉枝說:「我沒罪,希望法院能判我無罪。」

趙劉枝案件再審持續了一半個小時左右,法官沒有當庭宣判。

庭審結束後,旁聽人員先離席,隨後檢方和法官先後離開,辯護律師、當事人和書記員大約用了半個小時來核對辯護詞。

記者看到趙劉枝話不多,無論庭內還是庭外,更多的時候一個人沉默著,但關鍵時刻,會主動舉手向法官申請發表意見。庭審過程中,檢方曾多次詢問有關佔地、補償、是否阻止施工等關鍵問題,趙劉枝的回答都從容不迫。

庭審結束後,馬雷勇說,這一次檢方沿用的還是原有的控詞和證據,並沒有新的證據出現。這也意味著他母親案件勝訴的希望較大。

趙劉枝案件兩次一審判決被駁回重審、一次二審被發回再審,一個關鍵原因就是「案件部分事實不清,定罪量刑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

辯護律師對再審的信心也較大,他表示,這一次檢方並沒有給出更加確實和充分的證據,也就是說,想要認定趙劉枝存在尋釁滋事罪依舊存在較大困難。

原標題:《河南被徵地農婦案再審:6萬元性質和立案程序是控辯焦點》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