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郵路守望者:只要有人在,郵件就得送達

原標題:中國郵路守望者:只要有人在,郵件就得送達

中新網北京6月11日電 (記者 劉育英)中國郵路有多長?1187.4萬公里郵路,4091.4萬公里快遞服務網路長度。有雪山郵路、水上郵路、馬班郵路、步班郵路等。

  「只要有郵件,郵車就得上路,只要有人在,郵件就要送達」。10日,中共中央宣傳部舉行中外記者見面會,5位郵政快遞業代表講述郵路故事。

穿行川藏第一險的雪線郵路

  其美多吉,中國郵政集團有限公司四川省甘孜縣分公司的一名長途郵運駕駛員,主要承擔川藏線甘孜到德格的郵運業務。

  在雀兒山隧道開通之前,這條郵路是全國最危險的郵路之一,全程往返1208公里,平均海拔在3500米以上,中間還要翻越有「川藏第一險」之稱的雀兒山。

  30多年來其美多吉累計行駛了140多萬公里。2008年,其美多吉在雀兒山遇到雪崩,他和同事用水桶和鐵鍬一點一點鏟雪,不到一公里的路,走了兩天兩夜。「那時候心裏就想著怎樣保護好郵車、保護好郵件,把郵件安全送到目的地」,其美多吉說。

  現在甘孜州通了第一條高速公路——雅康高速;有了世界海拔最高的公路特長隧道——雀兒山隧道。「原來翻越雀兒山需要兩個多小時,現在只要10分鐘就過去了」,其美多吉說,現在雪線郵路更安全了,郵件更快了,沿途的風景也更美了。

泛舟洪澤湖的水上郵路

  漁民以船為家,船到哪兒人就到哪兒。在水上投遞,所花費的時間和精力往往是陸上的幾倍甚至十幾倍。雖然辛苦、危險,但唐真亞堅持了下來。

  中國郵政集團有限公司江蘇省淮安市洪澤區分公司老子山支局支局長兼郵遞員唐真亞投遞的洪澤湖水上郵路大約有300平方公里,其中有1萬多人散居在灘頭和湖面上,主要以養殖和捕撈為主,最遠的點離郵局有20多公里。

  唐真亞時常給漁民朋友代購生活用品、生產工具,代他們繳電費、水費,後來又幫助郵路上的孤寡老人和困難戶。

  22年來,唐真亞劃出的水路超過30萬公里。在投遞途中時常遇到風雨,唐真亞就掏出一個工具從船艙向外舀水。

  唐真亞說,水上郵路沒有固定線路,洪澤湖的水位也時漲時降,水位上升時,可以在近處穿越,在蘆葦盪穿越,水小的時候只能在河道里走,更淺的時候就得穿著膠鞋推著船前行。

  唐真亞剛開始做郵遞員時,湖區的孩子很少有考上大學的。2020年唐真亞做了一個統計,從他手裡送出22件高考錄取通知書,這讓唐真亞感到開心、幸福。

武漢疫情時的「生命擺渡人」

  2020年大年三十,武漢快遞小哥汪勇得知金銀潭醫院的醫護人員因為交通停運,步行回家需要整整四個小時,希望有車接送。

  之後汪勇就開始一個人一台車去護送金銀潭的醫護人員。隨著用車需求的增加,汪勇和夥伴們組建了一個志願服務車隊,七個人每天可以滿足金銀潭醫院500人次的用車需求。4.2萬名援鄂醫護人員陸續到達之後,汪勇和夥伴們一共對接了10家酒店的4000多名醫護人員,為他們提供力所能及的出行、餐食、生活物資以及醫療物資。

  「我也想到萬一出現問題老人怎麼辦,小孩怎麼辦」,已成為湖北順豐速運有限公司硚口分公司經理汪勇說,「出去為醫護人員提供便利,意義遠大於我當時可能面臨的風險」。

  汪勇看到,疫情爆發后,在很短的時間內,很多快遞小哥都返回到工作崗位,有的甚至徒步走幾十公里再乘中轉車輛,回到工作崗位上,「這就是快遞行業的使命和擔當」。

不僅是包裹,還有溫暖

  郵政快遞員在郵路上一路艱辛,送去的不僅是包裹,還有愛心和便利。

  中通快遞貴州省畢節市七星關區網點負責人張連波2012年成立了一個公益團隊,每年用兩個月時間到山區看望留守兒童、留守老人,到今年總共捐贈現金100多萬元(人民幣,下同),看望500多人次。

  「最感動我的是,去年看望一位75歲的老人,老人家把家裡的土豆、核桃、豆子全部裝在一個袋子,非要我們帶走,不帶走就哭得很傷心」,張連波說,感恩之情是相互的,公益會繼續做下去。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阿克蘇地區郵政管理局黨組成員、市場監管科科長杜俊霞,在阿克蘇市托普魯克鄉色日克蘇村參与扶貧工作,連續駐村三年。見面會上她佩戴的絲巾,是和她一起學習維吾爾語的小姑娘熱娜古麗送的。

  中國正在實施快遞進村工程。過去色日克蘇村的姑娘布左熱木·吐爾孫取快遞只能到離家7公里之外的托普魯克鄉,要花40分鐘到1小時時間。杜俊霞駐村后,引導鄉上的快遞公司利用村裡的電商站點進行合作,將快遞送到村裡。「現在,村民紛紛加入了網購大軍!」杜俊霞說。(完)

【編輯:房家梁】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