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嘀嗒、哈啰三雄競爭,「共享出行第一股」花落誰家

原標題:滴滴、嘀嗒、哈啰三雄競爭,「共享出行第一股」花落誰家

中國商報(記者 祖爽)滴滴出行(以下簡稱滴滴)的上市傳聞終於被證實。6月11日,滴滴正式向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了IPO招股書,股票代碼為「DIDI」。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滴滴、嘀嗒出行、哈啰出行皆已遞交招股書,誰將成為「共享出行第一股」?

滴滴中國出行業務日均訂單量達2500萬次

滴滴的股權分配情況一直備受關注,招股書顯示,IPO之前,滴滴創始人、CEO程維持股7%,聯合創始人、總裁柳青持股1.7%。根據中概股常規的同股不同權的安排,程維、柳青合計擁有超過48%的投票權,包括程維、柳青在內的滴滴管理層擁有超過50%的投票權。另據招股書,最大股東軟銀委派的董事會成員Kentaro Matsui將在滴滴上市時辭任董事,這意味著軟銀將退出滴滴董事會。

招股書顯示,截至今年3月,滴滴已在包括中國在內的15個國家約4000多個城鎮開展業務,提供網約車、計程車、順風車、共享單車、共享電單車、代駕、車服、貨運、金融和自動駕駛等服務。對於上述眾多業務背後的商業生態,滴滴在招股書中歸納為「四個核心戰略版塊」「三大業務」以及「雙飛輪」。

其中,被滴滴定義為構建出行未來的「四個核心戰略版塊」,分別是共享出行平台、車服網路、電動車以及自動駕駛。而「三大業務」則代表了滴滴的收入構成,分別是中國出行業務(中國網約車、計程車、代駕和順風車等業務)、國際業務(國際出行和外賣等業務)和其他業務(共享單車和電單車、車服、貨運、自動駕駛和金融服務等業務)。

根據招股書,2020年3月31日至2021年3月31日的12個月里,滴滴全球年活躍用戶數為4.93億人,全球年活躍司機數為1500萬人。其中,滴滴在中國擁有3.77億年活躍用戶和1300萬年活躍司機。今年第一季度,滴滴中國出行擁有1.56億月活用戶,中國出行業務日均交易量為2500萬次。

從單量和交易額來看,在上述12個月時間里,滴滴全球平均日交易量為4100萬單,全平台總交易額為3410億元(人民幣,下同)。2018年1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的三年時間內,平台司機總收入約6000億元。

三年巨虧後 滴滴今年一季度首現盈利

招股書還公佈了滴滴具體業務的收入情況。2018年、2019年及2020年,滴滴收入分別為1353億元、1548億元和1417億元,2021年一季度收入為422億元。引人關注的是,2018年、2019年及2020年,滴滴凈虧損分別為150億元、97億元及106億元,2021年一季度凈收入55億元。

去年,滴滴三大業務——中國出行業務、國際業務和其他業務收入分別是1336億元、23億元和58億元。其中,中國出行業務和國際化業務的平台收入從2018年的187億元,增長到2019年的242億元,並進一步增長到2020年的347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為36%。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的平台收入中,93.4%來自於中國,6.6%來自於國際。

在2020年下半年,該公司中國出行業務的交易總額為1216億元,環比上半年增長80.3%,比上年同期增長12.2%。

截至2020年12月31日,滴滴在全球擁有15914名全職員工,其中研發員工7110名,佔比達44.7%。

對於此次募資的用途,滴滴在招股書中披露,計劃將約30%的募資金額用於擴大中國以外國際市場的業務;約30%用於提升包括共享出行、電動汽車和自動駕駛在內的技術能力;約20%用於推出新產品和拓展現有產品品類以持續提升用戶體驗;剩餘部分可能用於營運資金需求和潛在的戰略投資等。

「共享出行第一股」花落誰家

在經過多年市場發展後,共享經濟企業開始衝擊資本市場。今年以來,共享充電寶企業接連上市,共享出行企業也紛紛遞交上市招股書。

4月24日,哈啰出行提交了招股書,計劃於納斯達克上市。招股書顯示,去年哈啰出行的交易總額中,共享兩輪和順風車兩大塊主營業務分別貢獻約58億元和約70億元,兩輪業務則包括共享單車及共享電單車兩部分。除此之外,哈啰出行的業務範圍逐漸延伸至換電、酒旅預定等本地生活。

更早些時候,嘀嗒出行也重新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請。嘀嗒出行的主營業務為順風車和計程車,而順風車業務是嘀嗒出行的「支柱」。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顯示,按照2019年順風車搭乘次數計算,嘀嗒出行是中國最大的順風車平台,佔據66.5%的市場份額。

對比三家共享出行企業的招股書可以發現,哈啰出行和滴滴的業務版圖更大,嘀嗒出行則選擇在順風車領域紮根深耕。從盈利方面來看,主攻順風車的嘀嗒出行已經實現盈利。招股書顯示,去年其交易總額達到90億元,其中營收同比增長36.3%,達到7.91億元,經調整凈利潤達到3.43億元。而哈啰出行和滴滴仍處於虧損中,哈啰出行2018年至2020年分別虧損22.08億元、15.05億元、11.34億元,調整後虧損為15.91億元、7.76億元和9.47億元。

為何共享出行企業扎堆在今年上市?獨立經濟學家王赤坤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共享出行行業已經過了高速發展階段,增量非常有限,逐步變為存量市場,通過上市建立戰略防線,同時還可以通過資本市場解決經營戰略升級的問題。

互聯網產業觀察者張書樂也表示,隨著共享出行格局基本落定,共享出行開始往更多垂直領域如貨運、智能汽車製造業等產業鏈邊緣拓展,需要通過上市融資來達成資金擴張的目的。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