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巨額集資詐騙案被法院強制執行 郵政集團郵儲銀行被判承擔70%賠償責任

  原標題:因巨額集資詐騙案被法院強制執行,郵政集團郵儲銀行被判承擔70%賠償責任

  因郵政集團員工巨額集資詐騙案,郵政集團郵儲銀行近日雙雙成了被執行人,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中國郵政集團有限公司吉林市分公司、中國郵政儲蓄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市分行雙雙被吉林市昌邑區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執行標的31.25萬,立案時間均為2021年6月2日。

  郵政集團員工集資詐騙超過530萬

  據吉林省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范某濤集資詐騙罪二審刑事裁定書》,范某濤系中國郵政集團公司吉林市分公司工作人員,2015年至2016年間,范某濤在其所在銀行並無高息攬儲業務及其個人沒有還款能力的情況下,以辦理中國郵政儲蓄銀行高息存款業務為誘餌,以通過他人介紹並向被害人出具發票、帶有虛假數額的存摺、許諾還本付息等手段,吸收被害人向其付款共計人民幣531.5萬元。

  中國郵政集團公司吉林市分公司(以下簡稱「郵政公司」)、中國郵政儲蓄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市分行(以下簡稱「郵儲銀行」)也因此被眾多受害人告上法庭。

  據記者查詢中國裁判文書網多份范某濤案件相關文書,范某濤的詐騙手法為,謊稱可以辦理郵儲銀行高息存款業務,給被害人出具郵政公司發票以及帶有虛假數額的郵儲存摺並且承諾高額的利息,承諾利率大多為10%及以上,個別甚至高達20%。出具郵政公司的發票和郵儲銀行存摺再加上高額利息吸引了不少受害人通過范某濤「辦理存款業務」。

  以合計被騙43萬元的王某文為例,據裁判文書,王某文第一次轉賬15萬元時,范某濤給王某文出具機打發票發票聯,發票上手寫載明「收到王某文存款15萬元整」,以及存款期限1年和利率10%。王某文向范某濤提供身份證信息後,范某濤隨後在郵政公司設立的代理營業機構郵儲銀行長江街營業所為王某文辦理了存摺,現金開戶「0.00」。范某濤在該存摺上自行列印了「20151120現金開戶150000.0020112008747」。第二次王某文又給范某濤轉賬28萬元,辦理手續相同。

  拿到發票和存摺的王某文深信把錢存進了郵儲銀行,然而到期後,范某濤未還本付息。事實上存款進了范某濤賬戶,巨額集資款被范某濤揮霍,造成集資款不能返還,給受害人造成實際損失。

  范某濤之所以可以屢屢得逞,跟范某濤手握郵政公司的發票及發票專用章,向受害人出具郵政公司發票有關,同時范某濤還給每位受害人辦理了顯示對應金額的郵儲銀行存摺,使得受害人深信不疑。

  凸顯內控漏洞

  顯然范某濤利用了公司的發票及發票專用章管理漏洞,以及郵儲銀行開戶環節內控不嚴的漏洞,以高額攬儲為誘餌騙取多位受害人錢款。范某濤系郵政公司員工,工作職責包括管理郵政公司發票專用章(3)和發票等。

  案件發生後,郵政公司和郵儲銀行雙雙被眾多受害人告上法庭,郵政公司和郵儲銀行以受害人並未將存款存入代理營業機構,而是直接交給了范某濤個人,范某濤高息攬儲不是執行單位工作任務而且並未利用其執行工作的便利條件為理由拒絕承擔責任。 

  范某濤向受害人出具郵政公司發票時並非沒有破綻,范某濤出具的是機打發票卻手寫金額,發票右下角印有「手開無效」字樣,然而郵政公司發票專用章讓很多受害人並沒有太多懷疑。此外,范某濤還出具了郵儲銀行對應金額的存摺,受害人之一王某玲認為,存摺和郵儲銀行網點的印章不能偽造。

  郵政公司員工替郵儲銀行拉存款在當時也是郵政公司鼓勵的行為。據法院查明,郵政公司設立代理營業機構辦理郵儲銀行委託的吸收本外幣儲蓄存款等商業銀行有關業務。郵政公司對員工推薦客戶在上述代理營業機構存款實行積分獎勵政策。

  王某文案件一審時法院認為范某濤擅自使用單位公章,郵政公司對范某濤使用發票專用章和發票的行為具有監管責任,但范某濤擅自使用單位公章郵政公司並不知情,郵政公司不構成明顯過錯;郵儲銀行對范某濤在存摺上私自列印金額也並不知情,故未支持王某文要求郵政公司郵儲銀行承擔侵權責任的訴訟請求。

  二審時法院認為,范某濤使用發票和發票專用章的行為在長達數年的時間里並未進行妥善管理,導致范某濤得以利用郵政公司的發票及發票專用章進行違法犯罪活動,郵政公司對此存在重大過錯。同時郵儲銀行對王某文的損失亦存在過錯,根據《人民幣銀行結算賬戶管理辦法》的規定,存款人申請開立個人銀行結算賬戶,應向銀行出具身份證等相應的文件,銀行應對存款人的開戶申請書填寫的事項和證明文件的真實性、完整性、合規性進行認真審查。郵儲銀行並未提供確實、充分的證據證實系受害人本人到郵儲銀行的營業機構開戶並將開戶存摺交付受害人本人,故郵儲銀行在經營中存在違規行為且管理上存在重大過錯。因此二審最終判決郵政公司和郵儲銀行賠償王某文70%的本金及相應利息(按1年期存款利率計算)。眾多受害人告郵儲公司和郵儲銀行官司作出類似判決。

  范某濤則因犯集資詐騙罪,最終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同時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528萬元返還被害人。

  作者:唐曜華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