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個飯,隱私全沒了?

  餐飲行業常見的掃碼點餐,引發了顧客對自身信息和隱私安全的擔憂。一些掃碼點餐軟體或系統開發商,宣稱可根據店主所需設置「掃碼規則」,設備成本低至數百元。專家認為,強制要求用戶授權個人信息,是非法行為。智能手機時代,點餐應有多種方式。

  「沒有菜單,請直接掃碼點餐。」生活中的類似強制掃碼點餐行為,或正在迎來變化!深圳市日前推出《掃碼消費行業自律承諾》,倡議掃碼消費不用關注公號,不強制或變相強制消費者關注商家公眾號等。

  記者走訪發現,掃碼點餐在京城餐飲行業常見,且多數時候都需要顧客授權或關注。在一些軟體系統開發者口中,想要獲取顧客的哪類信息,可以自由設置。甚至只要花大價錢,就能建立起獨立的伺服器和資料庫,將顧客數據握在自己手中。

購買奶茶需要掃碼點單等候購買奶茶需要掃碼點單等候

   現狀:點餐要關注公號 人工點餐不「主動」

  「就是吃個飯而已,現在有的餐廳搞得太複雜了。」前幾天,在北 京東 直門一商場消費后的羅女士不由感嘆。當天,她進入一家門店吃飯,服務員表示需掃碼點餐。當她掃碼過後,才發現並不能直接點餐,而是只有點擊關注該店鋪公眾號后,頁面才會自動跳出桌號和點餐服務一欄。「吃完飯就直接取消關注了。之前有的店面點餐還需要註冊會員,查收手機驗證碼,真是麻煩。」

  羅女士的經歷,不是個例。「好像從去年開始,掃碼點餐一下子就流行起來了。這對於年輕人還好,老年人就十分不便。」市民郭平說,此前曾帶老人一起吃飯,由於老人視力不好,當時自己提出想看一看菜單,結果店員卻表示沒有,「看起來掃碼是方便,但其實也有不便。」

  記者走訪了多個商圈共計10家餐飲商家,實測發現,有8家餐飲商家都有掃碼點餐功能。當選擇掃碼點餐時,有的會要求顧客關注店鋪公眾號而後點餐,有的則需輸入手機號註冊會員。其中,某知名茶飲店的掃碼點餐,更是「一環套一環」。

現場掃碼購買奶茶,需要獲取位置信息現場掃碼購買奶茶,需要獲取位置信息

  掃描該茶飲二維碼點餐后,幾秒鐘便進入商品頁面,初看並無什麼異樣。而當選定商品加入購物車準備結賬時,才發現需要微信一鍵登錄,頁面下方也有一排小字提示「授權登錄即表示已閱讀並同意《會員須知》《隱私協議》」。緊接著,點擊一鍵登錄,可發現「XX點單」申請獲得昵稱、頭像、地區等信息。而如果在此時選擇拒絕,則最終無法完成結賬下單。

掃碼下單需要一鍵登錄,並同意《會員須知》、《隱私協議》內容掃碼下單需要一鍵登錄,並同意《會員須知》、《隱私協議》內容

  記者走訪還發現,多數餐廳即使有多個點餐方式,但往往也首先會推薦掃碼點餐,人工點餐顯得有些「懶惰」。只有在追問之下,店員才表示可以到櫃檯直接點餐。「如果是老年人,我們會拿菜單或者在前台幫著點餐,年輕人一般都喊他們直接掃碼了。」有店員說。

   市場:設備低至數百元 後台可自由設置

  顧客掃碼點餐的方便之外,是否有其他「門道」、消費者擔心的信息和隱私安全是否多餘?記者調查發現,除了購買技術成熟的點餐收銀一體機之外,一些商家為了吸引和穩固客流,還會設計小程序,或購買相關掃碼點餐軟體。需獲取的客戶信息也可以自由設置。「不懂的會拉你入群,把您教會。」某小程序開發者表示。

  「目標人群精準,可以抓取用戶信息,引導客戶分享裂變……」一家開發餐飲小程序的軟體商如此介紹。他向記者表示,設計出的小程序一般是直接掃碼點餐,不過店主也可以在後台自由設置,可讓顧客關注店面公眾號、填寫生日、身份證信息等。「小程序里包括掃碼點單、平板點單、促銷運營庫存管理、分店管理、優惠券內推、會員管理等,全功能的。」

  「不懂的會拉群教你。根據你的設置情況,在後台可以看到顧客的消費記錄、生日、頭像、昵稱、消費習慣等數據。」該軟體商表示,當提供給他營業執照、身份證號和銀行卡等資料后,掃碼點餐小程序可以在一周左右時間設計完成,價格為600元。

  而在另一家數碼專賣店,店主介紹帶掃碼點餐功能的一體機全套需要2300元。如果餐飲店鋪擁有的主機系統與該軟體兼容的話,則可以直接購買一個399元的掃碼點餐軟體。「你可以在主機頁面上設置掃碼點餐內容。設置后,客戶掃碼的時候就會彈出窗口、註冊會員,他要註冊就直接註冊,不願意就關掉窗口。」該店主表示,一旦註冊,客戶的電話號碼等信息就可以獲得。

某款掃碼點餐收銀一體機功能介紹某款掃碼點餐收銀一體機功能介紹

   定製:花費數萬元 所有權和數據「歸自己」

  除此之外,市面上也有走「高端定製」路線的軟體系統開發商。可以根據客戶需要開發出帶掃碼點餐功能的專門系統,並採用獨立的伺服器和資料庫,「所有權和數據歸你自己」。

某品牌一體機宣稱可「自動會員收集」某品牌一體機宣稱可「自動會員收集」

  「我們主打定製開發,根據你的具體需求來做定製軟體和系統。」記者聯繫上北京一家軟體公司。一名工作人員介紹說,一般大型連鎖餐飲機構會做屬於自己的一套系統。不過價格則要數萬元。「純開發,一個月左右時間就可以完成;加上設計等工作,最多一個半月搞定,包一年免費維護。」

  這種「定製開發」的軟體系統,與市面流行的餐飲掃碼點餐系統有何區別呢?該工作人員介紹說,最大的區別在於,軟體系統的所有權和數據所有權歸誰所有。「你購買其他軟體或系統,所有權不在你這兒,消費者數據也不是你的。說白了,只不過人家給你用這個軟體而已。」

  據其透露,目前市面餐飲企業多運用現成的saas系統,好處是可以直接購買使用,適合預算不高、不看重數據和所有權的個體商戶。「顧客的數據不在你手裡。而我們,會依託伺服器、資料庫的搭建,到時候所有顧客的相關數據歸您自己所有。」

  「每月、每天的銷售額和銷量,什麼菜品賣得好等等,經營狀況一目了然。還可以向顧客發廣告信息、推相關活動等。」該工作人員表示,一旦使用定製系統,每個用戶只要掃碼點餐,其手機號、頭像、昵稱,喜歡點什麼菜等等,都會存儲在資料庫伺服器里。商家只要在電腦網頁的後台,就可看到所有用戶的數據。「即使顧客換了頭像和昵稱,根據其手機號等信息,也能知道他/她最近的消費情況。既可以做『商業用途』,還可以進行其他數據挖掘和分析推廣。」

   聲音:杜絕過度索權 應有多種點餐渠道

  「不能因為點餐的緣故,就強制性要求用戶把個人信息授權給你,這本身就是非法行為。」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委員朱巍說。他表示,掃碼點餐,不能變成非法竊取用戶個人信息的一個工具。對此,國家多個法律均有規定。比如前不久開始公布實施的《網路交易監督管理辦法》(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令第37號)中就提出,諸如一些敏感的個人生物特徵信息、位置信息、個人行蹤等,必須要逐項授權,取得消費者同意。

  朱巍認為,個人信息的獲取和使用要有邊界,且必須遵循合法性、正當性和必要性。現實中,掃碼點餐存在的主要問題,就是過度索權。「為什麼大多採取掃碼點餐呢?你要給用戶選擇的權利。這是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所說的用戶選擇權。」他補充說,「37號令」也好、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二審稿也好,均表示如果用戶拒絕給予個人信息,商家拒絕提供相關服務,這是不行的。

  「智能手機時代,點餐應該是有多種渠道和方式的,而不能只留下掃碼點餐這一種形式。」朱巍說,如果全用手機掃碼點餐,對於老年人群體來說,也是一種不公平。現實中,一些商家就是把掃碼點餐作為幌子,實際上是拿掃碼,做個人信息的授權和採集。除此之外,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二審稿中也規定,點完餐消費結束之後,一旦消費者不在餐廳或者不再使用某個小程序了,相關方面也有後續責任把顧客點餐的信息刪掉。「現實中針對這塊兒的內容,也還要繼續嚴格落實。」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