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保羅熹:實體經濟越是分化 越是呼喚金融回歸服務實體經濟本源

  原標題:中國人Paul熹:實體經濟越是分化,越是呼喚金融回歸服務實體經濟本源

  6月11日,在「陸家嘴論壇全體大會五」上,中國人保董事長羅熹發表主題演講時,談及保險服務科技創新的探索。

  羅熹認為,全球大變局下,如果說科技創新是實體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那麼金融服務就是點燃科創企業發展的「助燃劑」。這其中,保險在激勵科創企業試錯、撬動科創信貸投放、拓寬科創多元融資渠道等方面,可以發揮獨特作用。

  金融服務是點燃科創企業發展的「助燃劑」

  具體而言,一是發揮科創信心「助推器」作用,讓企業「敢創新」。對失敗的容忍是激勵創新的必要條件。從宏觀視角看,讓真正的創新者在跌倒後能夠重新「站起來」,恐怕比融資支持更關鍵。保險天然就是「雪中送炭」行業,可通過市場化機制分散科創企業在創新全鏈條面臨的各類風險。

  比如,在研發環節,針對民營小微科創企業普遍擔心研發投入「打水漂」的痛點,推出「揭榜險」,保障企業在特定原因導致研發失敗後可獲得研發投入成本補償。其中,蘇州市政府採取統保的方式,為當地46家潛在獨角獸企業提供4600萬元的科技研發費用風險保障。

  比如,在商用環節,針對「用戶不敢用」的創新轉化痛點,在政府支持下創新推出「三首」(首台套重大技術裝備、首批次新材料和首版次軟體)保險,將因潛在質量缺陷導致的經濟賠償轉嫁給保險,化解生產方和使用方的經濟風險,用市場化方式加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能力。其中,中國人保2015-2020年承保國家級首台(套)項目1320個。

  二是發揮科創信貸「放大器」作用,讓銀行「敢放貸」。國家鼓勵發展知識產權質押融資,但銀行是風險厭惡型機構,基層經營單位往往要求擔保、反擔保,結果是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看得見難吃到」。保險在這其中可以做什麼?我們的探索是,通過保證保險及其風險控制,為缺乏合格抵押擔保物的創新企業,直接將知識產權等「技術流」轉化為「資金流」。比如,與政府合作在四川德陽探索創新「銀行貸款+保險保證+財政風險補償」的專利質押融資模式,被國務院列為第一批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可複製可推廣經驗成果。目前我們已將知識產權保險解決方案提升到戰略層面,擬通過戰略項目落地方式,加快知識產權保險發展,加大知識產權保險質押融資支持力度。

  三是發揮科創發展「造血器」作用,讓企業「多融資」。從全球看,風險基金和私募股權是科創企業最匹配的融資渠道。而保險資金具有規模大、期限長、資金來源穩定的特點,是重要出資方。這方面,我們也有探索。比如,在蘇州,發起設立「投融保」一體的人保蘇州科技保險投資基金,面向科技型中小微企業,提供包括股權、債權和科技保險等在內的綜合化金融服務。目前,已扶持企業109 家,其中「新三板」上市企業13 家,製造類高新技術企業70 家。再如,在上海,發起設立人保上海科創基金,重點投資生物技術、新一代信息技術、半導體、新能源等戰略新興產業,目前已認繳到位29億元。後續,我們還將在廣東、湖北武漢、浙江寧波等地進行複製推廣優化。

  促進增加市場信任度和交易機會

  在圓桌討論環節,進一步針對科創企業,特別是具有戰略發展前景的科創企業,比如,晶元、生物醫藥、綠色低碳產業等,金融創新的制約和機會,羅熹表示,實體經濟、產業和科創企業的痛點。晶元、生物醫藥、綠色低碳這幾個產業,我在華潤的時候,都直接參與推動過。結合此前做銀行、現在做保險的跨業經驗,我以為:

  晶元產業的最大特點是資產投入大、研發周期長,需要兼顧市場性和戰略性,也就是說投資者既要看到其潛在的投資回報,又要容忍其在相當長時間內是沒有回報的持續巨額投入。所以,金融服務晶元產業需要政府與市場結合,政府發揮引導作用,撬動放大金融資本投入。比如,財政部牽頭推動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簡稱大基金),兩期規模達到3200億元(一期1200億元,二期2000億元),就是有中國特色的金融創新。我們人保在這其中也是積极參與(一期41億元,佔比3.4%)。

  醫藥產業方面,有資金和人才缺點問題,但更關鍵的恐怕是構建讓創新藥能掙到錢的機制。做到這一點,資金和人才自然水到渠成。這也是美國的經驗。為什麼全球70%-80%的新藥來自美國?因為美國市場商業健康保險發達,對創新藥的支付意願和能力強,能夠支撐巨額的新藥研發開支和成本。所以,中國醫藥產業的自主創新,還有賴於支付體系的創新,要通過商業健康保險而非國家醫保,讓大家有意願有能力購買新藥。比如,我在太平的時候推動開發的全球特藥醫療險,研發初衷就是讓中國老百姓買得到、用得起全球特新藥。現在到人保後,我們提出的「六大戰略服務」有一條叫做「服務健康養老」,很重要的一塊內容,就是希望開發涵蓋創新藥、醫療器械應用、前沿醫療技術等醫保目錄外保障責任的商業醫療保險產品,連接保險保單與醫療賬單,提高群眾醫療健康支付能力。

  綠色低碳產業的痛點是「增綠」「減碳」的可信度。比如,光伏發電組件能否在運營期內確保質量和功率?比如,綠色建築能否實現「綠色」從紙面設計到實際運行?這些,是產業投資人的「盈利」痛點,是終端用戶能否實現「碳中和」目標的擔憂,也是保險創新的機會點。這方面,中國人保將加大風能、太陽能等領域質量保證險拓展力度,創新發展超低能耗建築性能保險和「減碳保」建築節能保險等,促進增加市場信任度和交易機會。

  中國經濟需要關注的現實問題是整體前進中的「分化」

  對於宏觀經濟,羅熹表示,如果說去年疫情「黑天鵝」衝擊下,中國實體經濟在全球經濟全面下行中展現出的是強大「韌性」。目前,踏入恢復軌道的中國經濟,需要關注的現實問題是整體前進中的「分化」,喜中有憂。

  一方面,是生產與消費分化。由於中國疫情控制較好,而其他國家受困於疫情,中國「世界工廠」作用比常態運行下發揮更充分,生產和出口恢復較快(4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速兩年平均6.8%,出口兩年平均同比增長14.7%)。但消費的恢復相對緩慢,從前4月數據看,消費的兩年平均增速(4.2%)要顯著低於2019年(8%)。我還注意到旅遊消費的一組數據,「五一」黃金周旅遊人次較2019年同期增長了18%,但旅遊消費收入較2019年同期還低了4%。這些宏觀、中觀的數據顯示,儘管疫情本身對消費影響已經不大了,但對居民資產負債表的「傷害」影響仍然持續至今,群眾的消費意願仍未恢復到疫情前。消費是國內大循環的基礎,隨著海外供應鏈的逐步恢復,中國產品出口替補效應的下降,要防範消費恢復乏力對國內經濟恢復韌性的制約。

  另一方面,是大小企業分化。如果大家持續跟蹤PMI指數(採購經理人指數)就可以發現,今年以來大企業的景氣程度要明顯好於中小企業,且小企業PMI一直在50左右的榮枯線附近徘徊。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的調查也顯示,一季度中國小微經營者的營收恢復比例只有2019年同期的44%。中小微企業是經濟中堅,特別是對就業有系統重要性影響,恢復慢的問題需要引起重視。

  實體經濟越是分化,越是呼喚金融回歸服務實體經濟本源。作為保險工作者,我們將致力於從供給側為群眾開發創新更多群眾買得起、買得到的普惠保險產品,比如惠民保、專屬商業養老保險等,努力解決群眾對「病有所醫」「老有所養」「災有所救」的擔憂,助力降低社會儲蓄傾向、增加消費意願;為小微企業量身定製保險金融產品,在提供傳統的承保、理賠服務的同時,加強減損、賦能,提高小微企業抵禦各類風險的能力,提供多渠道、多形式的資金支持,加快走出疫情陰霾影響。

  (作者:李致鴻 )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