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微信尚未脫險 中國企業出海數據審查成重點

  原標題:拜登撤銷禁令,TikTok、微信尚未脫險,中國企業出海數據審查成重點

  馮憶情

  來源: 時代財經 拜登此次撤銷禁令並非一時之舉。

  美國總統拜登在當地時間6月9日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撤銷了前總統川普試圖禁止美國企業與TikTok、微信和其他中國移動應用程序交易的三項行政命令,取而代之的是一項新的安全審查標準。該標準可能會促使拜登政府採取新的措施來限制這些應用程序。

  「拜登雖然宣布撤銷川普對TikTok和微信的禁令,但實際上,拜登政府同時又發佈行政命令要求對包括中國在內的,在經濟、政治領域的「外國對手」所控制的應用程序進行廣泛審查,以確定它們是否對美國構成安全威脅。從這個角度看,不能樂觀地認為TikTok和微信已經脫險了。」浙江墾丁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朱莎6月10日向時代財經表示。

  6月10日,針對美方撤銷對TikTok、微信等中國應用程序的有關行政令一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表示:這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積極一步。「但我們也注意到,美方同時要求對外國應用程序的安全風險進行審查,而且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仍在對TikTok進行審查。我們希望美方公平公正地對待中國企業,避免將經貿問題政治化。」

  6月10日,時代財經就相關問題聯繫位元組跳動,但並未得到回復。

  不會放棄對中國互聯網企業的監管

  「拜登出台新的行政命令旨在系統性地評估美國的相關政策,以便制定更有針對性的法規,同時也避開了川普頒布的行政命令所導致的美國政府被動應訴或無法落實的局面。」北京國楓(上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上海市律師協會金融工具業務研究委員會委員鄒林林6月10日向時代財經表示。

  在政府交替前夕,美國頻繁出台針對中國企業的制裁,川普任期的最後幾日,更是加緊對中國施加壓力。2020年12月18日,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BIS)將中芯國際(SMIC)列入實體名單,加入了華為、中興、大疆、海康威視等高科技中國企業的「陣營」。

  2021年1月5日,即使身陷敗選風波,川普也不忘簽署了一項總統行政命令,禁止與包括微信支付、螞蟻集團旗下的支付寶在內的8種中國應用進行交易。1月14日,美國政府又將包括手機製造商小米及飛機製造商中國商飛等9家中國企業列入「中共軍工企業清單」的名單中。

  「拜登此次撤銷禁令並非一時之舉。」朱莎向時代財經表示。

  去年,美國哥倫比亞特區巡迴上訴法院已經擱置了關於暫緩川普政府對TikTok和微信的禁令的上訴事項。而今年2月,拜登政府就已經表示正在制定保護數據安全的綜合方法,已經停止了川普政府強制出售TikTok的計劃,並正在審查川普政府的行動合法性。

  本次,拜登政府要求美國商務部審查由「包括中國在內的,受境外對手管轄」的個人或公司開發或擁有的應用程序,審查內容包括:可用於支持其他國家的軍事或情報活動,或可用於收集敏感個人數據的應用程序。

  新行政命令指出,當外國應用涉及由支持外國的軍事或情報機構擁有、控制或管理時,或者當外國應用收集敏感的個人數據時,該應用與美國企業和個人的交易將被視為涉及「高風險」。

  該行政令還指示美國商務部與其他機構合作,提出保護美國消費者數據免受外國攻擊的建議。它要求商務部採取進一步的行政行動和立法來應對風險。

  鄒林林認為,拜登此舉表明,美國不會放棄對抖音及微信以及其他中國互聯網企業的限制及監管,並將尋找出更加符合美國法律(特別是憲法)程序的更具針對性的對策。「當然,如果美國相關法律能夠找出相對平衡的監管措施,而不是一錐子打死,可能為中國互聯網企業出海美國帶來一種可以落地經營的確定性,未嘗不是好事。」

  「從法律角度考慮,之前的總統令的合法性存在重大實質問題,新的總統令合法地取而代之,可以避免這些問題。」美國成美律師事務所創始合伙人、紐約大學法律博士柳治平6月10日向時代財經表示。

  在柳治平看來,新總統令的安全審查標準沒有明顯的憲法或者法律上的瑕疵或者問題,同時適用於更多的應用程序。

  數據審查將成重點

  「這次是從過去以CIFIUS主導的外資並購交易審查,向數字應用、半導體、互聯網業務上的擴展。未來,美國在個人數據保護、關鍵基礎設施建設等定義上的封鎖會擴大化。」朱莎表示。

  事實上,早在2018年8月頒布的《外國投資風險評估現代化法案》(FIRRMA)中,數據保護就以涉及國家安全為由作為審查的範圍。2020年2月13日,財政部頒發《外國人在美投資的新規》,《新規》和FIRRMA都在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IFUS)原有的評估基礎上擴大了CFIUS的職權,特別是在網路安全和保護敏感個人信息領域,包括財務數據、消費數據、身體和心理健康相關數據、非公開的電子通訊信息、地理位置等。

  本次拜登命令中提到,美國情報和國土安全機構應在60天內向商務部提供由外國對手控制的美國數據的脆弱性和威脅評估。並要求商務部門持續監控TikTok等可能影響美國國家安全的軟體應用程序,在120天內提出建議以避免被外國對手控制的公司獲取或訪問的美國數據。

  「中國互聯網公司到美國,需要事先籌劃準備合規工作,同時更好了解同業競爭狀態,了解自己的競爭對手。中國互聯網公司既要爭取建立良好的市場與公共形象,也要避免介入國際政治的糾紛。」柳治平表示。

  朱莎建議,中國科技企業在出海之前,要對交易做全面的盡職調查,比如涉及在敏感區域的基礎設施、科學技術,或者在應用程序中涉及敏感數據的情況。

  「在目前雙邊政治環境下,美國政府依然可能對已經發生的交易進行重新評估和審查,因此不要存在僥倖心理,如果對是否需要主動申報或者按照商務部規定提交材料的,應當積極和法律團隊、當地政府機構展開溝通,尤其是在涉及進出口管制、關鍵技術和敏感信息領域,如果評估後認為,確實應當申報的,應當及時向當地監管機構申請遞交材料。」朱莎表示。

  鄒林林認為,中國互聯網企業出海運營,無論是美國還是歐洲,都將面臨幾個現實的問題:如何滿足當地政府的數據安全要求;如何滿足當地政府的個人隱私保護要求;如何應對當地法律制度帶來的法律訴訟風險及成本;如何引導當地民眾的認知及輿論;如何將中國互聯網企業的技術優勢與當地百姓的訴求相融合;如何應對當地不友好政治氛圍及不良政客的頻繁挑戰。

  「中國互聯網企業需要練就過硬的合規經營本領,通過本土化的運營,成為有活力的全球化公司。」鄒林林表示。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