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冠軍張寧曾被邊緣化9年 寄語陳雨菲何冰嬌

  29歲,首奪雅典奧運會冠軍;33歲,在北京奧運會成功衛冕。

  如此「高齡」取得這般耀眼成績,在二十一世紀到來以前,都很難與女子羽毛球運動員產生聯繫。

  但,張寧做到了。

  1991年入選中國羽毛球隊,2008年站上頂點退役,17載國手生涯,她將自己一生中最絢爛的時光與國羽的榮耀綁定。

  從世界第一、女單奧運衛冕第一人,到奧運冠軍教練,再到近日入選世界羽聯名人堂,邁入世界羽壇的至高殿堂……

  張寧一路突破自身桎梏、擊碎外界質疑、傳承國羽冠軍之志,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羽壇「寧時代」。

  回首36年與羽球風雨相伴的歲月,張寧為何會說自己是一個「幸運」的人?

   入選世界羽聯名人堂

   中新體育:首先恭喜您成功入選世界羽聯名人堂,從世界第一、奪得奧運冠軍、執教出奧運冠軍,到入選名人堂,一路走來您有什麼樣的感受?

   張寧:聽到這個消息,我非常高興,也非常自豪。首先感謝世界羽聯對我的肯定,同時我也覺得自己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當運動員拿了兩次奧運冠軍,還有好多次世界冠軍。

  擔任國家隊女單主教練期間又帶領隊員幾乎包攬了2009年到2012年間所有重要賽事的冠軍,包括世界錦標賽、尤伯杯以及蘇迪曼杯,還有在2012年的倫敦奧運會上包攬了女單冠亞軍。

  離開國家隊后,我開始從事青少年羽毛球運動的普及工作,同樣又得到了大家的認可、世界羽聯的肯定。我覺得我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再次感謝、感恩所有幫助過我和支持過我的人。

   中新體育:您在得知獲得這一榮譽后,第一時間做了什麼?

   張寧:因為之前我們都知道有名人堂評選,但幾次都沒有接到任何通知,所以當中國羽協通知我成功入選名人堂時,我覺得特別高興,第一時間和家人一起分享了這份榮耀。

  中國羽毛球隊原總教練李永波與新中國羽毛球事業的開拓者王文教(右)。中新社記者 韓海丹 攝

   中新體育:中國羽毛球隊發展至今,始終位於世界羽壇前列,包括您和您的師傅陳玉娘在內已有十幾名運動員入選名人堂,如何看待國羽的傳承?

   張寧:中國羽毛球運動的發展及水平提高,首先要感謝王文教、陳福壽、方凱祥、陳玉娘這些愛國華僑,是他們把先進的羽毛球技術、先進的訓練方法帶回中國來。

  我有幸受過他們的教誨,從他們那裡我不僅學習到了打球的真諦,而且學習到了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

  中國羽毛球隊所取得的成績是幾代人共同努力的結果。在過去這幾十年中,中國羽毛球總結出了很多在世界上處於領先地位的訓練方式、方法和戰術指導思想,也正因為如此,中國羽毛球才得以長時間在世界舞台上處於領先位置。

  我個人認為中國羽毛球發展至今,在各個方面都得到了很好的傳承。我們從基層體校到專業隊再到國家隊,都有非常敬業的教練,而且長期的積累使得他們掌握著豐富的育人育才方法。

  這是我們跟其它國家相比難以取代的優勢。所以,儘管前些時間我們遇到了一些困難,但這也是正常的運動周期,我堅信中國羽毛球依然可以在奧運賽場上、在世界舞台上繼續取得傲人的成績。

  2004年雅典奧運會,29歲的張寧首次奪得奧運女單冠軍。中新社記者 任晨鳴 攝

   女單第一人的煉成

   中新體育:很多人把你的職業生涯定義為「大器晚成」,其中必定有難以想象的堅持和艱辛,如今獲得世界羽壇的最高認可,如何評價自己的職業生涯?

   張寧:我1991年進入國家隊,到2003年才奪得自己的第一個世界冠軍,用時整整12年。坦率地說,一般人這種情況下在國家隊很難堅持這麼長時間。這12年間我飽嘗了做體育人幾乎所有能嘗到的艱辛、委屈和痛苦。

  2003年世錦賽時,我已經28歲。當時我的同齡人基本都陸續退役了。為什麼我能堅持這麼久的時間?就是因為我的心中始終有個夢想,那就是站到世界冠軍的領獎台上。

  在我的職業生涯中,幾乎可以說濃縮了很多體育人受的苦、受的委屈、受的傷病、受的打擊……我清楚地記得,1994年5月在印尼舉行的尤伯杯決賽,當我作為第三單打輸給東道主選手張海麗之後的那一幕幕。

  由於我的失利,使中國隊失去了尤伯杯六連冠的機會,首先我本人便充滿了自責,我也願意用更加努力與刻苦的訓練來彌補自己的不足。但是,不論我怎樣努力,還是在隊中失去了主力隊員的位置。

  2004年2月10日,中國羽毛球隊世界冠軍登榜儀式,張寧(右一)等九名世界冠軍上榜。

  在那之後長達9年的沉寂或者邊緣化的生活與訓練狀態之中,我受了太多的苦,承受了太多的委屈,那段時間對我來說簡直就是煎熬。同樣是在那9年期間,我陪伴幾代隊員成為了世界冠軍、奧運冠軍,但自己還是原地踏步,大部分時間只能作為陪練,那種委屈、傷心只有自己知道。

  好多時候只有夜裡自己躲在被窩裡流淚,不敢讓別人看到,我不知道自己哭過多少回,也不知道自己產生過多少次第二天告訴教練我不練了的念頭,甚至好多次已經寫好了退役報告準備交給領導。

  但是,就是因為不願意屈服,不願意放棄心中的夢想,所以第二天早操的鈴聲一響我又是第一個爬起來站到了訓練場上,儘管我只是一個邊緣隊員或者陪練。

  最終,我堅持了下來,幸運的是,我還取得了好多甚至連自己當初都不敢想象的成績。人生沒有白吃的苦,我想說的就是這個道理。現在,雖然曾經的痛苦依然歷歷在目,但我依然覺得自己是一個幸運的人。

  雅典奧運會,中國羽毛球運動員張寧力克荷蘭名將張海麗為中國羽毛球奪得第一金。

   中新體育:29歲,雅典奧運會首次奪冠;33歲,北京奧運會成功衛冕,任何一個數字和時刻,對於世界和中國羽壇都意義非凡,對您而言代表著什麼不同的意義?

   張寧:2004年8月19日,我在雅典奧運會上戰勝張海麗,第一次得到奧運冠軍時,那種開心與興奮簡直難以用語言來形容。我記得自己是跳起來跟教練擁抱的,那時的我甚至可以說是第一次信心滿滿:從此,我可以傲視世界羽壇了!

  2008年8月16日,當我再次奪得奧運會冠軍時,我跪在賽場上,眼淚瞬間便流了下來,因為那一刻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終於再次經受住了傷病的打擊,承受住了外界的質疑,頂住了比賽的壓力,終於可以給自己的羽毛球生涯畫上一個完美句號了。

  兩次奧運會奪冠對我來說是完全不同的體驗與感受,但是,回想起來卻無一不是對我頑強堅持的最好回報。所以,我必須再次說,我是一個幸運的人。

  張寧在雅典奧運會女單比賽頒獎后含淚親吻金牌。 中新社記者 任晨鳴 攝

   中新體育:我們常說,一名偉大的運動員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在您看來,想要成為一名這樣的運動員,要具備哪些特質?

   張寧:每一個堅持並努力的運動員都是值得尊敬的,甚至是偉大的。而要成為一名眾人心目之中的偉大運動員,我認為三個方面的特質缺一不可,那就是:堅持,堅強,堅韌!

   「嚴苛」教頭的背後

   中新體育:教練員時期,您的臨場執教相對嚴肅,私底下跟運動員如何相處?運動員時期自己吃了很多苦,對年輕運動員是否會像當初要求自己一樣嚴格?

   張寧:因為我覺得運動員還小,(很多困難)沒有經歷過,必須要把我的經驗告訴她們,讓她們少走彎路。我作為教練員,要對她們更加嚴格,因為我經歷過。她們有時可能不理解,但即便不理解我也會去堅持,只有嚴格去教導才會讓她們在比賽中少經歷(困難)。

  雖然我是她們的教練,但年齡不會差距太大,生活上她們比我要更先進,有些什麼不太懂的,我也要跟她們多學習多溝通,這樣會跟運動員相處得更融洽。

  在上海舉行的2008年中國羽毛球公開賽展開正賽首輪爭奪,中國羽壇老將、北京奧運會女單冠軍張寧(圖右),上任國家隊女單教練后首次亮相賽場督戰,格外引人關注。

   中新體育:現在國羽女單一姐陳雨菲曾表示:「在我的職業生涯中,張指導教會了我什麼是『堅韌』。只要你比別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普通人也可以站在上面。」這是您最想留給後輩的東西嗎?

   張寧:確實是這樣,因為我在訓練中要求她們就很嚴,平時多吃苦、多流汗、多付出,她們才能在比賽中少犯錯誤,少流淚、少遺憾。無論什麼時候都要把自己的目標放在一個最高的標準上,平時的訓練練到更高,更強,水平才會更好,只有這樣才能確保在比賽中發揮得更好,成績才會更好。

   中新體育:陳雨菲、何冰嬌都曾是您的弟子,如今她們有可能即將迎來自己的首次奧運之旅,您有什麼寄語?

   張寧:陳雨菲是一位非常有潛質的運動員,她進入國家隊時我是她的主管教練。我一直看好她,記得她剛剛進入一隊時,誰是重點培養對象,隊里有分歧,我便力挺陳雨菲。

  我的直覺以及經驗告訴我:陳雨菲是個好苗子。但是她也有一個不大不小的缺點,那就是性格比較溫和,所以我總是在場上提醒她要認真,要堅持,要堅韌,還要有霸氣。

  2019中國(福州)羽毛球公開賽,中國選手陳雨菲戰勝日本選手奧原希望,獲得女單冠軍。中新社記者 呂明 攝

  為這事我沒少說她、鼓勵她,她有時對隊內訓練比賽的輸贏表現出無所謂,我便批評她、提醒她。我就是想要改變她在場上「溫和」的氣質。

  但在平時訓練,大家一起競爭的過程中,她整體表現還是起到了領軍人物的作用,所以我認為陳雨菲這次東京奧運會最具冠軍相。隨著年齡的增長,比賽經驗的提高,她比以前成熟了很多,在場上也堅定了很多。

  我有好多時間沒有看到何冰嬌了,從電視上看她瘦了很多,這證明她在訓練中自我要求比以前提高了、認真了。

  藉此機會我祝願她們能夠守住中國女單的榮譽,把冠亞軍獎牌掛在自己的脖子上。

  倫敦奧運會羽毛球女單決賽,中國選手李雪芮擊敗隊友王儀涵奪得金牌。記者 盛佳鵬 攝

   中新體育:延期一年的東京奧運會即將舉辦,國羽也面臨不小的挑戰,您對於隊伍的備戰,尤其是女單項目有何建議?

   張寧:這一屆代表中國羽毛球隊參加奧運會的球員都非常年輕,所以對於這些運動員是一個很大的挑戰。首先是疫情,其次大家在這一年都沒有參加比賽。

  其實我希望這幫孩子們都不要怕,因為每個人都有經歷第一次的時候,所以在面對大型運動會時,更重要的是紮實的訓練。

  其次避免傷病,更重要的是以好的心態去面對奧運會。當進入到奧運會時,一定把自己的生活起居訓練安排好,在賽前對每個對手做好最充分的準備。

  對於陳雨菲、何冰嬌來說,她們的挑戰會比較大一點,最好以拼對手的心態去面對對手,不管遇到誰,更重要的是做好自己。

  2006年,國羽在尤伯杯決賽中戰勝荷蘭,連續五次捧得尤伯杯。圖為張寧親吻獎盃。

   離開賽場,紮根基層

   中新體育:運動員時期,羽毛球是您的事業,是奮鬥的目標,現在有孩子、家庭,再看待羽毛球運動,心境是否已有所不同?

   張寧:儘管我現在不在國家隊做教練了,但是我的心還是同羽毛球運動聯繫在一起的。我不僅關注所有羽毛球的比賽,尤其關注中國女單的成績。

  不在一線帶隊伍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讓我可以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女兒,管理她的學習。

  與此同時,我還一直在做羽毛球的青少年培訓工作,現在在全國已經有了很多個基地,我會經常去看孩子們的訓練與生活,同孩子們互動,繼續享受羽毛球帶給我的快樂。

  張寧與市民自拍互動。中新社發 陳驥旻 攝

   中新體育:很多運動員有了兒女之後,對後輩的期望會變,也有很多人支持孩子從事體育事業,您怎麼看?

   張寧:我們也是這樣,隨著孩子的興趣愛好發展,當然我們也讓她必須會打羽毛球,其他的興趣愛好我會尊重孩子,但孩子還是遺傳了我們夫婦倆的身體素質,身體素質特別好,所以我們希望尊重孩子自己的選擇。

   中新體育:有沒有思考過,如果沒有從事羽毛球,自己會是什麼樣的人?

   張寧:我覺得我還會是一個體育人,因為我從小骨子裡就很喜歡體育,所以慶幸體育老師引導我成為體育人,這麼一直堅持努力下去,我覺得做一名體育人特別好,可以為國家升國旗,這是我們對祖國回報的榮耀。

   中新體育:現在運動員時期的膝傷好轉了嗎?對生活是否還有影響?

   張寧:我的膝關節舊傷對我的日常生活依然有很大影響,現在也是膝關節時不時便會出現積水,做一些運動后便會疼痛不止。

  不過這也很正常,機器每天高速運轉也會磨損的,何況是人。我們在過去的訓練中追求更高、更快、更好、更強,難免會留下些運動創傷的。

  張寧、董炯與羽毛球愛好者互動

   中新體育:一名偉大的運動員總會向著最高點去努力,世界第一、奪得奧運冠軍、執教奧運冠軍、入選名人堂,現在的目標是什麼?

   張寧:入選世界羽聯名人堂,對我來說是榮譽,更是動力。我的目標既簡單又明確,那就是響應國家號召,全面推廣和普及羽毛球運動,幫助孩子們掌握一到兩門體育運動技能,強身健體,開心快樂,如果從中能夠發現可樹之材,培養為國爭光的新一代羽毛球運動員,則更是一件高興的事情。

   中新體育:您多年來投身於中國羽毛球運動的推廣,在您看來,目前中國羽毛球的基礎如何?未來又有哪些計劃?

   張寧:中國擁有很好的羽毛球運動基礎,也有非常優秀的教練員,再加上多年積累下來的先進經驗,中國羽毛球的現在與未來都同樣是值得憧憬的。

  關於未來,我不會想太遠,我願意更多地是從眼前入手,腳踏實地地干一些實事,比如參加奧運冠軍進校園的活動,給孩子們講體育精神、奧運經歷、勵志故事,從而幫助孩子們德智體美育全面發展,最終達到更好推廣普及羽毛球運動的目的。(記者 王禹 邢翀)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