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不合耍鋼鞭,鞭子真的是公園大爺重返青春的利器嗎?

原標題:一言不合耍鋼鞭,鞭子真的是公園大爺重返青春的利器嗎?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湃客

原創 上流工作室 網易上流

叫醒上流君起床的從來不是鬧鐘也不是夢想,而是樓下小公園每天準時傳來「啪…….啪……啪」聲,別想歪,我說的公園大爺甩鞭聲。

可能你對公園大爺的印象還停留在兩手掄圓比劃太極拳或是一言不合就撞樹上,但其實大爺們早都耍起了鋼鞭。

腰一彎,氣一頓,腕一抖,鞭一甩,啪一聲!

如果說AJ是酒吧潮男泡妞利器,那這一套甩鋼鞭的動作就是公園大爺們重返青春贏得大媽眼神的不二法門,疲軟的人生瞬間支棱了三秒鐘。

據說,男人沉迷軍事武器,是因為武器是男人JJ的延伸。

放摔炮的孩子,在炸裂四濺的紙屑藍煙和炮聲中證明自己的英雄氣,儘管他們手無縛雞之力。

這屢試不爽的方法,也被日漸蒼老的大爺們從記憶中喚醒,當然放鞭炮在一些地方不合法,但鞭子的聲音,堪比炮仗。

乍聽還以為是哪裡的驚雷,定睛一看,原來是一位大爺正身手矯捷當街甩鞭——昂首挺胸,手腕一抖,手裡的鞭子啪啪直響。

打不過打不過,撞到了只敢繞道走,還生怕幾米長的大鞭子抽到我身上。

為了證明這不是我的個人恐懼點,上流君實地採訪了一波群眾——

「上次在小區差點被大爺鞭子掃到,真的就差一點點,鞭梢帶來的風貼著臉過去,差點就尿了。」

「就這麼說吧,自從有了甩鞭大爺,小公園的草坪再也沒好好割過草,畢竟都給鞭子搞禿了。」

「我就想知道大爺的鞭子響聲能蓋過大媽的廣場舞喇叭不?」

△抽鞭子代替鞭炮,好是挺好,喜慶又環保,就是有點費大爺

其實人們對鞭響的發現,不是在現在的小區、公園,而早在清朝就洞察得一清二楚,運用到朝廷之上,這就是靜鞭。

《西遊記》第十回:「靜鞭三下響,衣冠拜冕旒。」上早朝時甩幾下鞭子,以示肅靜,紫袍華滾的諸公要整理衣冠,參拜皇帝。

電視劇《雍正王朝》中,有太監在乾清宮門前甩鞭子的鏡頭,穿透力的鞭聲在輝煌的宮殿上空迴繞。
不是哪種武器都可以發出鞭子的穿透力,這也就是甩鞭的誘人之處。

早在一百年前,有好奇的人尋找鞭子聲響原理:

當揮舞鞭子的手突然中止,根據高中課本上的能量守恆定律,鞭子的動能依然存在,會從手握的地方,順鞭子向鞭梢傳去,由於越往鞭梢質量越小,速度就從慢到極快。

鞭梢速度達到音速,壓縮空氣會產生,產生音爆。

大爺甩的是鞭子嗎?這是超音速飛機啊!

自然就可以理解,為什麼公園大爺們,會如此熱衷鋼鞭。

試想一下,啪的一聲巨響在公園中蕩漾開去,方圓五十米的人無不聞聲一驚,十米之內無人敢靠近,一幅橫掃千軍的既視感。此情此景,再疲軟的人也能短暫支棱三秒鐘。

但你不能說公園裡揮鞭的大爺也是無差別的瞎甩。

大爺肯定會罵你不講武德, 畢竟他們認為自己都是門派正統武術人士。

隨著短影片傳播,各大揮鞭門派在大地上燃起星星之火,遍地開花。

大連市楊德全老同志,在《通背鞭》、《羅漢鞭》、《四門八步鞭》、《競賽鞭》、《梅花鞭》等傳統鞭法的基礎上創造了隨心所欲、任我逍遙的「逍遙鞭」。

此外還有「奪命追魂無常鞭」。

上流君本以為是生拉硬扯攢出來的一個門派,後來才發現我錯了,大師寫了兩千字的小作文介紹:無常有雙重意思,一是速度快,變化急,出沒無常;二是此鞭出手狠辣,歹徒遇見就得見無常,所以叫奪命。

對,不僅奪命還追魂。

到了陝西,在陝西華陰非遺故事中,「華山鞭術」,2015年被評為華陰市第三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當甩鞭來到山西,自然要跟從山西走出的關公發生點關係,不管關公用啥武器,但此刻關公就要為山西甩鞭代言——「關公龍鳳鞭」。

而所有的鞭子中,也只有從東北走出來、由上世紀馬車隊常使的趕車大鞭進化來的「麒麟鞭」,暫時攻破地域公園的抱團,被其他地區的大爺們喜愛。

總之,一時間鞭子武學在中華大地上多點開花。

目前市場上流行的響鞭主要由「不鏽鋼鏈+呢絨麻鞭+呢絨條帶」三部分構成,據說市面上還有專門的培訓班教學技術性甩鞭,就為了讓大爺們能在公園裡「一甩稱王」。

當然遍地開花的繁榮景象一如後宮三千佳麗,對事不關己的局外人來說是滿園春色,而身為局內人的三千佳麗就避免不了走上了爭奇鬥豔的道路,內卷是必須要卷的。

好的是,公園是他們的習武房,互聯網是他們擴音喇叭,於是,鞭王們在鏡頭裡怒目圓瞪,永遠情緒亢奮嘿呼哈嘿,為門派壯大,尋找家人們。

「多謝家人們的點讚,感謝老鐵們的關注。」

但這也是最壞的時代。如果說,麒麟鞭類的花活沒有明確的高下標準,但是談到重鞭,標準清晰可見:鞭子的重量,斷定鞭王的水平。

2013年,奚成義揮動重五十斤的鋼鞭一鳴驚人,被封為「中國鞭王」。

而時至今日,短影片加速信息流動,凡自稱「中國鞭王」的,都要來一次徹底展示隔空對話,互相掰頭一番。

如今,甩響重達365斤、長36米的鐵鞭,也只敢稱自己「禹州鞭王」。沒人知道禹州多大,也就不再苛責。

河南一鋼鞭哥,揮動200斤的鋼鞭,也只能混跡河南村裡的廟會,戴著三個村裡獎牌。

成績不好拿,而且付出的成本也愈發驚人。

青島的郭哥,從幾斤的鐵鞭一直加重到現在的45斤,擁有九條鐵鞭的他,改裝定製已經花費數萬元了。

但老師傅沒想到的是,昔日武學的榮耀終要面對現實文明的又一困境:

行俠仗義,甩出一套鞭法是有噪音污染的。

甩鞭產生的音爆,超過噪音標準值兩倍,易引起聽力下降,能導致幼兒耳鳴。

雞賊地說,這可以作為鞭王的參考。沒被一百個居民上門投訴過的鐵鞭,好意思稱「鞭王」?

但小區居民苦甩鞭聲久矣。

或許當我們看到這篇推文,已經有居民按下12319噪音投訴電話投訴鞭王們了。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