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傳聞成真!滴滴出行遞交IPO招股書,活躍用戶4.93億,日均入賬3.9億!

  來源:北京商報

  記者丨魏蔚 編輯丨張蘭

  上市傳聞成真!滴滴在6月11日正式向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招股書。

  招股書顯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滴滴分別實現營收1353億元、1548億元和1417億元,2021年一季度營收422億元,核心支柱都是國內出行業務。

  儘管整體上滴滴調整后(非公認會計準則)仍然虧損,但國內出行業務在2019年實現調整的息稅前利潤38.4億元,2020年39.6億元,2021年一季度36.2億元。這是滴滴走向正循環的信號。

   三項業務支撐滴滴營收

  根據滴滴招股書,2018年至今,滴滴的營收均來自於三項業務,分別是中國出行業務(中國網約車、計程車、代駕和順風車等業務)、國際業務(國際出行和外賣等業務)和其他業務(共享單車和電單車、車服、貨運、自動駕駛和金融服務等業務)。截至2021年3月,滴滴在包括中國在內的15個國家約4000多個城鎮開展業務。

圖片來源:滴滴官網圖片來源:滴滴官網

  2020年,滴滴中國出行業務、國際業務和其他業務營收分別是1336億元、23億元和58億元。其中,中國出行業務和國際化業務的平台營收從2018年的187億元,增長到2019年的242億元,再增長到2020年的347億元,年均複合增長率為36%。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的平台收入中,93.4%來自於中國,6.6%來自於國際。

  2021年一季度,滴滴中國出行業務、國際業務和其他業務分別實現營收392億元、8億元、21億元。和2020年同期相比,滴滴其他業務的營收增長明顯。2021年一季度,滴滴其他營收同比增長179.5%;中國出行業務營收同比增長107.1%;國際業務營收增長4.8%。

  從營收結構看,中國出行業務一直是滴滴的營收主力,2018-2020年,這部分營收佔比分別是98%、96%、94%,2021年一季度,中國出行業務營收占滴滴總營收93%。

  其實,還可以通過交易總額來觀察這家出行企業。在2020年7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的六個月中,滴滴中國出行業務的交易總額為1216億元,比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的六個月增長了80.3%,比2019年7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的六個月增長12.2%。

   國內出行業務實現微利3%

  在盈利表現上,財報顯示,滴滴中國出行業務在2019年實現調整的息稅前利潤38.4億元,2020年39.6億元,2021年一季度36.2億元。此外,2020年中國網約車業務息稅攤銷前利潤率為3.1%。整理來看,2020年一季度滴滴凈利潤54.8億元。

  艾媒諮詢CEO張毅向北京商報記者直言,「滴滴盈利並不意外,畢竟滴滴的用戶體量擺在那裡,用戶對滴滴也很依賴,因此單季度實現盈利沒有問題」。

  提到用戶量,滴滴在財報中有詳細介紹: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個月里,滴滴全球年活躍用戶為4.93億,全球年活躍司機1500萬。其中,自2020年3月31日至2021年3月31日,滴滴在中國擁有3.77億年活躍用戶和1300萬年活躍司機。2021年第一季度,滴滴中國出行擁有1.56億月活用戶,中國出行業務日均交易量為2500萬次。

  從單量和交易額來看,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個月里,滴滴全球平均日交易量為4100萬單,全平台總交易額為3410億元。2018年1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的3年時間內,平台司機總收入約6000億元。

  對於這次募資的用途,滴滴在招股書中透露,計劃將約30%的募資金額用於擴大中國以外國際市場的業務;約30%的募資金額用於提升包括共享出行、電動汽車和自動駕駛在內的技術能力;約20%用於推出新產品和拓展現有產品品類以持續提升用戶體驗;剩餘部分可能用於營運資金需求和潛在的戰略投資等。

   管理層投票權超過50%

  眾所周知,滴滴在上市前就是資本市場的寵兒,融資額數次刷新紀錄,那麼管理層對公司的掌控力如何?

  滴滴在招股書中表示,IPO之前,滴滴創始人、CEO程維持股7%,聯合創始人、總裁柳青持股1.7%。根據中概股常規的同股不同權的安排,程維柳青合計擁有超過48%的投票權,包括程維柳青在內的滴滴管理層擁有超過50%的投票權。

  其實,互聯網公司採用同股不同權的模式,讓保證管理層對公司的掌控力是常見的操作,比如 京東 創始人劉強東、 小米 創始人雷軍、 拼多多 創始人黃錚等都是類似做法。

  此外,根據招股書,滴滴最大股東 軟銀 委派的董事會成員Kentaro Matsui,將在滴滴上市時辭任董事,這意味著軟銀將退出滴滴董事會。對此,張毅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軟銀是以風險投資商的身份投資滴滴的,一般這種投資方的退出路徑是上市,但是股東和董事會董事是不同的身份。軟銀退出董事會,我認為也是合理的,這樣管理層可以更好地把握公司的發展方向」。

  比達分析師李錦清也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軟銀退出滴滴董事會和滴滴管理層投票權過半,看起來是兩件事,但是都是為了滴滴能夠自主發展」。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