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 業內建言:探索居住領域共同富裕模式

原標題:浙江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 業內建言:探索居住領域共同富裕模式

6月10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關於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的意見》(簡稱《意見》)。《意見》圍繞構建有利於共同富裕的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提出6個方面、20條重大舉措。

在住房領域方面,《意見》提出,要持續改善城鄉居民居住條件。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完善住房市場體系和住房保障體系,確保實現人民群眾住有所居。

針對住房領域,業內人士建言,浙江省作為共同富裕示範區,可以探索居住領域共同富裕模式,包括擴大保障性住房的覆蓋比重、出台房產稅等措施。

探索居住領域共同富裕模式

《意見》指出,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人民群眾的共同期盼。改革開放以來,通過允許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先富帶後富,極大解放和發展了社會生產力,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

作為共同富裕的示範區,浙江省居民收入水平高,城鄉收入差距小,具備示範區的先行優勢。2020年,浙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首次踏上「5萬元」台階,其中城鎮居民收入和農村居民收入分別連續20年和36年居各省(區)之首,浙江城鄉居民收入比降至1.96∶1。

在住房領域方面,《意見》提到要持續改善城鄉居民居住條件。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完善住房市場體系和住房保障體系,確保實現人民群眾住有所居。

針對新市民、低收入困難群眾等重點群體,《意見》指出,有效增加保障性住房供給。對房價比較高、流動人口多的城市,土地供應向租賃住房建設傾斜,探索利用集體建設用地和企事業單位自有閑置土地建設租賃住房,擴大保障性租賃住房供給,加快完善長租房政策,使租購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務上具有同等權利。

同時,《意見》明確,全面推進城鎮老舊小區改造和社區建設,提升農房建設質量,加強農村危房改造,探索建立農村低收入人口基本住房安全保障機制,塑造江南韻、古鎮味、現代風的新江南水鄉風貌,提升城鄉宜居水平。

對此,貝殼研究院首席市場分析師許小樂表示:「在居住領域,新市民與舊市民、低收入群體與高收入群體、老舊小區與新小區、城市與農村等方面均存在貧富差距,這些問題不只在浙江省存在,更在全國範圍內存在。浙江省具備開展共同富裕示範區建設的基礎和優勢,因此將浙江省作為試點,探索通過市場體系和保障體系實現居住領域共同富裕的模式。」

業內:擴大保障性住房覆蓋比重,適時徵收房產稅

共同富裕的實現,要進一步縮小地區差距。上海交通大學中國城市治理研究院教授陳傑表示:「需要高度注意對地區經濟社會差距的縮小,特別防範先進地區對後進地區的虹吸效應,加快落實公共財力、公共資源和公共服務的均等化,以促進高質量的均衡增長、協調發展來實現共同富裕。」

在探索居住領域共同富裕的模式方面,多名業內人士建言,示範區應聚焦縮小居住層面的貧富差距,比如擴大保障房覆蓋比重,加快落實租購同權等。

在擴大住房保障方面,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鵬飛也建議稱:「一方面,要擴大城鄉居民保障性住房的覆蓋比重,根據收入等狀況分別給予完全保障、部分保障和政策支持。另一方面,要實施新市民安居工程,讓常住人口的新市民與戶籍人口居民一樣,享受保障性住房和政策支持。」

許小樂建議稱:「從具體的政策看,加大保障房供給、盤活存量用地、加大租賃住房建設、推動租購同權,以及加快老舊小區改造進而改善農村住房品質等基本覆蓋了以上提到的居住層面的貧富差距。」

在探索居住領域共同富裕的道路上,上海財經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研究院首席專家楊暢認為,稅收是政府彌補市場缺陷最為重要的工具之一,通過合理的稅收政策,在促進經濟發展的基礎上,調節居民收入分配問題,能夠使更多人享有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帶來的成果。

楊暢表示,「稅收是調節收入分配的重要工具。一般來講,收入分配最終將以財富保有的形式沉澱下來,而在中國財富又主要表現為房產價值。因此,對於擁有多套房產或高價值房產的群體,實質上佔有了大量有限資源,而房產價格上漲的同時,或會拉大財富的分化。」

對此,楊暢建議稱:「徵收房產稅針對『存量』財富進行調節,由於房產的不可轉移性,能夠避免稅基流動性問題,使得住房持有者難以規避徵稅;房產稅在直接調節收入分配的同時,還能支持保障性租賃住房和共有產權房建設,搭建完善住房保障體系,對優化收入分配發揮間接作用。」

新京報記者 徐倩 編輯 武新 校對 趙琳

封面圖來源 中國政府網截圖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