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銀旗下支付應用PayPay領跑日本數字支付競爭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6月11日午間消息,據報道,三河屋是位於東 京東 部的一家米商。六十年來,三河屋的顧客都使用現金支付的方式買米,直到支付應用PayPay的銷售人員湧入這片低洼地區,說服三河屋嘗試他們的產品。

  米店老闆說,顧客吵著要用這個服務,附近的商店也紛紛註冊了,這時候,PayPay給出的免費安裝與免手續費的優惠太誘人,令人難以拒絕。

  幫助父親經營米店的鈴木萌子(Moeko Suzuki)站在一袋袋大米中間,說:「我們想,試試總沒有什麼壞處。年輕人的數量確實增加了。」

  PayPay的所有者為財力雄厚的 軟銀 集團。PayPay已經部署了數千名銷售人員,瞄準餐廳、藥店和超市等,吸引了超過300萬的商戶。根據政府數據,日本共有約530萬家企業。PayPay的數據,在本國行業內,已遙遙領先。

  PayPay的首席運營官馬場肇(Hajime Baba)在一次採訪中說:「我們解決了各種阻礙PayPay推廣的因素,比如價格太貴或使用太麻煩等。」

  隨著日本面臨著日益嚴重的勞動力短缺難以,以及在疫情期間保持社交距離的需求,PayPay正逐漸成為政府支持下的消費者去現金化的主要推動力。

  軟銀還通過返現活動加速PayPay的普及。一個比較突出的例子是,軟銀在十天內給用戶回饋了100億日元(約9000萬美元)。

  如此力度的返現需要消耗大量資金,而且目前PayPay也不向小企業收入支付服務費用。毫無疑問,PayPay正在虧錢。但是,該公司也希望引導消費者在其應用上使用貸款、存儲和炒股等功能,從而增加對監管嚴格的金融行業的接觸。

  在推出后的兩年半時間里,PayPay已經吸引了超過3900萬的用戶。軟銀在3月份完成了互聯網業務與PayPay主要競爭對手——聊天應用Line——的合併。自此之後,PayPay又增加了數百萬用戶。

  小型企業的商戶手續費原本為零,但今年可能會上漲。馬場肇說,PayPay計劃在覆蓋成本的同時,儘可能保持較低的手續費。在那時,核心業務的表現對服務的生存至關重要。諸如米商三河屋等商戶表示,應用帶來的好處超過了成本。

  JapanConsuming分析師邁克爾·考斯頓(Michael Causton)說:「對零售商而言,手頭沒有太多現金或零件金是 理想 的情況。從減少管理層面來說,這大有裨益。」

  但是,PayPay一方面需要避免日本金融行業的監管阻力,另一方面還要克服日本人民對現金或使用信用卡交易的歷史偏好。

   日本製造

  藉助二維碼的使用,PayPay可以通過智能手機處理支付,無需昂貴的終端設備。這也是其他缺乏零售基礎設施的國家中,市場領先者採用的策略。

  PayPay的前產品負責人阿迪亞·馬特里(Aditya Mhatre)說:「他們過去常說,『二維碼啊,這是適用於欠發達國家或發展中國家的技術。』但如今這個荒誕說法已不存在。」

  日本很早就擁有了打造世界一流支付服務的基礎。二維碼,以及Felica(支持東日本旅客鐵道支付系統的非接觸式技術)都是日本本地公司發明的。

  PayPay的競爭對手之一樂天,一直對軟銀的移動用戶虎視眈眈。樂天通過簡化應用的方式,顛覆了日本的信用卡行業。東日本旅客鐵道的基於Felica的西瓜卡在移動端擁有900萬用戶,併發行了8000萬智能卡。雖然許多小企業沒有使用點擊支付系統,但討厭二維碼、抱怨PayPay這類應用太多繁瑣的人倒是十分青睞點擊支付系統。

  PayPay希望規模效應可以幫助其脫穎而出並生存下去。3月份,Line與軟銀旗下的Z Holdings合併后,直接讓PayPay有機會接觸Line的8800萬用戶,其中約有3900萬用戶在使用其支付功能。

  考斯頓說:「整合是解鎖PayPay收入潛力的關鍵。」

  馬場肇表示,軟銀國內部門的利潤讓PayPay得以燒錢不斷擴張。PayPay高管拒絕提供盈利時間表,但指出隨著集團合作夥伴和政府提供的資金增加,返現活動的成本會下降。

  在截至3月份的財政年度,PayPay的虧損為6.6億美元。即便如此,軟銀集團仍希望讓PayPay上市。軟銀還計劃將PayPay整合到其無線部門中。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