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銀行又一筆大額股權拍賣來了 備受冷遇的它這次能「翻盤」嗎

  來源:北京商報

  北京商報訊(記者 孟凡霞 宋亦桐)近年來,銀行股權被拍賣早已不算「新聞」,但從整體來看,大額銀行股權拍賣的案例依舊較為稀少,6月10日,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錦州銀行一筆2000萬股(內資股)股權將進行首次拍賣,這筆股權起拍價為1億元,歸屬權為北京銘澤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銘澤投資」)。事實上,今年以來,錦州銀行已有多筆大額股權拍賣交易,但均以流拍告終,對於即將開始的2000萬股拍賣事宜,分析人士認為,錦州銀行未來的發展方向還不是很明朗,估價及拍賣恐怕不會很順利。

  根據阿里司法拍賣平台發佈的信息顯示,7月11日10時至7月12日10時止,葫蘆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將公開拍賣北京銘澤投資持有的錦州銀行2000萬股(內資股),每股5.005元。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這筆股權為首次拍賣,起拍價和評估價一致,均為約1億元,保證金為2000萬元,加價幅度為50萬元。

  根據葫蘆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公佈的執行裁定書,錦州銀行這筆股權拍賣始於葫蘆島農商行沙河營支行與北京銘澤投資、吳迪、孫素娣金融借款合約糾紛一案。執行中,葫蘆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凍結被執行人北京銘澤投資持有的錦州銀行2000萬內資股。申請執行人葫蘆島農商行沙河營支行要求對已凍結的股權進行執行處置。截至發稿,這筆股權有131次圍觀,暫時無人報名。

  在資深銀行業分析人士王劍輝看來,銀行板塊目前整體上都承受著估值壓力,估值難以上升是整體銀行板塊的現實狀況。像錦州銀行此類曾出現問題的金融機構未來的發展方向還不是很明朗。監管對該行現有情況的處置、進一步整合都不是非常清晰,在這種情況下,錦州銀行的估價及拍賣都不會很順利。

  從潛在危機爆發至增資擴股完成,從深陷業績經營泥潭至重組結束,錦州銀行盈利情況已出現改善。根據錦州銀行2020年年報數據顯示,2020年該行實現經營收入93.09億元,同比下降59.8%;實現歸母凈利潤4.05億元,較2019年同期的虧損9.59億元,增長142.2%,實現扭虧為盈。

  然而,從股價表現來看,錦州銀行股價尚未逃離「跌跌不休」尷尬,根據數據顯示,開年至今,錦州銀行股價漲跌幅為-14.73%,近一個月漲跌幅為-6.83%,截至6月10日收盤,錦州銀行報1.91港元/股,最新總市值為267.05億港元。

  這並不是錦州銀行改革重組後的第一筆拍賣案例,今年2月初,錦州銀行兩筆合計9600萬股的股權就被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進行了拍賣。

  這兩筆股權分別為兩家公司持有,一筆為9000萬股股權,持股公司為錦程國際物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評估價約為4.95億元,起拍價約為3.47億元。另一筆為600萬股股權,持股公司為大連長興島綠城發展有限公司,評估價為0.3億元,起拍價約為0.23億元。但遺憾的是,這兩筆股權最終因無人報名而慘遭流拍。後在2月24日,上述股權再登拍賣台,進行二次拍賣,二次拍賣的起拍價分別為約2.78億元、0.19億元,經歷了超1400人圍觀後,最終同樣因無人報名而流拍。

  流拍也代表市場潛在買方對錦州銀行相關資產的盈利前景看法比較謹慎,購買的慾望不是很強烈。王劍輝進一步分析稱,銀行股的拍賣在整個機構中佔比很小,投資者作為股東的需求也不是十分迫切。另外,監管對於股東資質的要求也比以前嚴格很多,符合條件的潛在對象也較少。從錦州銀行的案例來看,上述股東正是因為涉及法律合約糾紛,急於出手錦州銀行股份,為了在短期內達到目的,所以定價也並不是很有吸引力。拍賣結果可能也會不盡如人意。

  股權拍賣的同時,錦州銀行還存在股權質押現象,根據錦州銀行2020年年報數據顯示,錦州銀行前十大股東合計質押4億股股權,其中第六大股東銀川寶塔精細化工有限公司所持股份數為2.5億股,質押股份為2.5億股,質押股份占其持股數的100%。

  「全部質押股份可能存在多種情況,首先是股東需要套現來應付資金需求,通過質押股份實現變相撤出,其次也不排除存在一些法律糾紛被迫採取這種措施,如果股東未能按期還款或者違約,被質押的股權存在所有權轉移的風險。取得銀行股的股權更多的還是雙邊交易,對專業機構來說,拿到錦州銀行的股權長期來看還算是「香餑餑」。但如果存在投機的想法,或者「搭便車」的心理,這都是危險的。」王劍輝說道。

  針對多筆股權拍賣產生的影響,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聯繫採訪錦州銀行,但並未得到回應。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