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兩會集中發聲 勾勒下一步金融政策路線圖

原標題:一行兩會集中發聲 勾勒下一步金融政策路線圖 來源:經濟參考報

第十三屆陸家嘴論壇(2021)於6月10日至11日在上海舉辦。本次論壇主題為「全球大變局下的中國金融改革與開放」。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和國家外匯管理局相關人士在論壇集中發聲,釋放出進一步推進金融領域改革開放和防範金融風險的信號:堅持穩字當頭,堅持實施正常的貨幣政策,抓緊研究設立直達碳減排領域的碳減排支持工具;在上海臨港新片區以及粵港澳大灣區和海南自貿港部分地區,開展外匯管理高水平開放試點;努力防止金融風險再次蔓延,積極應對不良資產反彈,嚴密防範影子銀行死灰復燃。

國內利率水平「適宜」 匯率雙向波動將成常態

針對貨幣政策,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表示,考慮到中國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內,在潛在產出水平附近,物價走勢整體可控,貨幣政策要與新發展階段相適應,堅持穩字當頭,堅持實施正常的貨幣政策,尤其是注重跨周期的供求平衡,把握好政策的力度和節奏。他特別指出,目前國內利率水平雖比主要發達經濟體高一些,但在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中仍相對較低,總體保持在適宜的水平,有利於各市場的穩定健康發展。要繼續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釋放貸款市場報價利率改革潛力。

他還表示,在保持總量政策適度的前提下,貨幣信貸政策將強調結構性工具的運用。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桂平表示,人民銀行正在抓緊研究設立直達碳減排領域的碳減排支持工具,通過向符合條件的金融機構提供低成本資金,支持金融機構為具有顯著碳減排效應的項目提供優惠利率融資。

易綱表示,中國去年疫情期間堅持實施正常貨幣政策,國內總需求比較平穩,有利於保持物價總體穩定。今年以來中國PPI增幅較高,一定程度上與去年PPI為負形成的低基數有關,所以我們可以用去年今年和明年連續三年的整體視角來觀察PPI變化。綜合各方面因素判斷,今年中國CPI走勢前低後高,全年的CPI平均漲幅預計在2%以下。

針對匯率問題,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表示,中國實施的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是一項適合中國國情的匯率制度安排,需要長期堅持。他說,人民幣匯率變化受內外部多重因素影響。中國經濟穩中向好,貨幣政策處於常態化狀態,國際收支運行穩健,外匯市場更加成熟,這些因素將繼續為人民幣匯率穩定提供有力支撐。同時應該看到影響匯率變化的外部環境存在多重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市場主體應適應匯率雙向波動的常態,樹立匯率風險中性理念。

金融領域改革、開放將持續推進

針對資本市場領域改革,證監會主席易會滿表示,兩年前的陸家嘴論壇上,科創板正式開板。他表示,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具有開創性和突破性,各項制度安排還需要在實踐中不斷發展完善,改革中出現一些新情況新問題是科創板走向成熟必然要經歷的。要保持改革定力,堅守「硬科技」定位,進一步完善相關規則,持續提升科創板服務實體經濟質效。

易會滿還表示,IPO繼續保持了常態化發行。從數據看,近三年IPO數量均保持較快增長,今年前5個月,IPO公司196家,合計融資超過1500億元,分別同比增長111%和37%。針對有觀點認為IPO發行有所收緊,易會滿表示,這可能有幾個方面的因素:一是落實新證券法的要求,對中介機構的責任壓得更實了;二是加強股東信息披露監管,明確了穿透核查等相關要求;三是按照實質重於形式的原則,完善了科創屬性評價體系,強化了對「硬科技」要求的綜合研判。「這主要是為全市場穩步推進註冊制改革創造條件,也是處理好註冊制改革與提高上市公司質量關係的應有之義,同時也有利於防止資本無序擴張,防範板塊套利,維護公開公平公正的發行秩序。」他說。

針對近期外匯領域的改革開放,潘功勝表示,將推動以下幾個方面的重點工作。一是豐富外匯市場產品和境內外參與主體,完善和提升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和上海清算所立足上海、服務全球的基礎設施體系和服務能力。二是推進私募股權投資基金跨境投資改革。三是擴大中國居民境外資產配置空間。四是便利企業跨境融資。五是支持離岸貿易、跨境電商、市場採購等貿易新業態的跨境收支。六是便利大型企業集團跨境資金統籌使用。開展跨國公司本外幣一體化資金池業務試點。

潘功勝透露,也將在上海臨港新片區以及粵港澳大灣區和海南自貿港部分地區,開展外匯管理高水平開放試點,為外匯領域推進高水平制度型開放積累經驗。

努力防止金融風險蔓延

在金融推進改革的同時,防範風險的工作也絕不放鬆。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主題演講中表示,防範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恆主題。必須居安思危,一刻也不能鬆懈。

他提及,要重點關注幾個方面。一是積極應對不良資產反彈。他說,為受疫情影響的中小微企業貸款本息實施延期,預計將有一定比例最終劣變為不良。一些地方房地產泡沫化金融化傾向嚴重,相當數量的政府融資平台償債壓力很大,部分大中型企業債務違約比例上升,加劇了銀行機構的信用風險。部分中小金融機構面臨的形勢更為嚴峻。必須督促銀行機構做實資產分類,加大撥備計提力度,確保能夠更快更多地處置不良資產。

二是嚴密防範影子銀行死灰復燃。中國高風險影子銀行與國外不同,具有典型的「體系內」和「類信貸」特徵。經過整治後,中國影子銀行規模已較歷史峰值壓降20萬億元,但存量規模依然較大,稍有不慎就極易反彈回潮。要防止金融機構再次通過交叉性金融產品無序加槓桿,對各種「類信貸」新花樣必須遏制在初期階段。要認真落實資管新規,確保存量資管產品整治任務順利完成。

他還提到,要堅決整治各類非法公開發行證券行為、切實防範金融衍生品投資風險以及時刻警惕各種變換花樣的「龐氏騙局」。「受不可控制甚至不可預測的多種因素影響,金融衍生品價格波動很大,對投資者的專業水平和風險承受能力具有很高要求。那些炒作外匯、黃金及其他商品期貨的人很難有機會發家致富,正像押注房價永遠不會下跌的人最終會付出沉重代價一樣。」他說。(張莫 桑彤)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