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慧研究 骨子裡就帶有哲學氣味

  原標題:人工智慧研究 骨子裡就帶有哲學氣味

  《用得上的哲學:破解日常難題的99種思考方法》 徐英瑾 著 上海三聯書店2021年5月版

  薛兆豐講經濟學、羅翔講法學、劉擎講政治學,當高校里的一些專業學科,靠著明星學者在網路平台上的影響紛紛「出圈」時,餘下的哲學可能是最讓人「望而生畏」的學科之一了。

  「文史哲三門學科里,哲學最難自學。」說到這裏,語速很快的徐英瑾稍作停頓,有意在「最」字上加重語氣。他說,百度百科上隨便一搜就會發現,歷史人物詞條的完整度和準確度遠高於哲學家。原因很簡單,哲學家的人生經歷和思想息息相關,普通網路編輯搞不清楚他們的哲學思想,自然無從提供相對全面的信息。

  1978年出生的徐英瑾是復旦大學哲學系教授,也是一顆學術新星,15年前的博士論文就被評為全國優秀博士論文。說到哲學,他就眼睛發亮,微圓的臉上不由自主地浮現微笑。B站上的一些演講影片里,哪怕聽眾不多,他也非常投入,有時講著講著還會自己笑起來。

  徐英瑾絕非沉醉在「形而上」的天地里不問世事。作為國內最早全面研究「人工智慧哲學」的學者,如今他已不再擔心人類未來會被機器打敗,更擔心人類在互聯網的侵蝕下,由於詞彙越來越貧乏而變得越來越「愚蠢」。徐英瑾決定主動走出書齋,從哲學角度解讀社會熱點問題,對代孕、「渣男」、傳銷洗腦、要不要「躺平」等話題,都提出了自己的哲學思考。

  《用得上的哲學:破解日常難題的99種思考方法》是徐英瑾新出的通俗讀物,「這本書的目的,就是在日常生活中讓哲學理論對標具體話題,讓哲學有用武之地。」

  哪些是「用得上的」哲學?

  徐英瑾說,既然討論的哲學是「用得上的」,那就表示有些哲學「用不上」。

  他把「用不上」的哲學分為三類。一類是佶屈聱牙、直接把普通人擊暈的西方哲學史,比如亞里士多德的《尼各馬可倫理學》是什麼、柏拉圖思想早、中、後期有何變化之類。「如果只是站在哲學史角度討論這些文本,而不做融會貫通,今天的人就沒有辦法把古代哲學和當下問題加以打通。」

  二是過分強調理性的批判性思維。「批判性思維」的提法挺火,社會上有很多這樣的思維訓練,甚至繪本營銷只要加上「培養批判性思維」的噱頭,銷量都會大幅提升。但徐英瑾認為,這種思維高估了理性使用範圍,「人非理性的一面也要特別關注」。

  在徐英瑾看來,第三類「用不上的哲學」影響最大,就是無關痛癢的庸俗辯證法(不是黑格爾的原版辯證法),其中的「否定之否定」「對立統一」等觀點,都是中學教科書的內容,但被教材高度簡化後容易引起誤解,有時會說了等於沒說,對解決問題起不到什麼作用。他以一個被解聘的人的辯駁為例,按照「對立統一」這條辯證法原理,解聘者也有優點,人力資源經理也有缺點,解聘者顯然就可以抬杠:「那你怎麼不把自己先炒了啊?」

  「用得上的哲學」評判標準又是什麼呢?徐英瑾說,哲學家的人生道路其實很簡單,從學院走向學院,日常生活經歷相對較少,講的哲學要接地氣,「常識感」就非常重要,也就是要對社會現狀有關懷、對痛點不迴避,才能讓人覺得哲學「有用」。

  在《用得上的哲學》里,他通過解讀樂隊花車效應,談「吃瓜群眾」為何容易被忽悠,進而講了西方政客如何通過選舉操縱民意。談完「錨定效應」如何支配第一印象,又提出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決定孩子的思想之錨應該拋在哪裡?「這關乎整整一代人的初始印象塑造權,也關乎整個國家和社會的未來。」

  《哲學家的10種生活提案》是徐英瑾錄製的另外一堂音頻課,主要講述蘇格拉底、亞里士多德、馬基雅維利、康德等十位哲學家的思想的現代意義。錄製過程中,鄭爽代孕棄養事件被曝光,他也專門做了一期節目談代孕。從伊壁鳩魯主義和斯多葛主義兩個角度分析了不同群體對代孕的看法後,發出警告:「這是資本文化無孔不入地進入我們生活以後的一個重要的病症。這個病症就是,所有的事情如果不把它和錢聯繫在一起,你幾乎就沒有辦法來思考它了,這是很可怕的。」

  人工智慧的本性問題涉及哲學

  徐英瑾主張學術要「用得上」,還體現在他對「人工智慧哲學」的敏感。

  那是2006年左右,人工智慧的概念在國內知曉度還不高,無意間讀到人工智慧領域著名學者瑪格麗特·博登的《人工智慧哲學》後,徐英瑾意識到這是未來哲學應該關注的問題。

  隨後,他發表了很多學術成果。2013年出版的《心智、語言和機器:維特根斯坦哲學與人工智慧哲學的對話》,是國內最早全面深入研究人工智慧哲學的著作。而在2015年出版的《語境建模》中,他試圖從「語境」層面,將人工智慧、語言哲學以及認知心理學進行聯結,從而為計算機如何更精準地模擬人類語言提供一些哲學上的解決方案。今年,徐英瑾還將出版《人工智慧哲學十五講》,裏面也有他的新思考,比如大數據帶來的隱私泄露、如何把儒家思想與數據科學問題結合起來等。

  有人可能會疑惑,人工智慧看上去是純技術問題,與哲學似乎風馬牛不相及。徐英瑾從不迴避質疑,「回答這個問題前,要明白哲學是幹什麼的」。B站上有個他在騰訊演講的影片,他對台下端坐的AI工程師們說,哲學的核心任務之一是思考大問題,澄清基本概念。「所謂大問題是指極具基礎意義的問題,比如數學哲學家會追問數學家面對的『數』本性為何,物理學哲學家會追問物理學家研究的『物質』本性為何。」沿著這個思路,人工智慧涉及的很多本性問題,同樣屬於哲學思考範疇。

  徐英瑾告訴AI工程師們,事實上,人工智慧在創始期就和哲學有著非常深厚的淵源。1950年,計算機科學之父、人工智慧之父阿蘭·圖靈發表論文《計算機和智能》,提出著名的「圖靈測驗」,而這篇論文,正是發表在英國哲學雜誌《心智》上。

  「人工智慧研究應該將哲學、心理學、語言學甚至進化論這些不同學科視角統一在一起,而不僅僅是從計算機的角度看問題。」徐英瑾認為,一個好的人工智慧研究,要在像人和像機器兩個極端之間找到很好的平衡點。平衡點怎麼找,需要人工智慧專家提出一些哲學假設,「這些哲學假設都將關係到人工智慧的本質。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人工智慧研究骨子裡就是帶有哲學氣味的。」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