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別過度沉溺看上去很美的慢就業,應為自己青春擔一份責

原標題:媒體:別過度沉溺看上去很美的慢就業,應為自己青春擔一份責

2021年,普通高校應屆畢業生總規模達到909萬人。進入6月,距畢業生離校近在咫尺,然而,在如此複雜嚴峻的就業形勢下,與不少輔導員催促畢業生儘快找工作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一些學生非常淡定從容地加入晃晃蕩盪的「慢就業」行列。

其實,「慢就業」在過去也不是沒有。15年前,筆者正上大四,學院在最後一個學期為畢業生專門組織了就業指導講座。主講者是學校的就業辦主任,他殷切地告誡畢業生們,就業形勢嚴峻,大家都要抓緊時間,別在學校里「晃蕩」了。可這種苦口婆心的勸告似乎起不到多大作用,很多學生依舊該幹什麼幹什麼。

在當下輿論的定義中,「慢就業」與「正常就業」似乎成了相互對立的名詞,在一些成熟的職業人眼裡,年輕人晃晃蕩盪,不趕快就業,總會有點「遊手好閒」「不幹正事」的感覺。只不過,在大學生「就業難」又趕上疫情的時代,輿論對「慢就業」也多了一些相對寬容的空間。

從學校來看,就業部門需要統計「就業率」,有考核要求,學校從大四第一學期就打響了「就業戰」,及時向學生傳遞就業信息,第二學期從3月開始,每隔一段時間就要統計、上報就業情況,學校巴不得每個學生都能「快就業」。

然而,從學生的角度來看,很多人不著急找工作各有不同的原因。有的是因為沒有過硬的職業技能和競爭力,不得不選擇「慢就業」;有的是找不到相對滿意的工作,高不成低不就;有的是對考研、考碗、考編等抱有一種「執念」,不達目標誓不罷休,即使已經離校了,也不願意將就著找份工作,準備繼續二戰、三戰;還有些畢業生或是畏懼用人單位996壓抑的工作方式,或是為了逃避單位複雜的人事關係,寧願多晃蕩些日子,也不願意過早加入「上班族」大軍。

于每個個體而言,快與慢似乎並不能成為衡量就業好壞與成敗的絕對標準。按照職業發展過程來看,畢業后的三到五年時間,都是畢業生與這個社會磨合的過渡期、動蕩期。一些年輕人對待工作的看法,需要一個成長、轉變、成熟的過程,還有的年輕人需要在「慢就業」的過程中,不斷地反思和認識自己,著力提升自己的職業能力,積極主動地去適應這個社會。

何況,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往往不會一蹴而就。記得筆者在研究生畢業時,相較於其他同學而言,和用人單位簽約算是較早的,但工作不到一年,因為不適應單位的工作環境,不得不選擇辭職,又加入擇業大軍。很多時候,合適不是靠主觀上的感覺可以準確判斷的,而是靠實踐總結出來的。畢竟,每份工作都有不同的性質和特點,每家單位都有自己的文化氛圍、考核標準,只有進入工作環境中,在崗位上歷練實踐一段時間后,才能知道自己適不適合。

再者,選擇一份工作,最終都是選擇一種生活方式,很多人在剛畢業時根本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麼樣的生活方式,往往只會看到工作的某一個方面,要麼圖穩定,要麼看薪資高低等,隨著時間的推移,才發現有的工作需要經常加班,有的需要經常出差,有的考核壓力太大……還有一些因素是之前擇業時都沒想過的,只有通過經驗積累,才能真正明白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生活。

表面上看,年輕人剛畢業,還沒有買房買車的貸款壓力,大都處在「一人吃飽全家不愁」的狀態,還有人因為有家長的接濟,沒有吃了上頓沒下頓的那種緊迫感,晃晃蕩盪地「慢就業」似乎對個體影響並不大。

但是,「慢就業」並不等於不就業,很多工作都會有年齡的限制,一般35歲就是一道坎兒,而通過「試錯」找到適合的工作,也是需要付出時間成本的,每個人的青春畢竟有限,允許年輕人「晃蕩」的時間也不會很長,頻繁地跳槽往往意味著總是從頭再來,並不能在一個行業、一份職業中積累深度的成長經驗,也會給用人單位一種淺嘗輒止、不夠踏實的感覺。

這個社會選擇一直「啃老」的人是少數,這類人往往也要經受世俗目光的另眼相看,多數人終歸要錨定一份工作,不僅為實現經濟上的獨立,也為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慢就業」看上去很美,但每個人遲早要面對社會現實,不如找個時間認認真真地審視自己,適時地為「晃晃蕩盪的青春」承擔起一份責任。

(作者系南京師範大學博士生,原題為《別過度沉溺看上去很美的「慢就業」》)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