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千億巨無霸再現 三峽能源押注海上風電

原標題:A股千億巨無霸再現 三峽能源押注海上風電

根據計劃,三峽能源擬將部分募資用於補充流動資金,其餘盡數投入7個海上風電項目中。

5月29日的央視《對話》欄目上,三峽能源黨委書記、董事長王武斌,三峽集團黨組書記、董事長雷鳴山與中交三航局總經理季振祥等嘉賓坐到了一起。他們對話的主題是《海上新三峽》。

這場對話中有一個問題,是「海上風電怎樣實現價格親民?」王武斌在回答中坦言,2021年是海上風電補貼的最後一年,大家都在拚命干,各種資源都緊張。

「拚命干」的自然也包括三峽能源。在明確實施「海上風電引領者」的戰略后,三峽能源在資本的加持下,重金押注海上風電。

6月10日,王武斌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敲響了開市鑼。上市首日,三峽能源股價頂格上漲44.15%,報收3.82元/股,市值超過千億元。

令外界關注的還有其創下A股電力行業史上最大融資規模之舉。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截至6月2日新股認繳工作結束后,三峽能源募資金額定格在226.6億元。儘管略低於此前250億元的預期,但無礙這家新能源巨無霸創造歷史。

根據計劃,三峽能源擬將部分募資用於補充流動資金,其餘盡數投入7個海上風電項目中。

一場海上風電爭霸戰,已然來襲。

「風光」巨頭的AB面

三峽能源的歷史有兩個重要的時間點:2015年,公司改製為有限公司;2018年,增資擴股實現混合所有制改革。從1980年的水利部水利工程綜合經營公司,到今天的新能源運營巨頭,三峽能源的成長史,也是一部擴張兇猛的投資史。

公開資料顯示,三峽能源的主營業務為風電、光伏以及中小水電。截至2021年4月,該公司累計裝機規模超過1600萬千瓦,資產規模超過1500億元。具體到裝機結構,三峽能源風電裝機量為880萬千瓦,光伏裝機量約700萬千瓦,中小水電裝機量約22萬千瓦。由此可以看出,該公司主要依靠對風電、光伏項目的投資、開發、運營。

過半裝機佔比的風電裝機量,成為三峽能源最顯著的標籤之一。在該公司近880萬千瓦的風電裝機量中,陸上風電裝機規模約750萬千瓦,海上風電裝機量約130萬千瓦。

值得一提的是,背靠三峽集團,三峽能源未來新能源裝機增量仍然存在相當大的增長空間。

今年1月份,雷鳴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未來5年,三峽集團提出的目標是新能源裝機實現7000萬至8000萬千瓦的水平。這一目標,相當於在現有基礎上翻四至五倍。作為三峽集團下屬新能源業務的主要實施平台,這一目標同樣意味著,三峽能源未來五年的新能源裝機量有望大幅增長。

事實上,在過去幾年裡,三峽能源通過加大資本開支力度,迅速奠定了其在國內新能源領域的投資規模地位。

招股說明書顯示,2017年至2019年,該公司重大資本性支出分別為68.91億元、106.21億元、142.75億元,穩步上升。三峽能源表示,前述資本開支主要用於公司海上風電、陸上風電和光伏項目的投資建設。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期間,該公司並未減緩投資力度。

根據招股書,2020年前三季度,三峽能源的資本開支高達161.51億元,已經超過2019年全年。

從資產規模上看,三峽能源近兩年來的確「突飛猛進」。

2019年,該公司總資產剛剛突破1000億元。而僅在去年,其總資產就猛增425.76億元。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在資產規模大幅上升之時,三峽能源凈資產並沒有實現同等增幅。

2019年、2020年,該公司總資產規模同比分別增長17.59%、42.55%。同期,該公司凈資產規模同比分別增長-3.43%、11.37%。析其原因,與三峽能源近兩年大規模投資風電、光伏項目,且項目收益暫未進入釋放期相關。

該公司財務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三峽能源在建工程規模為312.30億元,僅一年時間便增長1.84倍。今年一季度,這一數據下降至306.99億元,預示著部分項目正在階段性完工。

不可否認的是,近些年持續的投入,也進一步增厚了三峽能源的業績。今年一季度,該公司實現營業收入38.12億元,同比增長43.08%;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4.95億元,同比增長51.41%。64.51%的銷售毛利率,也創造了近五年來的最高水平。

但應收賬款激增,也成為這家「風光」巨頭不可忽視的經營風險。

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三峽能源應收賬款約為139.22億元,同比增長25.33%,並且占同期流動資產的比例為52.65%。

根據招股說明書,三峽新能源目前的應收賬款主要構成為新能源補貼款組合款。

對於可再生能源補貼回收的擔憂,影響著不同證券市場投資者的投資熱情。相較於包容度較高的A股市場,港股投資者對此問題持謹慎態度,成為港股新能源公司估值偏低的主要原因。

「新能源補貼未及時到位,成為目前制約港股新能源公司估值的主要因素。但這一問題在短時間內很難解決,導致港股新能源公司陷入低估值和再融資難的惡性循環。」一位新能源行業資深分析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對於補貼,三峽能源在招股書中也提示風險,「若可再生能源補貼款的發放情況持續無法得到改善,將導致公司應收賬款不能及時回收,進而影響公司的現金流,對公司生產經營產生不利影響。」

欲做海上風電霸主

最讓外界議論不止的是,三峽能源將其200多億元的募資,除了補充必要的流動資金外,盡數投入旗下海上風電項目。

在該公司累計裝機量中,海上風電裝機量佔比僅8%,與47%的陸上風電裝機量佔比相比,差距較大。那麼,三峽能源堅持擴大海上風電項目的投資力度呢?

在碳中和、碳達峰的目標下,國家能源局明確到2021年底,國內風電、光伏的發電量佔比要提升至約11%。到2030年,國內風電光伏總裝機量欲超過12億千瓦。2020年10月份,國內風電企業聯合發布《風電北京宣言》,提出在「十四五」規劃中,須為風電設定與碳中和國家戰略相適應的發展空間:保證年均新增裝機5000萬千瓦以上,2025年後,中國風電年均新增裝機容量應不低於6000萬千瓦,到2030年至少達到8億千瓦,到2060年至少達到30億千瓦。

碳中和的目標和《風電北京宣言》,為風電市場的開發打開了增量空間。但過去幾年,由於陸上風電項目開發一度出現激進式節奏,由此造成棄風現象嚴重、土地資源減少,陸上風電的增量天花板越來越近。

與陸上風電項目相比,海上風電雖然起步晚,但憑藉海風資源的穩定性和發電功率大等特點,海上風電行業正在進入規模化發展階段。財通證券發布的研報認為,目前海上風電經濟優勢開始凸顯,有望接力陸上風電,成為風電發展新引擎。

需注意的是,補貼政策的變動,也讓海上風電進入到「搶裝年」的倒計時。2020年1月份,財政部印發的《關於促進非水可再生能源發電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明確,新增海上風電不再納入中央財政補貼範圍,按規定完成核准(備案)並於2021年12月31日前全部機組完成併網的納入中央財政補貼範圍。這表明,從2014年開始享受「國補」的海上風電將在今年結束國家補貼的紅利。

補貼退坡之下,海上風電成為國內各大風電企業的競逐之地。隨著2020年陸上風電搶裝的結束,海上風電已經是各大風電整機廠家的重心。根據統計,上海電氣、明陽智能、金風科技、遠景能源等風電整機廠家合計在手海上風電訂單超10GW,且大部分都將在今年集中交付。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的了解,儘管海上風電技術日益成熟,但與陸上風電相比,其經濟性存在一定的差距。

目前,海上風電降本的措施主要包括風機大型化、控制後端運維成本等。然而,面對併網時限,本就成本偏高的海上風電今年還需面臨資源緊張、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問題,降本進程受到了影響。

王武斌在《對話》欄目中認為,今年海上風電降本的效果不好,「但是,我們非常堅信,經過這一輪海上風電的大發展之後,各個產業鏈上的條件會更加成熟。初步測算,(海上風電)平價是一個不會太久的事情。」

公開資料顯示,三峽能源風電項目儲備資源豐富。截至今年4月份,該公司累計獲取項目資源超過3000萬千瓦。其中,比較惹人關注的是其廣東陽江170萬千瓦海上風電項目。

該項目規劃五期,共布置269台海上風力發電機組,是國內首個「百萬千瓦級」海上風電基地。值得一提的是,三峽能源此次IPO募資所投的兩個項目「陽西沙扒300MW海上風電項目」和「陽西沙扒二期400MW海上風電項目」便是該海上風電基地的組成部分。投資計劃顯示,這兩個項目累計投資總額超過130億元。

(作者:曹恩惠 編輯:張偉賢)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