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正在搞的這件事,對中國可能有幫助!

近日,美國CNN和《華盛頓郵報》等多家主流媒體集體,報導了一件在美國頗有爭議的事情,稱美國有很多鳥類動物的名字,是帶有種族主義歧視性質的,應該被改掉。

相信大家乍一聽,一定會覺得這事很荒唐:這鳥的名字,與種族歧視能有啥關係呢?

今天,耿直哥就給大家講講這件事。因為這件事,可能對於我們中國,有著一個潛在的好處!

先給大家說說為啥這些美國媒體會和鳥過不去吧。

從《華盛頓郵報》、CNN以及美國國家公立廣播網(NPR)的這三家最近一直在報導此事的美國主流媒體的說法來看,這是因為美國有不少鳥類動物的名稱,是以北美大陸的白人殖民者、乃至美國內戰時期美國白人種族主義者和黑奴販子的名字來命名的。

(圖為《華盛頓郵報》對此事的報導)

比如,一種名叫麥科恩鐵爪雀鵐(McCown's Longspur)的北美洲鳥類,就是以屠殺印第安原住民的美國白人殖民者約翰·波特·麥科恩的名字來命名的(John Porter McCown)。目前,這種鳥已經被重命名為厚嘴鐵爪雀鵐(thick-billed longspur)。

(圖為美國媒體對於麥科恩鐵爪雀鵐更名一事的報導)

其實,在今年6月美國這三家主流媒體的集中報導前,美國其他媒體和網站就已經在陸陸續續地報導這些以種族主義者而命名的鳥類名稱,在黑人群體中引發的不滿和抗議了。

美國鳥類學會(American Ornithological Society)亦在去年由美國黑人弗洛伊德之死所引發的大規模反種族抗議中,接受了美國黑人群體提交的一份要求修改美國這些有種族主義色彩的鳥類名稱的提議,前面耿直哥提到的那種厚嘴鐵爪雀鵐,就是該學會第一個出於種族主義的原因而更正的鳥類名稱。

但對於極為留戀美國那個白人殖民時代的右翼保守分子來說,他們對美國這些主流媒體和黑人民眾要將這些小鳥身上的「白人」印記抹掉的做法,則是非常不滿。

在BreitBart新聞網等美國白人極右翼媒體關於此事的報導下,這些右翼保守派就氣憤地表示:你們怎麼不乾脆把「黑」和「白」這倆詞都禁了呢?你們乾脆把鳥這個物種都取消了吧!你們這些自由派真是蠢到家了!

讀到這裏,估計會有一些中國網民覺得美國黑人想要更改這些鳥類名稱的做法挺對的,也可能有人覺得這是「形式主義」,還會有更多的人想要知道——這件事到底與中國有啥關係呢?為什麼你耿直哥會說這件事對中國可能有潛在的好處呢?

這是因為,我們中國其實也有一些人想要更正中國許多野生動物的名稱。比如去年有政協委員就提出,中國境內,生物物種「洋名泛濫」,本土化的命名微乎其微,讓國內的人民群眾有認知上的錯誤和偏差。他建議糾正國內物種名稱,以科學嚴謹、結合歷史傳統的方式宣傳物種使用名稱。

從當時國內媒體對此事的報導來看,比如中國獨有的羚羊物種「中華對角羚」,就曾被人以一個沙皇俄國時期對中國犯下過罪行的俄國軍官的名字,命名為了「普氏原羚」。但隨著很多中國專家和動物保護學者的努力,這種羚羊物種的名字終於被改為了「中華對角羚」。

然而,國際上還有許多源自中國本土的物種,仍然頂著與其源頭不符的「洋名」,比如「普氏野馬」(Przewalski's Horse)這種原分佈在中國新疆准格爾以及甘肅和內蒙古交接地區的馬類動物。

(截圖來自百度百科)

所以,美國正在對鳥類等動物進行的去種族主義和去殖民化的更名,其實有助於中國在國內和國際上進一步推動這些源自中國的物種的更名工作,而且我們也大可以打出反殖民化和反種族主義的旗幟。

但需要說明的是,耿直哥諮詢了物種命名領域的專家後得知,不論是美國主流媒體和黑人群體對鳥類的去種族主義更名,還是中國一些學者對本國物種的「本土化」更名,針對的其實應是相應物種的「俗名」,即用當地語言所表達的名稱,而非科學領域使用的拉丁化的學名。

該專家表示,這是因為這些物種的學名的命名,需要遵守包括中國學者在內的國際學術界所制定的一套國際命名法規。該法規規定了物種學名命名的原則和方法,有著專門的學術規範和表達方式。雖然有些學名可能也會引發一些對於物種起源地、文化或政治上的爭議,但對於學名的更換不僅需要科學界共同確認,而且這種更名所導致的學名前後的不一致,還會給學術研究帶來很大的困擾。通常來說,只有當科學家通過研究發現了足以改變某種物種所處的分類位置時,學界才會通過嚴格的審核和評估同意更改這種物種的學名。

所以,有美國媒體就表示,那些呼籲美國給鳥類進行去種族主義和殖民化更名的人士,也表示他們支持更改的只是這些鳥類的俗名,而不是學名。

(圖為一家報導了美國給鳥類名稱去種族主義化的網站,在文中表示提出這一呼籲的人士希望更正的其實只是俗名,而不是學名)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