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價暴漲3倍被指非法操縱?捨得酒業遭私募大V實名舉報

  原標題:發生了什麼?股價暴漲3倍被指非法操縱?捨得酒業遭私募大V實名舉報!公司最新回應……

  來源:國際金融報

  馬雲飛 沈玉潔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因遭知名微博大V、知名私募基金經理董寶珍實名舉報,剛剛「摘帽「的捨得酒業再次被裹挾在輿論暴風眼。

  「尊敬的中國證監會!我就捨得酒業股票可能被非法操縱向證監會進行舉報,並請求就此進行調查。以下是捨得酒業股票可能被非法操縱的邏輯依據和調查請求……」6月9日晚間,董寶珍在微博上發佈推文,表示資本市場的股價如果存在操作犯罪,其走勢會有明顯特徵。因捨得酒業的股價走勢與剛被「正法」的嘉美包裝幾乎一致,所以前者可能存在類似後者的操作犯罪,為此請求證監會就此進行調查。

  不過,因董寶珍在該公開信上並未提供實質性證據,因此這一舉報受到質疑。6月10日上午,在董寶珍助手建立的微信群里,董寶珍對《國際金融報》記者在內的媒體表示,捨得酒業股價走勢極不尋常,從形式上講,基於股價走勢的異常提出舉報是主觀的,迄今為止雖未提供客觀性證據,但具有一定的客觀性。

  或受上述消息影響,6月10日早間,捨得酒業低開震蕩。截至收盤,捨得酒業股價跌停,報收195.21元,失守200元大關,最新總市值為656.3億元,較前一個交易日縮水近73億元。

  針對被董寶珍舉報一事,捨得酒業方面在回應《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稱,已注意到此信息,並關注該舉報對股價造成的波動和影響。從舉報人聲稱內容看,沒有舉報主體,與上市公司本身無關;沒有實質證據,董寶珍舉報內容和所謂回應內容,本身就是「有罪推定」的猜測,捨得酒業所有行為合法、合規,公司控股股東及相關方也不存在任何違規行為。

  「目前公司生產經營一切正常。」捨得酒業方面強調。

  同時,捨得酒業6月10日晚間披露股價異動公告稱,近日,公司發現有網路傳聞「捨得酒業股價可能被非法操縱」等類似信息。經自查,公司不存在操縱股價的情形。

  遭私募大V實名舉報

  董寶珍的微博認證是凌通盛泰投資管理董事長、否極泰基金經理。公開資料顯示,凌通盛泰投資管理中心是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核准的私募投資基金管理人,1994年即進入證券行業的董寶珍是中國第一批證券從業人員,曾因長期重倉貴州茅台而被市場熟知。

  記者注意到,董寶珍的這封舉報信僅665個字,通篇來看,此次舉報的理由可概括為「股價走勢不合理」,而5月下旬證監會披露的有關嘉美包裝的案件調查結果成為了他此次實名舉報的導火索。

  5月21日,證監會發文稱,與公安機關聯合查獲了嘉美包裝利用股市「黑嘴」操縱市場的重大案件。董寶珍在舉報信中指出,據央視經濟半小時進一步報導,證監會和公安機關啟動調查的原因,是監管機構發現嘉美包裝股價走勢不正常。

  這位證券市場老兵還因此總結了一套股價非法操縱的普遍規律:「資本市場的股價如果存在操作犯罪,其走勢會有明顯特徵,嘉美包裝的走勢正是普遍的操縱犯罪行為留下的必然走勢,操作犯罪在股價走勢上一般大體是一樣的!因此可以觀察股價的走勢發現操縱犯罪。在邏輯上操縱犯罪中絕大多數會留下類似嘉美包裝走勢,走出類嘉美包裝走勢往往可能存在操作犯罪。資本市場上和嘉美包裝走勢類似的股票都可能存在操作犯罪!」

  在董寶珍看來,捨得酒業的股價走出了與嘉美包裝幾乎一樣的走勢。他在接受採訪時還詳細解釋道,捨得酒業在6個交易里股價漲了50%,期間基本面沒有任何新消息,上市公司還披露了風險提示,那這一走勢異常的程度與嘉美包裝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因此,基於上述原理,董寶珍向證監會舉報捨得酒業可能存在類似嘉美包裝的操作犯罪。

  缺乏實證引質疑

  不過,這位私募大V未能就上述舉報給出更多實質性的證據。

  知名律師嚴義明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一般舉報要包括被舉報人何時、如何操縱股價,而這封舉報信中只是講了與某家被操縱股價的股票走勢相同,但沒分析具體哪些相同。「當然存在被舉報情況的可能性偏大,但沒有具體目標和線索,太考驗證監會了」。

  在回應「無證據」質疑時,董寶珍直言,「對於操縱犯罪來說,你如果不參與操縱是很難拿到證據的。」他同時援引嘉美包裝的案例稱,在沒有實物證據的情況下,根據交易數據異常和股價走勢異常啟動立案,首先是可以的,其次啟動立案之後的確抓住了操縱,從而證明此種基於交易數據特徵和股價走勢特徵啟動調查的做法是可行的、有效的、科學的。

  「只有你拿到實物證據才能舉報,這個不適應金融市場了。隨著金融市場的出現,虛擬交易的出現,交易特徵發生了變化,這就決定了在金融市場上調查也罷,舉報也罷,不能完全要求有實物證據。」董寶珍還補充道,走勢特徵、走勢異常、交易數據異常是可以作為舉報和立案依據的,法律需要與時俱進。

  然而,這種通過類比便舉報上市公司股價存在被非法操縱的行為無疑惹怒了投資者。今日,捨得酒業跌停,更有投資者聲稱要向董寶珍索賠。

  不過,嚴義明認為,從法律層面來看,相關訴訟要想成立可能有些困難。「董寶珍行為的違法性不好確定,只是在講一種邏輯,並且邏輯也不能說錯了,所以要確定他責任有點難。當然,如果他的行為本身就是為了操縱股價,並能證明這一點,他就有賠償責任了」。

  事實上,董寶珍的矛頭對準的不僅僅是捨得酒業。他指出,「嘉美包裝被查出非法操縱是個案,但這個個案背後卻存在著普遍的查處非法操縱的一般原理和共同機制。只要是和嘉美包裝的股價走勢與交易數據特徵一樣的股票,背後都可能存在著操縱。」

  股價暴漲超3倍

  正處於風口浪尖的捨得酒業,近來股價一路高歌猛進,可謂是白酒概念股中的一匹「黑馬」。

  Wind數據顯示,在今年3月9日股價創下55.8元的新低後,捨得酒業開始進入上升通道。4月15日,捨得股價更是衝上100元,成史上最貴ST股。此後,捨得酒業的股價上漲勢頭更加迅猛,6月7日更是達到254.88元的歷史高點。三個月時間,其股價累計漲幅高達339%。

  捨得酒業股價的持續大漲或與歷史遺留問題的解決密切相關。

  記者注意到,自今年正式邁入「復星時代」以來,捨得酒業的生產經營正在迅速恢復。

  3月19日,捨得酒業公告稱,公司被天洋控股及其關聯方非經營性資金占用本金及利息約4.75億元得到清償,資金占用問題得到解決。4月15日,法院裁定天洋控股被凍結在法院賬戶中的1億元發還給捨得,同日捨得酒業收到該筆資金占用導致的公司實際損失費用款項。5月19日,捨得酒業正式「摘帽」。

  彼時,捨得酒業稱,「『摘帽』是公司復興的開端,在老酒戰略、雙品牌戰略指引下,公司未來發展將持續穩中向好。」

  除了自身經營恢復,資本的瘋狂湧入也一定程度上助推了股價的上升。

  白酒行業專家肖竹青分析稱,從國際經濟大環境來看,現在受疫情影響,很多依託於國際協作的行業萎靡不振。「而捨得酒業掌握釀酒核心科技,老酒儲存量巨大,原材料和銷售變現均在國內完成。所以大量資本從受到疫情影響的行業抽出資金來,投入到沒有受到疫情影響的捨得酒業,這是一個優勝劣汰的過程,也是資本逐利避害的選擇」。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也告訴記者,「從全球的消費市場來看,中國是復工復產,復商最好的一個國家,所以各路資本都在湧向中國市場。而在食品飲料消費領域,白酒的整體發展是向好的,所以各路資本尤其青睞重倉酒水的上市公司。」

  相關閱讀:

  實名舉報捨得酒業涉嫌非法操縱!

  這位私募大V是何來頭,有何目的?

  連日來,私募大V董寶珍實名舉報,將捨得酒業拖進股價操縱旋渦。不過其沒有提供實物證據,憑藉的是股價走勢特徵,因此受到不少質疑。

  6月10日,關於「捨得酒業股票可能被非法操縱的實名舉報事件」鬧得沸沸揚揚。

  舉報人——北京凌通盛泰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夥)(下稱「凌通盛泰」)的執行事務合伙人董寶珍在公開發佈了舉報函後,又多次發文回應質疑與作出進一步的澄清,稱其證據效力的有效性不遜色於、甚至超過絕大部分實物證據,且其舉報與捨得公司無關。

  至於是否持有捨得酒業的股票,董寶珍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我是不能回答這個問題的。需要補充的是,我這次的舉報是對抱團操縱股價的一個無比憤怒的抗議。」

  此前,董寶珍曾表示,不要與(上月進行公開舉報的)葉飛切割(關係),而要與葉飛接力,接力爆料損害資本市場健康的各種潛規則和罪行,推動中國資本市場更加健康發展。

  「證據完整嚴密」

  在6月9日晚發佈的舉報函中,董寶珍以嘉美包裝被操縱一案為邏輯依據作開頭,此前證監會同公安機關查獲一起股市「黑嘴」操縱市場的重大案件,該不法團伙以連續交易、對倒等方式大幅拉抬操縱嘉美包裝的股價。

  「嘉美包裝正是因為走出了操縱走勢,公安機關啟動調查!」董寶珍認為,資本市場上和嘉美包裝走勢類似的股票都存在操作犯罪。基於此原理,向證監會舉報捨得酒業可能存在類似嘉美包裝走勢的操作犯罪,捨得酒業的股價走出了與嘉美包裝幾乎一樣的走勢。

  數據顯示,捨得酒業近3個月的漲幅超300%。今年3月9日,其股價最低觸及55.8元,隨後震蕩上行,至6月7日盤中最高觸及256.95元。而後,捨得酒業連跌三日,至6月10日收盤,報195.21元。

  但董寶珍的舉報遭到不少質疑,其中質疑聲最大的便是「沒有實物證據」。對此,6月10日上午,董寶珍發文稱,捨得股價可能被操縱的證據充足。其列舉的事實及邏輯有三:

  一是中國證監會和公安機關在調查嘉美包裝涉嫌操縱案中,便是立足於交易數據異常和股價走勢異常這兩個原因啟動調查的。

  二是啟動調查後,很快就找到了有非法操縱的證據,並很快逮捕了20多人。

  三是基於上述兩點可以證明,此種基於交易數據特徵和股價走勢特徵啟動調查的做法是可行的、有效的、科學的。

  「我的舉報正是建立在這樣的完整嚴密的邏輯之上的,我的舉報的確不是立足於現實的物質證據,但其證據效力的有效性,是超過絕大部分實物證據的,至少不遜色於實物證據。」董寶珍認為,隨著虛擬交易的出現,實物證據已不是硬性要求,股價走勢異常、交易數據異常也可以作為啟動涉嫌非法操作調查的依據。

  對此,捨得酒業回應,從舉報人聲稱內容看,沒有舉報主體,與上市公司無關。

  董寶珍也強調,他舉報的是他認為捨得股價可能被某個力量所操縱,舉報的是上市公司的股票在二級市場交易的時候,被可能的未知身份的人操作。換言之,此次舉報跟捨得公司沒有關係。

  該次舉報出於何意?

  對於此次舉報,市場上爭議聲不斷。有觀點認為,該舉報有利於肅清資本市場環境,保護散戶的利益。也有觀點認為,此舉不妥,原因是在公眾平台公開舉報,反而可能會影響股價的短期走勢。

  對於舉報的目的,董寶珍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我這樣做是想以行動來發出一種吶喊,對於那些明顯能看出來是操縱的情況,監管層並沒有嚴管,這是有害於資本市場的,所以我作為一個市場的參與者,覺得有義務發出自己的吶喊。」

  董寶珍補充道,廣泛的賽道抱團已經危害了金融安全,危害了公共利益,實際上是類龐氏騙局,捨得酒業其實是這個抱團龐氏騙局的冰山一角,希望由捨得酒業揭開背後更嚴重的危害——中國資本市場戰略穩定的抱團問題。

  對於此次實名舉報事件的影響,一家私募機構負責人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我覺得只要是向監管部門或者執法部門、司法部門進行舉報的,都應該支持和鼓勵。但如果是通過社交媒體『爆料』來博眼球,就有炒作嫌疑。我們希望前者的情形越來越多,這對資本市場發展來說是有利的。」

  那麼,舉報有著怎樣的要求?

  北京市隆安律師事務所張特律師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對於違法犯罪行為,憲法等法律規定公民有舉報的權利,其實也是公民的義務。至於如果舉報不實,是否要承擔法律責任,那就要看舉報人主觀上是否惡意是否故意陷害,還是說證據不足所致。如果構成誣陷、陷害的話,情節嚴重的是要追究法律責任的,甚至刑事法律責任;如果僅僅是證據不足,也沒有主觀故意的話,是不用承擔法律責任的,因為本身法律是鼓勵公民對違法犯罪進行公開監督舉報的。」

  「董寶珍專欄」密集發聲

  其實,董寶珍的舉報早有苗頭。

  此前,對於葉飛舉報事件,董寶珍於5月底表示,上市公司找盤方及機構聯合坐莊操縱股價的,並非個別現象。葉飛讓問題浮出水面,問題被知曉和關注是解決問題的前提,從這個意義上講葉飛客觀上起到了推動資本市場進步的作用,雖然主觀上葉飛的出發點是為了自己的利益。

  「我認為必須改變因為葉飛參與了某些不合法事情,資本市場的人士急急忙忙與葉飛切割的做法,而是應該與葉飛接力,接力爆料各種損害資本市場健康的各種潛規則和罪行,將更多問題曝光,從而為監管部門解決問題創造條件,推動中國資本市場更加健康。」董寶珍說。

  5月26日,董寶珍在凌通盛泰官網的「董寶珍專欄」下的子欄目「董寶珍電台」中發佈了題為《捨得被監管與「偉蛋科技」估值》的文章,就「捨得酒業被上交所發了股價異動監管函和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監管函」發表看法。「人們問我的意見?我對捨得不是很了解,於是我跟我的朋友們講了一個『偉蛋科技』投資推介會故事……那隻老母雞他到底是一開始就是惡意的忽悠,還是說他也是沒有惡意,只是說他有一個錯誤認知,這是當下非常重要的問題,監管層必須追問出來,流行在資本市場上的那些飆升股以及支撐著飆升股的邏輯是故意製造出來用於誤導人的,還是說製造者本身也糊塗了,出現了所謂『英雄所見略同』!這是關乎證券市場健康和公共利益的大事!」

  接著,6月5日,凌通盛泰官網發佈了一篇對董寶珍的專訪報導,題為《揭秘中國股市的「類龐氏騙局」》,其中提到,「偽市值管理」,說穿了是「非法的聯合操縱」;再簡化來說,偽市值管理是「聯合操縱」,這裏面有兩個詞:一個是「聯合」,一個是「操縱」。就操縱而言,股價的操縱,在資本市場上明確被刑法定義為犯罪,是地地道道的犯罪,而且這種犯罪數額巨大,對公共利益傷害非常巨大。

  同時,他也提到了嘉美包裝。「很多傳統產業不是互聯網公司,他業績不增長或者小幅增長,價格持續大幅增長,一漲好幾年,這就是操縱走勢,操縱走勢是很容易看出來的。嘉美包裝被公安機關立案,就是他走勢不正常,所以走勢不正常的股票,在邏輯上都應該懷疑他可能有操縱,啟動調查,如果他確實沒有操縱,我們還他清白。如果有操縱,那就是打擊犯罪!」

  「我才是價值投資者」

  那麼,董寶珍作為一家私募機構的執行事務合伙人,其本身持怎樣的投資理念?

  中基協官網資料顯示,凌通盛泰成立於2012年8月,於2015年7月登記為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管理規模區間為0-5億元。董寶珍為該公司的創始人,從履歷上看,其於1994年至2000年在包頭信託投資公司任網路管理及交易清算工程師,隨後做了兩年的職業投資人。

  關於投資理念,此前媒體的一篇專訪報導中提到,董寶珍認為自己才是巴菲特價值投資理論的真正踐行者,他也把自己定義為「市場的逆行者」。談及當下那些最受追捧的基金經理人,董寶珍不無氣憤地說:「幾百倍市盈率都還在買,這就是龐氏騙局。」

  文中提到,此前董寶珍投資茅台大賺12倍後於2018年離場,此後的兩年多時間,茅台股價從800元左右飆升到當下的2000元左右。「當茅台股價100元時,人們錯誤認為貴州茅台會長期衰退,這造就了貴州茅台千年不遇的投資價值。當貴州茅台股價漲到800元的時候,因為當時所有人都發現貴州茅台好,所以800元的茅台就沒有價值了。錯誤認知比客觀屬性在價值產生過程中的作用更大」。

  他認為,價值投資是順應價值規律,價值規律就是道理。未來是由道理決定的,是由規律決定的。理解了規律就能預測、順應,等待規律發生。

  記者:何思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