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喜提「特區立法權」 浦東金融業擴大開放再提速

  原標題:上海喜提「特區立法權」 浦東金融業擴大開放再提速

  6月10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九次會議表決通過了關於授權上海市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制定浦東新區法規的決定。《決定》規定,授權上海市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根據浦東改革創新實踐需要,遵循憲法規定以及法律和行政基本規則,制定浦東新區法規,在浦東新區實施。

  據2021年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於支持浦東新區高水平改革開放打造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引領區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此次立法授權「比照經濟特區法規」。

  對此,上海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丁偉表示,「比照經濟特區法規」,這就是給上海地方立法賦能擴權,在浦東新區行使相當於經濟特區的立法權,而特區立法權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變通」。

  此前,深圳、汕頭、珠海、廈門以及海南省享有全國人大授權的經濟特區立法權。

  2020年浦東新區經濟總量約為 1.3萬億,已達萬億城市的經濟規模。當下浦東擔任著「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引領區」的新定位與新任務。全國人大的授權決定為浦東新區乃至上海接下來的改革探索提供了更大機遇、更多想像。

  浦東邁入「比照特區」新時期

  浦東新區自1990年宣布開發開放以來,承擔了多個國家戰略,包括全國首個綜合配套改革試點、全國首個自貿試驗區,扮演著先行先試的角色,同時也是上海「五大中心」建設的核心承載區。至今,浦東新區以占上海市1/5的面積、1/4的人口,貢獻了1/3的GDP。

  隨著改革進入深水區,浦東也在呼喚更大的改革賦權。過去兩年,「賦權」也在循序推進。

  2019年上海發佈《關於支持浦東新區改革開放再出發 實現新時代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依法賦予浦東新區市級經濟管理許可權。同年,《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總體方案》出爐,明確提出新片區將參照經濟特區管理。

  華中科技大學教授、開放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陳波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當時學界討論,臨港新片區可能會成為一個與浦東新區平起平坐的「特區」,負責力度更大的改革探索。「現在看來將利用浦東整體的開放基礎『一盤棋』去推進。」

  上海財經大學中國自貿區協同創新中心首席專家孫元欣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此前提出臨港新片區參照經濟特區管理,但臨港新片區沒有人大常委會這類機構,如果涉及法律法規的變動等事宜則需要通過浦東新區人大常委會來處理。

  同時,「儘管賦予了浦東新區市級的經濟領域行政管理職權,但在執行中還沒有實質性的使用上。涉及到法律法規相關事宜比較複雜,一些事項還涉及到中央事權的部分。這次由全國人大授權上海,級別很高,也有利於浦東新區後續相關立法工作的推進。」孫元欣表示。

  實際上,2020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浦東新區區長杭迎偉就提交了一份《關於授權上海市浦東新區比照經濟特區制定法規和規章在浦東新區實施的議案》,提出浦東要為全國改革開放探路破局,離不開「立法的引領和推動」。而經濟特區法規只需遵循憲法規定以及法律和行政基本規則,就可以對法律、行政法規進行變通,「特事特辦」、優勢很大。

  當下,上海地方立法進入了行使比照特區立法權的新時期,丁偉表示,接下來上海人大將出台比照經濟特區立法的工作規程,來明確怎麼來行使這份立法權。比如制定立法計劃,制定相應立法需求清單等。

  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迎新機遇

  上海「喜提」特區立法後,浦東會在哪些方面率先進行改革突破,備受各方關注。

  從浦東新區「十四五」規劃來看,強調了對外開放壓力測試體現更大力度,探索具有較強國際市場競爭力的開放政策和制度,「爭取率先實施更為精簡的外商投資負面清單,在金融、電信、醫療、文化、法律服務等領域先行試點擴大開放舉措。」

  一個領域的擴大開放,往往涉及多個部門、多部法規,未來浦東的探索也有了更多可能。

  在陳波看來,當下有三個區域具有較大的改革自主權,深圳、海南自貿港、上海浦東新區。「浦東改革最主要的是包括金融、醫療在內的現代服務業,其中各界最關注金融中心建設如何推進。放眼世界,金融改革一直是各國改革遇到的主要挑戰,對於中國、對於上海,這也是改革相對較緩的領域。」

  建設國際金融中心,上海需要在金融制度方面與國際接軌、推進更高水平的金融開放。「此前進行了多種探索,由於一些改革權不在地方、一些部門步調不完全一致,總體進展比較慢。」陳波指出,以自由貿易賬戶為例,此前希望從上海自貿區開始推廣,推動內外幣賬戶打通,實行廣泛的企業資金池管理,讓上海成為內保外貸、融資租賃等等的承載中心平台。這方面從改革角度看,央行比較積極,從風險可控來講,銀監會等機構相對保守。浦東新區「十四五」規劃也提出,加快在自由貿易賬戶功能提升等方面實現更大突破。

  如何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之下,實現儘快和最大的金融開放?陳波指出,可以先完善相關法規、把籬笆扎牢,然後再去做開放。此次全國人大的授權也有利於浦東在金融方面的法律法規與跟國際率先接軌——利用國外比較先進的金融監管制度來控制風險,再一步步去形成金融產品和跨境資本流動的有序發展。「這可能是一個比較合理的理論途徑」。

  同樣,對於醫療等需求較大的現代服務業,上海浦東能否率先擴大開放,這也值得期待。

  實際上,浦東意欲在「十四五」期間發展更高能級的總部經濟,集聚全球性的高端機構,這也意味著吸引更多更高層級的國際人才,而醫療服務等領域的國際化也將助推這個目標的實現。

  (作者:朱玫潔 編輯:周上祺)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