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開局股東首聚 貴州茅台釋疑產能、酒價、現金流

  原標題:現場丨「十四五」開局股東首聚,貴州茅台釋疑產能、酒價、現金流

  新京報訊(記者 薛晨)擁有白酒上市公司中最高關注度的貴州茅台2020年年度股東大會,於6月9日下午在茅台國際大酒店召開。「歡迎股東回家」是貴州茅台在整個會場布置過程中營造出來的主基調,會場四周隨處可見的「60」、「519」數字標牌,既將貴州茅台「600519」的股票代碼涵蓋其中,首末數字更融合了「6月9日」這一大會舉辦日。

  這種小設計彷彿股東大會的「開胃菜」,讓與會股東循序漸進地將猜測與討論的焦點,集中到本屆股東大會公佈的議程和內容中。事實上,以新京報記者在會議現場了解到的內容來看,股東期望了解的依然集中在茅台酒的產能問題、系列酒發展問題、發展規劃問題,甚至是已被社會討論多年的價格問題與市場管控問題。

  茅台酒產能還會擴充多少?

  股東大會開始前1小時,貴州茅台在茅台國際大酒店1層為與會人員提供了簡餐,而這裏也成為股東初步進行交流的「小會場」。

  新京報記者在與多名股東進行交流後注意到,這些股東所從事的職業多樣,但他們討論的問題中,多會指向茅台酒的產能,他們想知道,未來茅台酒的產能還能擴充多少?

  這個問題帶至會上,貴州茅台董事長高衛東回應稱:「產能擴建與否對於茅台而言是一個非常慎重的選擇」。如今的貴州茅台已經不再盲目追求數量,需要更多考慮質量。

  高衛東同時表示,按照產能規劃,2021年茅台酒的預計產量能夠達到5.53萬噸。但這個數字的背後,是貴州茅台長達十 年的論證、建設與投產過程。因此現階段業界能看到的貴州茅台產能情況,以及那些建設中的項目,事實上都經歷了長期的論證研究過程。

  這種長期論證源於茅台酒的產品特性。作為一種高度依賴特殊釀造環境的產品,其產能需要考量生態環境的承載能力和資源匹配度,因此「十四五」期間茅台酒的產能是否會繼續擴充,還需要審慎研究,將釀造核心區的用地容量、微生物菌群、原輔料供給、能源保障等多個方面綜合考量。

  高衛東透露:「目前貴州茅台已經在委託最專業的機構和部門,結合』十四五』規劃進行全方位研究和論證,研究結果會以適當的方式告訴大家」。

  系列酒發展能達到怎樣的高度?

  醬香系列酒被貴州茅台視為產品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貴州茅台近年來花費大量資源著力培養的部分。自提出茅台酒與醬香系列酒「雙輪驅動」的戰略以來,貴州茅台對醬香系列酒的定位便不僅僅是豐富產品體系的存在,而是「增長極」。

  新京報記者在與部分參會股東交流過程中也注意到這樣的觀點,從以往的市場反饋來看,茅台酒尤其是「飛天」幾乎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消費者乃至股東群體中關於貴州茅台這家企業的討論,甚至可以很「簡單」地視為依附於茅台酒這一款產品而存在,這對於一家想要獲得穩定且長遠發展的企業而言,是具有風險的。

  事實上,以往媒體在討論貴州茅台的年報內容時,往往也會將關注點集中到貴州茅台的「飛天依賴症」上。而扭轉茅台酒在貴州茅台營收中佔據的極高比例,也成為股民觀點中,貴州茅台極力推進醬香系列酒發展的重要原因。

  在高衛東發佈的2020年度董事會工作報告中可以看到,作為貴州茅台增強發展後勁的現有項目建設中,正有序推進的3萬噸醬香系列酒技改及配套項目被放在極為顯眼的位置,年度新增的系列酒基酒產能4015噸,也與年度新增茅台酒基酒設計產能4032噸懸殊不大。

  高衛東在回應醬香系列酒的發展情況時也透露:「目前茅台王子酒銷售額超40億元,漢醬、賴茅,貴州大麴站穩10億元規模,成功打造和鞏固了以茅台王子酒為核心的產品集群,呈現出結構更優、效益更好的市場局面」。而接下來醬香系列酒也會將文化作為抓手,建設並利用醬香酒文化體驗中心,提升消費者對系列酒的價值認同和文化認同,提升醬香系列酒的市場競爭力。

  茅台的賬上現金有何用途?

  根據股東大會上發佈的財務決算報告,貴州茅台2020年全年實現營業總收入979.93億元,同比增長10.29%,其中營業收入949.15億元,同比增長11.10%;實現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466.97億元,同比增長13.33%;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516.69億元,同比增長14.29%;截至報告期末,總資產2133.96億元,較年初增長16.58%;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權益1613.23億元,較年初增長18.61%。

  貴州茅台持續多年極佳的業績表現,讓股東大會上能給出怎樣的分紅承諾成為股東關注的另一大焦點。

  高衛東直言:「我們用了最實際、最實在的方式表達了我們最大、最深的誠意,讓大家共享茅台發展的紅利」。高衛東進一步表示:「今年如果審議通過了分配方案,那上市這20年的累計現金分紅將達到1214億元,約為上市募集資金凈額的61倍,這在同行業中處於最高水平,放眼整個A股市場,也算是比較好的」。

  回顧過往的分紅情況,貴州茅台累計分紅已達971億元,為上市募資凈額的49倍,佔到上市以來凈利潤總額的46.47%,近五年現金分紅比例均超過50%。

  部分股東也提出適當提高分紅比例,對此貴州茅台表示已有深入思考。不過高衛東指出:「經營企業,既要考慮當下,更要著眼未來」。這也引出了另一個重要問題,即貴州茅台所持有的貨幣資金,目前都有著怎樣的用途,企業又有著怎樣的考量?

  對此高衛東解釋,首先是抵禦風險,這是企業持續發展的「壓艙石」,讓企業得以應對發展環境和周期波動帶來的不利影響;其次,在資金運用上,貴州茅台還會始終將股東利益放在第一位,會在確保資金安全的前提下提升收益水平。貴州茅台近年來利用資金對外進行投資,但對一些可能給資金安全帶來風險的金融投資保持非常謹慎的態度。

  高衛東同時表示:「公司也在開始按照股東反饋的意見,進行拓寬投融資渠道的一些探索」。據了解,去年貴州銀保監局批複同意茅台財務公司新增了固定收益類有價證券投資,成員單位的買方信貸等業務,在符合監管要求的前提下,財務公司開展了部分新業務。

  市場管控是否會有新動作?

  新京報記者與股東溝通過程中注意到,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依然是茅台酒的終端市場價格以及貴州茅台對終端市場的管控。在股東大會舉辦地茅台國際大酒店,基於居住在酒店的顧客可以以1499元的官方價格購買一瓶53度500毫升的飛天茅台,於是不少股東在新京報記者面前毫不諱言,積极參與股東大會且積極預訂茅台國際大酒店房間,除了了解企業動向以外,另一大重要因素,就是以1499元的官方價格購買飛天茅台酒。

  股東的這種說法在股東大會的交流環節也有所體現。深圳市榕樹投資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翟敬勇發言稱,包括股東在內的很多消費者很難買到1499元的酒,目前市場價遠高於官方定價,甚至能達到3000元以上每瓶。茅台酒的質量管控水平無可置疑,但這種價格上出現的「雙軌」情形,甚至借這種價格差倒賣獲利的行為,都是值得調查的。知名投資人林園,在現場也表示,茅台經營沒有問題,股東甚至消費者購酒難,茅台如何售酒是他個人關心的問題。

  現場股東代表的提問屢屢被掌聲打斷。事實上,新京報記者與股東溝通時,不少股東確實擔憂目前市場上屢禁不止的價格亂象、囤貨倒賣飛天茅台的行為,不僅會損傷貴州茅台的品牌美譽度,長期更會影響到股東的切身利益。

  高衛東在回應中也表示重視此類問題,貴州茅台一直以來也在積極研究解決方案。事實上在2020年度董事會工作報告中,市場管控依然是貴州茅台2021年重點安排的工作之一。

  高衛東指出,2021年貴州茅台會鞏固深化營銷體制改革成果,加強渠道建設和管控,提高市場扁平化程度,構建完善科學規範、運轉高效的營銷新體系。同時會持續強化經銷商管理,維護茅台酒正常市場秩序。

  新京報記者 薛晨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