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沈丘多名村民稱疑遇人保壽險「假保單」:涉千萬資金 警方正查

  原標題:河南沈丘多名村民稱疑遇「假保單」:涉千萬資金,警方正查

  涉案「假保單」封皮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 供圖

  近日,河南省周口市沈丘縣的胡春麗(化名)等人向澎湃新聞反映稱,她們購買的中國人民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人保壽險」)「團體年金保險(分紅型)B款」產品,無法「兌現」,保單疑似是假的。

  多名受害者稱,保單均通過代辦員辦理,代辦員將錢交到「人保壽險沈丘支公司負責人 」王猛手中,再拿回保單;該業務已在當地開展十多年,代辦員有十多名。代辦員孫秀榮向澎湃新聞稱,經其手辦理還沒兌付的單子,有三四千萬元。

  4月下旬,受害者們聽說王猛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了。

  6月7日,沈丘縣公安局相關負責人告訴澎湃新聞,案件還在辦理中。

  澎湃新聞注意到,4月初,多家媒體曾曝光人保壽險(河北)邱縣支公司的「團體年金B」保險產品在2020年底停止兌付。人保壽險邯鄲市中心支公司稱,保單無法查詢到,公司已經報案。人保壽險成立專案組進行處理。

  :涉案「假保單」內頁

  村民稱保單無法兌現,疑是假的

  趙戰鋒(化名)提供的「人保壽險保險合約」顯示,2021年1月25日,他在「人保壽險周口中心支公司」購買「人保壽險團體年金保險(B款)(分紅型)」100萬元,特別約定:定期叄年,年利率4.5%。

  不過,這份保單所蓋簽章是「人保壽險沈丘支公司」。

  澎湃新聞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未查詢到「人保壽險沈丘支公司」,只查詢到「人保壽險周口中心支公司沈丘營銷服務部」。2018年10月,該營銷服務部負責人由王猛變更為薛光輝,2019年9月,又變更為崔浩然。

  趙戰鋒、胡春麗均系沈丘縣洪山鎮東胡庄村人,兩人稱,他們都是通過代辦員孫秀榮辦的保險,後者在當地信譽很好;孫秀榮把錢交給「人保壽險沈丘支公司」負責人王猛,再從王猛處拿保單給村民;孫秀榮並非「人保壽險沈丘支公司」正式員工,類似「中介」,幫村民「存錢」(購買前述壽險產品),對村裡有需要的老人,孫秀榮會每年將利息送到家中。

  多名受害者稱,前述壽險產品業務在當地已開展十多年,保單一般是定期一年年息3.5% ,定期兩年4.0%,定期三年4.5%。村民一般不去保險公司,拿到保險合約也不查看。直到今年4月下旬,不知是何原因,王猛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保單無法兌現,大家才慌了。

  趙戰鋒稱,他和家人自2007年起,多次購買前述保險產品,目前還沒兌付的合計244萬元。其所在的東胡庄村,據不完全統計,購買前述保險產品還沒兌付的達千萬元。

  「(代辦員)起初說,錢少不了,過幾天又說,利息不能保證,本金少不了。現在,連保證本金都不敢說了。」有受害者稱,大家到人保壽險周口中心支公司反映,被告知保單是假的,保單號在人保壽險官網系統無法查詢到,要等公安機關處理。

  多名受害者稱,他們這才注意到,許多保單號竟然是重複的。

  涉事的人保壽險周口中心支公司沈丘營銷服務部已關門

  公安機關正調查,代辦員稱這款保險「賣了十 年」

  相關案件的司法文書顯示,「人保壽險團體年金保險(分紅型)B款」是一款團體產品,首次開辦日期為2008年11月1日。2011年7月總公司下發文件嚴禁個人銷售該產品,只能銷售單位對單位、公對公轉賬業務的團體年金保險業務。

  不過,洪山鎮代辦員孫秀榮6月8日對澎湃新聞稱,自己是2011年開始推廣該款保險產品的,對其當年已被停售不知情。自己沒有工號,在王猛手下幹活,帳走在王猛名下,每月薪資由王猛轉賬。

  沈丘縣新安集鎮代辦員孫儷、周營鎮代辦員王曉光稱,她們也是2011年開始售賣前述保險產品。王曉光稱,這是一種「儲蓄型保單」,帶人身意外傷亡保障,還有分紅,存取都方便,利息比銀行存款高,所以大家願意投錢進來。2012年,周營鎮一村民曬玉米時不慎墜樓身亡,因賠償及時、到位,加深了該鎮村民對此保險產品的信任。

  多名代辦員稱,在沈丘縣,代辦員超過15名。一位要求匿名的代辦員告訴澎湃新聞,往年每新增一萬元一年期的投保,會給代辦員150元的提成。近年來,投一年的居多,即便有投三年的,每一萬元也只有200元的提成。王猛曾答應他們,從今年開始一萬元一年期的提成也漲到200元,但他跑的最後一單的提成,王猛還沒有給,就出事了。

  多名受害者和代辦員稱,今年4月下旬,不知為何,王猛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後被控制。6月8日,人保壽險周口中心支公司沈丘營銷服務部已關門。

  澎湃新聞多次致電該營銷服務部,電話無人接聽。人保壽險周口中心支公司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有聽說王猛自首的事,該公司下有沈丘營銷服務部,根本無「人保壽險沈丘支公司」這個機構,因自己非公司接待受害者的工作組成員,對案發前王猛在營銷服務部的職務、受害者數量、涉案資金等,並不清楚。

  周口市銀保監分局工作人員介紹,正按內部業務流程辦理此事,其他問題無法回答。沈丘縣公安局相關負責人則表示,案件正在辦理,詳情不便透露。

  相關保險產品此前曾「出事」

  此前已有相關案件涉「人保壽險團體年金保險(分紅型)B款」產品。

  澎湃新聞通過中國裁判文書網檢索到,2018年7月,山東省桓台縣法院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牟川川有期徒刑六年,並處罰金二十萬元。

  桓台縣人民檢察院指控,2011年底至2016年9月,牟川川以人保壽險淄博中心支公司某營銷服務部業務員的名義,通過岳維超偽造人保壽險保險憑證,通過村代辦員辦理保險業務和收取保費,經辦保險業務金額2102萬元。牟川川將收取的部分保費用於個人購房、購車及奢靡消費等,致使189人保費517萬元無法兌付,給群眾造成巨大損失。

  判決書顯示,牟川川供述,2008年3月其加入公司的個險營銷團隊,主營「人保壽險團體年金保險(分紅型)(B款)」。按照規定,該險種是一年期的,必須五人以上才能辦理,在湊這五個人的團體過程中,會有一段時間,最先交保費的客戶難以拿到保險繳費憑據。代辦員向其反映,最先辦理這種保險的客戶嫌辦理期限拖的太久,不想做這個產品。其就想,先給這部分客戶假的保險憑證,穩住他們的情緒,等湊夠規定的辦理人數,再辦理出真的保險憑證,但真實的保險憑證出來之後,其不會再給客戶而是留在自己的手裡,等保險到期後,就把真實的保險憑證交給公司,再從公司領取新的保費,把客戶交來的假保險憑證銷毀。之後再有投保客戶,其再繼續製作假保險憑證進行循環。

  牟川川供述稱,後來為了騙取更多客戶的資金用於資金周轉及個人支配,其實際只給一小部分客戶真正投保,大部分客戶不投保,這樣,只要有陸續投保的客戶,其手裡截留的資金就會越來越多。

  除此之外,據澎湃新聞等媒體今年4月初報導,人保壽險(河北)邱縣支公司辦理的「存取自由、保本保息」的「團體年金B」保險產品,於2020年底邱縣支公司更換負責人後,停止兌付。人保壽險邯鄲市中心支公司工作人員表示,保單號在官網系統無法查詢到,公司已經報案。多名代辦員表示,該險已售賣十 年,「保單」由人保壽險邱縣支公司出具,在該公司二樓領取,此前從未懷疑過「保單」涉假。報導稱,中國人保壽險已成立專案組進行處理。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