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中啟示錄①:難回巔峰的黃岡中學要走素質教育之路

原標題:縣中啟示錄①:難回巔峰的黃岡中學要走素質教育之路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湃客

今年高考,是湖北省啟動高考綜合改革後的首次新高考,黃岡市將有48730名考生參加考試。

黃岡在高考期間備受關注,只因一所中學——黃岡中學。其升學率曾多年雄霸湖北,《黃岡密卷》(其實和黃岡中學無關)是無數中國學生的「噩夢」,甚至去年疫情後不少援鄂醫護人員返鄉時都不忘給自己的孩子帶上幾本。

但如今的黃岡中學有點沉寂。雖然還是省級示範中學,升學率也還不錯,但以2020年的成績,在湖北省內僅名列第七,更無法和衡水中學、成都七中等全國知名的超級中學相比。

這所曾有著耀眼光環的地區牛校,是如何衰落的,又將走向何方?

01

狀元缺位,難敵其他牛校

嚴格來說,黃岡中學並非縣中,它身處黃岡市區,前身為1904年前辦的黃州府中學堂。黃州府明清時出了不少進士,堪稱湖廣文脈之首。1953年,黃岡中學就被確定為湖北省五所重點中學之一。但黃岡地區地處大別山,經濟不發達,黃岡中學的學生也大多出身農門,在外人印象中,這是一所類似於「縣中」的學校。

黃岡中學成名很早。1977年恢復高考當年,黃岡中學就招了一個「尖子班」,這個班的23名考生後來全部考入重點大學,並包攬了湖北省前三,13人進入北大、清華。

1986年至1991年,黃岡學子在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中連獲五塊獎牌。此後,黃岡中學陸續贏得18塊國際奧賽獎牌,足以媲美國內一流高中。

黃岡中學是什麼時候衰落的?

02

黃岡中學為什麼會衰落

首先是區域優勢的變化。

1998 年,高速公路網的建成和財政向省會城市傾斜,使各省資源不斷向省會聚集,一省之內,省會城市、區域強市和普通縣市的差距迅速放大。

黃岡離武漢不到80公里,開車僅一個小時出頭。黃岡中學特級教師王憲生曾歸納過老師流動去向:先是「到南方去」,然後是「到武漢去」。上世紀90年代末到本世紀初,老師主要前往廣東等沿海地區;2006年以來,往武漢跑的多了。數學組共30多名老師,前前後後走了10多個,且多數是「特級」職稱的骨幹教師。

武漢奧賽成績獨佔鰲頭的兩所高中——華師大一附中和武漢二中,競賽教練隊伍中不乏黃岡名師身影。2004年,黃岡中學物理競賽教練姚學林去了深圳中學之後,實現了該校在物理競賽獎牌上零的突破,至今他已帶領學生拿到3塊國際奧賽金牌。

與省會城市的距離縮短後,不但優秀師資被吸引走了,優質生源也受到了影響。2014年,黃岡市前教育局局長王建學在接受荊楚日報採訪時介紹,黃岡每年流失到外地的優質學生數量多達四百多人。相比之下,同樣是省級示範中學的襄陽四中和五中,因為與武漢距離較遠,生源受影響就較小。

比較2020年湖北省各地區GDP與前十位高中排名,可以發現前十之中的三所高中都在武漢,前六名高中的排名順序與所屬地區GDP在省內的排名相一致。黃岡中學作為經濟相對落後地區的中學能夠排到第七,實屬不易。

03

靠素質教育能夠突圍嗎

本以為近些年黃岡的進步,來自於學校對學生更趨嚴格的管理。畢竟在傳統觀念里,這所中學的模式一直就是「學生苦讀、老師苦教、家長苦幫」。

從2015年僅6人被清北錄取,到2020年清北錄取人數達20人,其中的進步,離不開黃岡對於素質教育與奧賽培訓的堅持。

另外,我們也注意到,黃岡市教育局出台了黃岡中學與縣市區一中共贏發展的招生辦法,嚴格控制優質生源流向市外。

但總體來說,黃高比較淡定,似乎並沒有重走「超級中學」之路的打算。黃岡中學校長何蘭田說:「高中教育就是要多樣化發展,防止千校一面。就像現在的工廠,並非一個工廠生產所有的產品,而是要把某些方面做精,做成隱形冠軍。」

這也許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原標題:《縣中啟示錄①:難回巔峰的黃岡中學要走素質教育之路》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