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維思考蓋茨夫婦離婚 幸福人生賬戶和家族辦公室通路

  原標題:升維思考蓋茨夫婦離婚,幸福人生賬戶和家族辦公室通路

  世界級富豪們的聚合離散總是牽動全球關注。蓋茨夫婦自5月初決定「一別兩寬」,頻見報端已月余,事實是除了聯合聲明再未公開發聲。

  熱議背後更需冷思考,我希望藉此從財富角度聊一聊人這一輩子的終極追尋和落地路徑。

  如何升維思考蓋茨夫婦的離婚決議

  毋庸置疑,蓋茨夫婦在婚姻存續期事業有成、財富豐盈、熱心公益,贏得了「富而好禮,富而有道」的讚譽。

  值得關注的是,蓋茨夫婦財產一直以「共同財產」的形式存在,由比爾和梅林達·蓋茨投資公司(Bill and Melinda Gates Investments,BMGI)管理,下設家族辦公室瀑布投資、比爾和梅林達·蓋茨基金會信託基金和其他實體。雙方的財產分割之所以需要長達一年時間,不是因為夫妻雙方需要界定哪些屬於共同財產,而是分割相關的複雜法律程序。相比目前中國一些家族(成員)通過某些不合法行轉移婚內共同財產,比如單方面挪用上千萬夫妻財產向關聯方購置價值僅十萬的車輛這類看似愚蠢但真實發生的做法,蓋茨夫婦對共同財產的處理方式值得學習。

  關於家族辦公室

  Family Office起源於19世紀富裕的歐美家庭,中文釋義為「家庭辦公室」。根據Family Office Exchang 的定義,最正規的家族辦公室以合理結構為家族提供四個維度的支持,並幫助家族企業興旺發達:

  • 商業傳統——家族財富之源,有時更是家族企業之基石。

  • 金融資本——保護財富安全、維繫財富管理之道。

  • 家族文化——家族的歷史起源與發展方向。

  • 慈善傳統——家族以合理方式持續回報社會之本。

  真正意義上的家族辦公室目前在中國處於起步階段,有需求的家族則以百萬計。《2020胡潤財富報告》顯示,中國600萬資產「富裕家庭」數量首次突破500萬戶,比上年增加1.4%。千萬資產「高凈值家庭」比上年增加2%至202萬戶。億元資產「超高凈值家庭」比上年增加2.4%至13萬戶。

  關於共同財產

  共同財產,即法律上所認定的夫妻共同生活期間所擁有的財產。雙方均有使用權的財產,可以是物質、資金、或抽象財產;在分配財產時按照國家規定利用同意度量標準評估分配。

  蓋茨夫婦離婚申請所提起的華盛頓州實施「共同財產」,即夫妻離婚就採用共有財產分割法,這挺簡單,婚後的家庭財產男女一人一半。

  處於婚姻存續關係中的個人,不論財富多寡,都應該有一個基本認知:個人財產理論上從來都是家庭財產。至於根據婚前協議/信託協議等進行夫妻財產分割,是另一專業範疇的議題,這裏不作展開。

  回到離婚事件, 65歲的蓋茨和56歲的梅琳達均已邁入人生下半場,早已經超越了人生基本訴求和外部干擾,且離婚將不可避免帶來共同財產的分割,為什麼仍然選擇結束婚姻關係? 聚焦聯合聲明,蓋茨夫婦明確給出了原因:兩人認為繼續保持婚姻關係已經無法讓彼此繼續提升。  

  中文版離婚聲明與英文版內容一致

  雖然這是乍一看略顯理想化的理由,但是如果溯源到人的本質需求,會發現實現成長是人生當中非常重要的現實議題,也是人生終極目標「幸福快樂」的源泉所在。

  如果我們去問一個人為什麼干某件事情,他可能告訴你一些理由,然後你追問為什麼有這個理由,他可能又會給你一個答案,然後你針對他的答案繼續追問為什麼……這樣一直問下去,最終答案到底會是什麼?據哈佛的幸福學研究,當這個問題問到底,答案就是「我高興,我快樂,我覺得很幸福」。因為到了這個程度時,你再問他「你為什麼要追求幸福?」「你為什麼要高心/快樂?」他已經沒有答案了,只會告訴你「that』s it.」(就是因為這樣)言外之意,「我覺得幸福很好,這就是我的終極答案。」

  所以我們可以說,這是一項人類關於自身存在意義的重要研究,人生在世是為了追求幸福和快樂的,而並不是為了賺錢。那麼,幸福和快樂的來源又是什麼?有人也許會反問「我已經擁有了大量財富,難道我不幸福不快樂?」我先告訴你答案:不是,且這兩者之間不是衝突關係。

  2017年,我花了很長時間研究幸福人生,之後並根據多年實踐,運用神經語言程序學(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NLP)的理解層次模型,專門設計了「YS豐盛人生需求模型」。這個模型以哈佛大學幸福學理論及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為指導,專門用於高凈值及超高凈值人士的財富管理需求挖掘、理解及確認。

  「YS豐盛人生需求模型」設計原理

  在此,我主要和大家分享其中的一個關鍵概念——

  心理賬戶

  。在財富管理過程中,了解心理賬戶是非常重要的。所謂心理賬戶,就是人們在心裏無意識地把財富劃歸不同的賬戶進行管理。不同的心理賬戶有不同的記賬方式和心理運算規則,經常以非預期的方式影響著決策。通過運用「心理賬戶」的概念,把我們人生中重要的事務用「心理賬戶」做好規劃,專款專用,會更好地實現人生目標。

  如何把心理賬戶轉變成實際的財富管理賬戶,這是我們在財富管理當中的首要工作。我們先來看幸福人生的心理賬戶,具體包含

  幸福生活、家族長青、生命意義

  三大賬戶和下設的十二個子帳號(背後所涉及的財富管理的分賬戶處理技術在此暫不作展開)。

  幸福人生的心理賬戶

  當我們把幸福人生三大賬戶、十二個子賬戶的具體內容,跟自己個性化的人生相關,並記錄下來,我們就能知道應該在每個賬戶里配置多少資產支持,建立起財富管理機制。

  家族財富管理-豐盛人生需求分析  

  在設立賬戶的機制下,從投資管理角度來講,我們永遠都是在做充分的資產分散的組合管理投資。我們是以資產的保值增值為核心目標的規劃,而不是做高風險高回報的配置。在進行合理的梳理後,我們不僅找到了人生當中最重要的需求,還為它們設置了可持續發展的財富管理架構,且這個架構可以讓我們的人生更加幸福快樂。所以把心理賬戶轉變成實際的財富管理賬戶,並實現可持續發展,也是管理財富當中非常重要的一點。

  當完成以上工作後,如果我們還有很多的資產沒有配置,我們就可以把剩餘資產投入下一個財富再創造的過程中,或者慈善、公益、影響力等事件上。

  蓋茨夫婦或「降維打擊」了中國的富一代

  蓋茨夫婦離婚案牽動世界的一個重要原因,或是人們對巨額財產以及如何分割的本能關注。

  人們習慣在財富和成功之間畫上等號。但是對於已經擁有了以千萬甚至以億為單位的巨額資產的成功人士,管理的目標還是為了賺更多錢嗎?「How much is enough?」(「賺多少錢才夠?」)生命中什麼更重要?成功人士更應該關注什麼?時間精力更應該放在什麼地方?——對於類似問題的關注相對少。

  「中國特色」的財富管理,《家族資產管理》

  我是做家族資產管理的,從我的專業研究領域來看,要實現具有幸福感的人生目標,還必須遵循一個非常人文的財富管理理念——以人為本。其中,關於如何認識和運用財富能量建立有效管理財富的方式的原則,即Let your money work for you(讓你的錢為你工作),是「以人為本」理念下的重要原則,這在當下中國尤其重要。

  我在海外的友人,常常不理解擁有巨額財富的中國創富一代,還在為了賺錢而忽視家人和生活品質的行為。在他們看來,賺錢是重要的,但參加孩子的歌唱比賽、與家人一起出行等也一樣重要。事實上,在成熟的財富管理市場,如歐洲、北美,財富的擁有者(相對於沒有財富的人而言),會更傾向於把時間和精力投入與自己的志向、愛好以及社會公益相關的事情中。

  中國有句古話「心中無缺視為富,被人需要視為貴」,對於短缺時代走過來的創富一代,即使已經擁有十億百億元的資產,依然想賺更多而不及其餘。除了個別人對工作的熱愛,或許其心中還是有物資匱乏時代的心理暗傷,想要更多提升自己的安全感和滿足感。

  這也是為什麼我想藉此建議大家:審視一下自己生活中重要的人和事是什麼,不同人在不同階段的需求是不同的,把生命中當下階段對你最重要的事情做個排序,再把那些必須你參與、花費時間和精力的事情做個排序,然後再從要做的事情中,按個人能力度排個序,這樣就出現了一個三維象限。

  在這個分析圖裡,大部分人會發現結果和自己想像的有較大不同。從我的實踐經驗來看,大部分人關於管理財富這一項的分析結果為:財富管理對其而言十分重要,但又不需要完全由自己參與,而且自己也難以做到獨自完成財富管理。

  我在過去的工作中,感受到國內很多(超)高凈值客戶,他們通常會要求項目收益率高且風險又特別小,想用特殊的投資機會來彰顯自己的價值。但在我看來,這些剛剛富裕起來的(超)高凈值客戶,首先應該去學習如何系統化地分析思考,從而了解自己的真正需求——自己希望把時間和精力用在什麼地方。或者說,在財富增值這件事情上,自己需要花多少時間和精力才能達到目標。把這個問題界定好的話,我們管理財富的方式方法也就自然有了。

  比如我就很喜歡管理財富這件事情,我在這個行業工作了30年,也從工作中感受到了無窮快樂,每天花更多時間沉浸其中也不覺得煩。但是現在的我已經年過半百,因此也必須考慮自己的身體健康。有些工作雖然自己也可以完成,但理性告訴我需要藉助團隊力量。

  同樣的道理,我們應該理解財富是一種能量,學習如何去運用它;如何花錢減輕負擔、降低壓力、提升效率;認知到所擁有的財富如果能得到有效的管理,是能夠助力我們的人生更加圓滿、更具幸福感的。

  我們以蓋茨家族為例,1994年蓋茨找到投資理念與巴菲特相近的拉爾森(目前比爾和梅林達·蓋茨投資公司負責人)建立起家族辦公室,初始的資金來自於蓋茨減持的微軟股票。

  蓋茨家族辦公室的目標是分散投資蓋茨的個人財富,實現財富的長期保值及增長,微軟在其財富中的佔比從99%下降到12%,歷經30年時間翻了近290倍,在財富大幅增值的過程中成功分散風險,優化了家族財富結構。此外,家族財富的整體戰略還包括了家族社會資本的管理,捐贈給比爾與梅琳達·蓋茨信託基金的財富也同樣由家族辦公室經理人同時投資管理,家族辦公室角色覆蓋家族金融資本與社會資本,為蓋茨夫婦的慈善事業做出了重大貢獻。

  可以看到,家族辦公室扮演了家族財富和慈善的管理中樞角色,蓋茨通過微軟公司創造財富,通過家族辦公室管理財富,再通過基金會捐贈財富,成為富而有道的全球典範。

  也正因為家族辦公室的存在,蓋茨夫婦過去20年的大部分時間和精力得以傾注在蓋茨基金會,正如聲明中所寫:「……在過去27年裡,我們養育了三個出色的孩子,並且建立了一個在世界各地開展工作的基金會,致力於幫助所有人過上健康而富有成效的生活……」

  據公開報導,截至2019年底,蓋茨基金會共發放了近550億美元的贈款。在全球新冠肺炎暴發後,蓋茨基金會也積极參與抗擊疫情的事業。截至2020年12月10日,蓋茨基金會為應對疫情所提供的資金總額達到17.5億美元。

  除了捐出他們的大部分財富外,蓋茨夫婦還在2010年與「股神」沃倫·巴菲特合作推出了「捐贈承諾」。在此框架下,超級富豪們承諾至少將其50%的資金捐給慈善機構。現在有近220名億萬富翁簽署了該承諾書。

  最後,回到蓋茨夫婦的聲明,極為簡潔卻闡釋了「降維打擊」諸多中國富一代的真諦。

  在認識上,

  能不能正在想明白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麼,找到屬於自己幸福人生的源泉。這個問題一定要溯源到底,因為答案未必是賺很多錢,比如蓋茨夫婦所關注的自我成長和自我超越。

  在方法上,

  能不能合理藉助專業人士和專業團隊,在解放自己時間和精力投身所愛的同時,讓財富支持我們自己及家族成員,讓我們身邊的更多人更具幸福感,比如通過與專業團隊合作或者建立自己的家族辦公室來實現。

  一般而言,家族辦公室同時兼具專業服務機構職能和專業資產管理機構的職能:

  上述各項職能落地和專業服務實現,需要家族辦公室發揮重要的中樞作用:

  來源:©TamarindPartners,Inc.

  對於目前的中國富一代而言,實現這一理想狀態的核心前提是首先找到一支長期的、可信賴的、利益一致的專業團隊,創設起自己的家族辦公室,那麼一切是值得期待的。

  (作者應松為優脈·家族辦公室聯盟創始人、董事長,曾參與中國平安集團的10年創業歷程,任職英國標準人壽、瑞典斯堪地亞、法國安盛等國際性公司高管,是中國財富管理行業成長和發展的親歷者和建設者,著有《家族資產管理:財富傳承的成功哲學》。)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