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鋸驚魂》新番,密室逃脫鼻祖,人生加速器,善惡粉碎機

原標題:《電鋸驚魂》新番,密室逃脫鼻祖,人生加速器,善惡粉碎機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湃客

當然,能夠做到如此影響力,《電鋸驚魂》不僅在電 影形式上有了全新突破,而且在影片內涵上同樣討論了兩個人類社會中最主要的議題——生命的價值和善惡的報應。

如果更一般的看,這個「機關」無非就是人生的加速器。百年時光對於人的思維來說還是太長,無法讓人完整的去把握,並以之為前提去思考決策。那麼將百年壓縮到一個小時的時候,生命倒計時想起,我們就要在這一小時之內去做取捨,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值得做,所擁有的也不見得都有意義,我們需要放棄一些東西,以換來自己對生命意義的延長。

有的人會捨棄一切去換取生存的機會,有的人卻會因為親情、愛情、友情,或是諾言、信念而甘願放棄生命。絕對的價值是無法思考的,只有在比較中才會產生價值的意義。而人生的價值,只有在將某一物、某一事與人生中最終極的生存相比較時,才會給人一種直接的震撼和心靈的頓悟。

除了生命意義的拷問這件事之外,人還經常會有一些困惑,「為什麼遭受到這個災難的人是我?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那些作惡的人依然橫行,而那些善良的人卻得不到善終?」

在所有這些解答裏面,康德可能是一個最具代表性的集大成者。他將這個問題更概念化和體系化的整理了出來,從行為的角度來說,有善惡,從結果來說有幸福和不幸。康德就問,人的幸福,是否能按照他行為的善惡來分配?

可惜沒有這麼一座法庭,所以有了判官、上帝等等,將人生的審判放置到一個輪迴當中,也就是擴展到生命之外,今生的善惡,也許在來世會得到結果。康德將這種帶有宗教色彩的描述哲學化、道德化的描述了出來。

每當那個熟悉的BGM開始,那句話也在耳邊響起——「I wantto play a game」,人生就像是一場game,我們在意義面前,在善惡面前,該如何選擇呢?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