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民政局長談智慧養老:最新的技術,不一定是最適合的

原標題:上海民政局長談智慧養老:最新的技術,不一定是最適合的

至2020年底,上海已建成729家養老機構、16.1萬余張養老床位,初步緩解了「一床難求」的剛性需求。

6月9日,在「2021上海國際養老服務產業高峰論壇」上,上海市民政局局長朱勤皓表示,未來,上海的養老服務將面向全體人群,統籌考慮城鄉、戶籍、年齡、性別等不同的人口結構,找准養老服務中最核心、最為群眾所迫切需要的部分。

「隨著城市人口老齡化的不斷發展,失能失智老年人的長期照護問題,是養老服務的重中之重,是養老服務的『剛需』。」朱勤皓說。

談到智慧養老時,朱勤皓坦言,最新技術不一定是最適合的,「某個『智慧養老』產品或服務是否有生命力,其關鍵在於是否能實現功能替代或模式創新。」

失能失智老年人長期照護問題是「重中之重」

「發展定位,決定了養老服務的發展方向。」朱勤皓認為,發展定位中要明確幾個關鍵詞:全人口、全區域、找准「剛需」。

「全人口」指的是,過去服務對象主要聚焦在部分人群,特別是需要保基本、兜底線的人群,比如困難老人、高齡、失能失智老人,未來則要面向全體人群,並統籌考慮不同的人口結構,以及全生命周期等概念。

「全區域」,即通過分門別類,按照中心城區、近郊、遠郊等不同的發展空間,兼顧上海及長三角一體化的發展戰略,並前瞻性思考行政區劃與開發區、功能區、新城等關係,特別是要通過線上線下各種手段,打破空間和距離的約束,以服務供給為半徑,以地域空間為載體,以群眾需求為核心,推進養老服務發展。

找准「剛需」,即需要找准養老服務中最核心、最為群眾所迫切需要的部分。

「我們認為,隨著城市人口老齡化的不斷發展,失能失智老年人的長期照護問題,就是養老服務的重中之重,就是養老服務的『剛需』。」朱勤皓說,對失能老年人,要在身體狀況等級評估的基礎上,重點關注長期照料、護理、醫療、健康和慢性病管理等方面的服務;對失智老年人,要在養老服務中加強認知障礙照護服務,通過社區普及知識和早期介入,加強預防和非藥物干預。

「智慧養老」產品或服務不能為了「智慧」而「智慧」

「最新的技術,不一定是最適合的。」談到智慧養老時,朱勤皓坦言,要從講產品、講硬體,到更加關注科技的應用場景,更加關注老年人的服務體驗。要釐清「智慧養老」到底需要哪些技術支撐,如何支撐。養老行業的自身特點,決定了新技術要與適老性問題、與老年人接受度問題進行充分的對接,要特別關注「智慧養老」的操作路徑和實現方式等問題。

同時,還要考慮性價比。投入信息化建設,要堅持最優選擇,考慮投入產出比,統一規劃、集約建設、高效使用,從源頭解決信息孤島、數據分割的問題,推動資源的有效對接和優化配置。此外,智慧養老要堅持以老年人為本,以用戶為本。「智慧養老」的發展一定要注意不能脫離實際,不能忽視老年人的實際情況和切實需求。

「某個『智慧養老』產品或服務是否有生命力,其關鍵在於是否能實現功能替代或模式創新。」朱勤皓坦言,無論什麼「智慧養老」產品或服務,都不能為了「智慧」而「智慧」,製造新的「數字化鴻溝」「信息化壁壘」。

已建成16.1萬余張養老床位

據朱勤皓介紹,「十三五」期間,上海市養老服務體系的「四梁八柱」基本定型。「9073」的養老服務供給體系不斷深化,養老服務保障體系日益成型,養老服務政策支撐體系逐步健全,統一需求評估體系更加完善,養老服務行業監管體系不斷健全。

數據顯示,至2020年底,全市已建成729家養老機構、16.1萬余張養老床位,初步緩解了「一床難求」的剛性需求;建成社區綜合為老服務中心320家,實現街鎮全覆蓋,並向片區延伸;建成長者照護之家204家,社區老年人日間照護機構758家(月服務1.5萬人),標準化老年活動室6223家(日均活動人數24萬人),社區助餐點1232家(月均服務人數約12萬人)。

在推進認知障礙照護上,探索構建分層分類的老年認知障礙干預和照護體系,全市已建成4845張「認知障礙照護床位」;開展老年認知障礙友好社區建設項目,2020年項目已在全市78個街鎮試點。

支付保障上,2016年來,上海已為本市426.62萬老人發放「老年綜合津貼」257.05億元;2018年起上海全面試點「長期護理保險」制度,2020年有41.7萬老人接受服務,占本市老年人口的8%;積極實施「養老服務補貼」制度,為近8萬名低保、低收入,以及80歲以上特定困難的老人提供養老支持,每年財政支出約6億元。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