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巴掌扇在了法國臉上」

據法新社巴黎6月9日報導,社論作者們周三紛紛指責稱,周二馬克龍在德龍省坦萊爾米塔日時,打在他臉上那記「令人無法容忍的」耳光證明了一種「隱藏的暴力」,一種「惡性螺旋形趨勢」,實際上是在「打法國耳光」。

▲馬克龍6月8日在與公眾握手時被抓住前臂並遭掌摑(路透社)

塞巴斯蒂安·拉克魯瓦在《同盟報》上說:「這個事件令人髮指。埃馬紐埃爾·馬克龍,無論有些人對他懷有怎樣的仇恨,他都是共和國總統。這一巴掌扇在了共和國臉上。不可饒恕!」

「打總統耳光,就是打法國耳光。我們都被打了一巴掌。」帕特里克·揚凱維奇在《北方之聲報》上憤怒地寫道,他認為這是「法國之家緩慢解體的又一步」。

克里斯托夫·埃里戈在《中西區新共和報》上憤怒地表示:「令人無法容忍、不可原諒的冒犯,遠非看起來那般無關緊要,因為這說明了一種隱藏的暴力,它破壞了日常生活,污染了許多辯論,有時甚至污染了某些政黨代表的演講。」

「這難道不是數月來沒有遇到重大阻礙地所有破壞共和國行為的延續嗎?」弗洛朗絲·舍多塔爾在法國中心報業集團的報紙上質問道,指責這種「惡性螺旋形趨勢」。

她說:「暴力、極端行為和侮辱當然不是現代的發明,但我們從未像現在這樣對它們聽之任之。」

這是「這種環境惡化的又一事件。越來越糟糕的氛圍只會令口頭暴力變得司空見慣」,Morris·邦坦在《自由夏朗德報》上評論道。

埃里克·馬蒂在《自由南方報》上指出,隨著選舉臨近,這一事件「對社會狀況提出了質疑」。

米克爾·塔薩爾在《皮Karl信使報》中警告說,儘管馬克龍本人稱之為「孤立」事件,但「從陰謀論者到生存主義者,還有一堆意圖模糊的小團體,暴力的呼聲正危險地變得普遍」。

「現在是當選代表、知識分子以及普通公民再拾話語權、重啟對話並共同努力重新思考未來世界的時候了。否則,我們的民主將會繼續危險地顛簸。」伊莎Bell·博萊訥在《阿爾薩斯報》上寫道。

微信編輯 | 董磊

微信審核 | 丁揚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