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萬元應收賬款差額去哪了 金迪克信披錯誤無人理?

  原標題:金迪克:128萬元應收賬款差額去哪了 銷售收入互換錯誤無人理

  來源微信公眾號:天下公司

  基於期末應收賬款期後回款得到的2020年超過一年應收賬款和招股書披露結果不一致,金迪克應收賬款期後回款是否真實?2019年上半年和2020年上半年銷售收入互換的低級錯誤直到最近更新的註冊稿中才予以更正,難道問詢回復僅流於形式?

  本刊研究員  劉俊梅/文

  6月1日,江蘇金迪克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迪克」)科創板IPO申請獲得證監會的核准。

  金迪克是一家專注於人用疫苗研發、生產、銷售的生物製藥企業,其主要產品包括對流行性感冒、狂犬病、水痘、帶狀皰疹和肺炎疾病等5種重要傳染性疾病進行預防的10種人用疫苗產品。其中,四價流感病毒裂解疫苗是金迪克唯一的已上市產品,上市時間為2019年11月。其餘九個產品均為在研產品,且只有凍幹人用狂犬病一面(Vero細胞)和四價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兒童)的研發進度進入臨床實驗實施階段,其他七個產品的研發進度均還處於臨床前研究階段。

  金迪克此次IPO擬募集資金16億元,其中6億元用於新建新型四價流感病毒裂解疫苗車間建設項目,4億元用於創新疫苗研發項目,6億元用於補充流動資金及償還銀行借款項目。

  註冊環節反饋意見落實函問題2的回復中,金迪克曾表示,由於發行人首個產品(四價流感病毒裂解疫苗)於2019年11月才上市銷售。2018年至2020年5月期間,發行人整體以研發、日常運營等投入為主,財務核算相對簡單,因此,未專門設置由董事會任命的財務總監一職,公司財務日常工作均由財務經理負責。

  可是研讀招股說明書發現,即便在這種財務核算相對簡單的情況下,金迪克仍然出現應收賬款期後回款與應收賬款賬齡結構不相匹配的問題;此外,在關於流感疫苗的季節性特徵的問詢回復中還出現了2019年上半年和2020年上半年銷售收入互換的低級錯誤。

  應收賬款期後回款不知真假

  據招股說明書披露,2019年和2020年,金迪克應收賬款期末餘額分別為6268.32萬元和37364.58萬元,其中一年內應收賬款餘額分別為6268.32萬元和37351.79萬元,在應收賬款中的佔比為100%和99.97%。

  關於應收賬款,金迪克表示,2020年期末,公司超過1年的應收賬款僅為12.79萬元,佔2019年度銷售收入比例為0.19%,公司主要客戶為各區縣疾控中心,信用資質較好,基本能在信用賬期內及時回款,發生壞賬的風險較小。

  由於金迪克2019年才開始實現營業收入,2020年末,金迪克超過1年的應收賬款僅為12.79萬元,且2019年末的應收賬款餘額為6268.32萬元。由此可得出,2019年期末應收賬款應在2020年收到6255.53萬元的回款。

  但意外的是,招股說明書關於應收賬款期後回款的披露結果並非如此。

  招股說明書披露的應收賬款期後回款情況如下表所示:

  上表顯示,2019年期末應收賬款在2020年的回款額為6140.25萬元,並非6255.53萬元,兩者相差了128.07萬元。

  這128.07萬元應收賬款是收回了還是沒收回了呢?如果收回了,招股說明書披露的回款額中顯然沒有這部分內容;如果沒收回,招股說明書披露2020年超過一年的期末應收賬款中也沒有這部分內容,那麼這128.07萬元應收賬款去哪兒了呢?

  銷售收入信披竟現低級錯誤

  招股說明書顯示,金迪克四價流感疫苗於2019年5月取得生產批件,6月通過GMP認證後開始組織生產,並於當年11月上市銷售。

  金迪克主營業務收入均源於四價流感疫苗銷售。2019年和2020年,金迪克實現的主營業務收入分別為6709.47萬元和58909.87萬元,在營業收入中的佔比分別為99.92%和100%。

  同時,招股說明書「主營業務收入的季節性分析」中提供了2020年各個季度的銷售收入分佈情況(如下表所示,下稱「表1」):

  由上表可知,2020年上半年,金迪克實現的主營業務收入為8740.83萬元,2020年下半年,金迪克實現的主營業務收入為50169.04萬元。

  但奇怪的是,審核中心意見落實函問題5的回復中給出的結果卻是另外一組主營業務收入數據。

  審核中心意見落實函問題5的回復顯示,金迪克流感疫苗銷售收入主要體現在下半年,上半年銷售收入佔比較低。同時回復對金迪克和華蘭疫苗的收入季節性波動進行了對比,對比情況如下表所示(下稱「表2」):

  對比表1和表2發現,金迪克2019年下半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主營業務收入居然出現了位置交換。既然兩者都換位置了,為了保證2020年全年收入不變,2020年下半年的收入只好進行相應調整,由50169.04萬元調升為52200.4萬元。

  而且,金迪克將這一內容補充到4月2日提交的招股說明書上會稿及4月23日提交的招股說明書註冊稿中,直到6月1日再次提交的招股說明書註冊稿中,這一低級錯誤才予以更正。

  註冊制下,信息披露質量將直接影響到市場對發行人風險狀況的判斷,保證信息披露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完整性,是監管層、發行人及相關中介機構的工作重點。審核委和上市委從專業角度反覆對發行人信披內容提出疑問,是確保信息披露真實、準確和完整的主要途徑,但如果這種問詢回復淪為形式上的「我問你答」,而對回復是否解決問題置之不理,這樣的問詢回復還有意義嗎?

  附:金迪克IPO主要中介機構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