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產法的溫度|債委會主席獲刑為哪般?

原標題:破產法的溫度|債委會主席獲刑為哪般?

2021年5月7日,美國對沖基金大亨丹尼爾·卡門斯基(Daniel Kamensky)最終因破產相關的欺詐行為和違反信義義務,被判處有期徒刑6個月,刑滿釋放后還得監視居住6個月、科處罰金5.5萬美元。

在美國破產界內外,卡門斯基可不是個小人物。卡門斯基早年畢業於喬治城大學法學院。他本來就是個「法二代」,他父親是很有名的商法律師。卡門斯基現年48歲,曾在一家國際性律所做過多年破產律師,後來棄法從商,先是在雷曼兄弟做不良資產處置,後來在2016年組建對沖基金大理石嶺資本(Marble Ridge Capital)。2020年初,大理石嶺資本高峰時旗下資產總額近10億美元,主要專註于不良資產投資,也是破產市場的常客,是華爾街投資行業一個活躍的實力派玩家。

卡門斯基的獲刑,與其在美國奢侈品巨頭尼曼百貨(Neiman Marcus)破產案中的不當行為有關。2020年5月,由於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尼曼百貨在德克薩斯破產法院啟動第11章重整程序。在該破產程序啟動之初,卡門斯基便代表大理石嶺資本,作為最大的普通債權人加入官方的債權人委員會,並擔任聯合主席。

在美國,第11章重整程序中的官方債權人委員會,可是一個灸手可熱的角色。從理念上來說,立法者認為重整程序最重要的利益相關方,除了債務人和擔保債權人,就是普通債權人;前兩者各有律師代理,又有股票或擔保財產保障,而普通債權人往往很難形成合力,理論上的清償率往往最低。因此,為強化普通債權人的利益保護,立法者在《美國破產法》中設定官方債權人委員會這一制度。

按照《美國破產法》第1102條,官方債權人委員會是第11章重整程序的標準配置,也是美國以債務人自行經營管理為主的重整體系下至關重要的參与方。官方債權人委員會通過由債權額最高的7名普通債權人基於自願組成。而這7名普通債權人,則是由破產管理署從債務人提交的20名最大額債權人名冊中,在充分考慮其履職意願和代表性的基礎上選定。官方債權人委員會的職責十分廣泛,而其核心職責是確保普通債權人的利益在重整計劃制定及其他破產程序相關事項中得到充分體現,盡最大可能提高清償率。為實現這一目標,官方債權人委員會可以隨時與債務人展開談判,也可以聘請專門的顧問或者其他專業人員為其出謀劃策,其所有開銷也都由債務人財產承擔。

也正是因為如此,普通債權人一旦加入官方債權人委員會,就不僅僅代表著自身利益,而是對所有普通債權人都負有信義義務,必須要代表所有普通債權人的利益來參与破產程序。如果違反該義務,輕則被逐出官方債權人委員會,重則進監獄。卡門斯基在加入尼曼百貨債權人委員會之初,明知其負擔的信義義務。作為破產行業的老兵,他也深知違反該義務的後果。

那麼,卡門斯基犯了什麼錯呢?

這得從尼曼百貨的一筆交易談起:尼曼百貨在提出破產申請前,把旗下線上奢侈品零售商「我的特蕾莎」(MyTheresa)轉讓給了尼曼百貨實際控制的另一個實體,而這個實體並未隨尼曼百貨一起進入破產程序。「我的特蕾莎」是尼曼旗下最有市場價值的資產,債權人們普遍認為這是一筆欺詐性轉讓,屬於破產程序啟動前轉移資產的行為,理應撤銷。

為解決上述問題,在尼曼百貨破產案中,官方債權人委員會與尼曼百貨實際控制人展開了談判。雙方談判的基調是,尼曼百貨實際控制人讓出部分「我的特蕾莎」股票,官方債權人委員會則不再堅持指控其欺詐性轉移資產。最終,雙方達成協議,尼曼百貨出資人同意讓出1.4億股。

但這些股票變現不易。考慮到部分普通債權人可能不願意持有股票,而更青睞現金清償方案,官方債權人委員會又制定了現金清償計劃:安排一家金融機構,來敞開收購普通債權人手中的「我的特蕾莎」股票。卡門斯基也和債權人委員會其他成員初步達成一致,由大理石嶺資本作為收購方,每股出價0.2美元,初步預計共有6000萬股。到此為止,一切都是在合法的框架內進行,他們也打算把該變現方案作為重整計劃的一部分。2020年8月3日,法院就要召開聽證會,雙方快馬加鞭,就想著趕在這個時間前完成談判。

卡門斯基沒有想到的是,幾乎板上釘釘的合法交易,將成未成之際,碰上了個半路殺出的「程咬金」!

2020年7月31日,卡門斯基獲悉,總部設在紐約的投資銀行傑弗里金融集團(Jefferies Financial Group Inc.)通知官方債權人委員會,他們有意按照每股0.3美元或者更高的價格,收購前述股份。這一出價,明顯比卡門斯基的報價高。按照市場交易的基本法則,普通債權人肯定需要把手中的股票賣給出價更高的買家,只有這樣才能實現其清償利益的最大化。

卡門斯基著急了,立即掀起了一場狙擊戰。也就是在那天下午幾個小時內,他的職業生涯遭遇了滑鐵盧。

2020年7月31日下午,卡門斯基先是通過彭博社簡訊系統,給傑弗里金融集團的一個高級交易員發了條信息,告知其不要競價;隨後,他又分別給這位交易員和另一位分析師打電話。卡門斯基直截了當地告訴兩位:他負責「我的特蕾莎」股票出售事宜,為此已付出350萬美元的律師費,因此他認為大理石嶺資本應享有排他性的購買權;另外,卡門斯基進一步指出,如果傑弗里金融集團不退出,他將利用官方債權人委員會聯合主席的身份阻止傑弗里金融集團購買這些股票。卡門斯基還威脅說,大理石嶺資本曾經是傑弗里金融集團的客戶,但如果傑弗里金融集團一意孤行,大理石嶺資本將不再與其做任何生意。

顯然,卡門斯基的威脅發生作用了,傑弗里金融集團隨即退出競價。

如果故事就此打住,這可能只是個市場交易中黑吃黑的故事。但傑弗里金融集團基於其從業倫理,當即向官方債權人委員會的法律顧問和各個利益相關方,如實告知前因後果:其退出不是因為商業因素,而是因為卡門斯基作為他們的客戶要求他們這麼做。

當天晚上,卡門斯基就開始其掩蓋計劃。在與官方債權人委員會的法律顧問交涉時,大理石嶺資本的律師改變了口吻,說卡門斯基沒讓他們退出競價,而是提醒他們嚴肅認真地競價。卡門斯基也著急了。當天晚上即聯繫前述交易員,試圖與其統一口徑。卡門斯基否認發生過前述對話,重複了大理石嶺資本的說辭,說交易員有重大誤解和錯誤。該交易員認為此舉可能有違職業倫理,隨即按下了電話的錄音鍵。

在美國聯邦調查局發布的調查報告中,卡門斯基在這通電話里,幾乎聲淚俱下:「您為什麼跟他們那麼說?」「您是否理解,我可能會進監獄?」「我求您告訴別人,這是個重大誤解。好吧?我將邀請您競價。」「這一切將會被送到檢察官那裡。如果您繼續像剛才所說,我會被送進監獄……也許我應該入獄,但我求您別送我進去。」

2020年8月3日,美國破產管理署就此展開調查。隨後,卡門斯基向美國破產管理署承認,前述電話是巨大的錯誤;大理石嶺資本隨即也辭去官方債權人委員會主席和成員身份,並決定在清算后徹底終結。9月3日,聯邦調查局的偵探敲開了卡門斯基的家門,卡門斯基被捕。9月4日,德克薩斯破產法院批准了尼曼百貨的重整計劃。

2021年2月3日,卡門斯基決定認罪。5月7日,美國聯邦法院判處卡門斯基有期徒刑6個月,另外還有6個月的監視居住和罰金5.5萬美元。掐指算來,他的6個月刑期,已經過去整整一個月了。

卡門斯基的悲劇,十分值得我們深思。

我國2006年《企業破產法》在制訂時,同樣也規定了債權人委員會制度。我國《企業破產法》第7章第2節,用3個條款規定了債權人委員會的構成、職責和管理人報告事宜。當然,我國的債權人委員會制度,無論是其組成、角色和職責,和美國第11章重整中的官方債權人委員會制度差別甚大。相比之下,我國債權人委員會更像是債權人會議的常設機構,債委會成員更多代表著各個類型債權人的利益,而不僅僅是普通債權人的利益。

儘管最高人民法院在2019年3月發布的《<企業破產法>司法解釋(三)》中對債權人委員會的職責和議事方式做了細化規定,但就現有規範和學術文獻看,我國破產界同行還未充分意識到債委會成員的信義義務,債委會履職合格與否還沒有明確的評價標準,現行破產法和刑法設定的責任體系也還未顧及違反該信義義務的民事乃至刑事責任。但破產法的核心目標終究殊途同歸,不管具體制度如何設計,設立債權人委員會的初衷應該是一致的,即應該服務於所有債權人的利益,而不是一己之私。卡門斯基案殷鑒未遠,我國破產界同行也應引以為戒。

(作者陳夏紅為中國政法大學破產法與企業重組研究中心研究員)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